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水星最新章节 > 第十六章 三口之家2

水星 第十六章 三口之家2

    婚后,江涛并没有去度蜜月,而是又一头扎到浴池的事情上。他摆脱困境的方式,就是聘请专家,对浴池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上了一套净化水的装置。对每天的洗浴用水,加以回收、过滤、消毒,对水质进行了净化处理,使洗澡废水完全达到了洗浴用水的标准,可以重复利用。这样,浴池的用水量,自然就大幅度降了下来。

    尽管这样做,需要一笔不菲的投入,但是却可以长久受益。因此,江涛也满不在乎。

    员工们却对此瞠目结舌,进而啧啧称奇,都佩服江老板真有潜力,在如此困境中,还后劲十足哪。看来,龙泉阁浴室,肯定是前途无量啊。

    而江涛对于这些溢美之词,都一笑置之,也不予置评。

    在他的骨子里,还是个比较传统类型的男人,家庭观念很重,不是那种一忙起事业来,就对家里不管不问了。平时在老婆面前,也很会讨巧。比如,曹丽总是叫他老公老公的,他就不爱听,摇头纠正道:“不对,什么老公老公的,你应该管我叫相公。”

    “为什么呀?”曹丽瞪着大眼睛望着他。

    别看曹丽不属于那种俏丽的女子,但还是挺受端详的,挺耐看。

    江涛解释道:“相公嘛……就是你相中的老公呀。”

    曹丽怼了他一拳,咯咯直笑。然后反问道:“那你管我叫什么呀?”

    “贱内。”

    “贱内?”曹丽蹙眉道。

    “对喽,贱了吧唧的内人。”

    “滚一边儿去。”曹丽一巴掌把他推了个趔趄。

    ……

    与曹丽结婚一年后,江涛有了宝贝儿子江豆。他特别喜欢自己的宝贝儿子,没事儿就逗弄孩子玩儿。觉得养个孩子真好,就跟养个宠物似的。无论自己在外面有多忙、多累,可是一回到家中,看到宝贝儿子,所有的烦恼,就都烟消云散了。

    江豆也特别顽皮、淘气。有一次,他用彩笔涂鸦,竟然画了满墙的道道,把一面洁白的墙壁,给涂得一团糟。曹丽见状,大惊失色,“哎呀,豆豆,你干嘛呢?”

    她呵斥儿子,赶紧擦干净了。不然让你爸爸看见了,非揍你不可。

    结果说曹操,曹操就到。江涛回来了。一脚门里,一脚门外,

    一眼就看到了墙上的涂鸦,不禁问儿子:“豆豆,这是你画的?”

    豆豆吓得没敢吱声。

    江涛指着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条,蹲下身子,耐心地问道:“你画的这是什么呀?”

    豆豆胆怯地答道:“是个大房子。我在房子里放风筝呢。”

    江涛笑了,“哦,放风筝哪。这……这是顺着窗户飞到了空中去啦?好,真好啊。”

    他不但没生气,还回头对妻子夸赞道:“你看,我儿子画得多好。他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想放风筝,让梦想随着风筝,飞到蓝天白云之上,多有趣的想法啊。这是我儿子的第一幅作品,好,太好啦。别擦啊,一定留着,作为纪念。”

    曹丽这才发现,江涛这家伙,真够护短的,宝贝儿子做什么,他都觉得好。

    至今,那幅放风筝的涂鸦,还留在江涛夫妻的卧室里呢。

    这段日子,江涛过得很平静,波澜不兴,似乎正应了洪晔所说的,娶了曹丽为妻,就会过上太平日子,避免卷入一场血雨腥风之中。洪晔还说,她和另外一位更加年轻的女子,都是自己的侍卫。那么,自己究竟属于什么角色呢?怎么还会有侍卫呢?而血雨腥风,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有谁会对自己不利?江涛每每想起这些,都感到百思不解,心中忐忑。

    曹丽曾建议,把豆豆送到乡下,交给自己的父母去带。但江涛却坚决反对,并讥讽道:“你父母能教孩子什么呀?他们管‘太阳’都叫‘日头’,就这样的言传身教,还不把孩子给毁了?”

    不过,乡下人也有乡下人的优点,民风古朴,待人接物的那股热情劲儿,着实让城里人感动。江涛头一次去乡下串门,是在春节期间。岳父岳母听说大姑爷要来了,高兴得把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找来了,队形整的挺齐整,隆重接待了大姑爷。

    听说江涛是个大老板,大伙儿就跟看珍稀野生动物似的,围着他看。边看边议论,评头品足。这下把江涛瞅得,跟个小媳妇似的,没处躲,没处藏的。

    那天是大年初五,民俗管这天叫“破五”,午饭前,还要放挂鞭。不知怎么,乡下人特别喜欢放鞭炮,都争先恐后地抢着放。而屋子里的人,则围着满桌子热气腾腾的佳肴,开怀畅饮。听着村子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乡下人的年味儿,可真浓啊。

    ……

    不过,江涛既然不同意把豆豆送到乡下,那就只好送幼儿园了。如今,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一到幼儿园,一般都不适应。又哭又闹的,死活不肯去。还有的抱着父母的大腿,哇哇大哭。

    但豆豆特懂事,他被送到幼儿园门口时,小家伙不哭也不闹,只是满眼含泪,怯怯地道:“爸爸再见,早点来接我。”

    稚嫩的一句话,顿时让江涛泪如泉涌了。他急忙转过头去,不敢直视儿子了。妈的,这滋味儿,太难受了,就像生离死别似的。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啊。实在让人受不了了。

    以后再送豆豆去幼儿园时,两口子都相互推诿,谁也不愿意去。谁都受不了那份凄惨的、诀别一般的滋味儿。

    豆豆一开始,还不熟悉幼儿园的环境,下课出去玩耍时,回来还走错了教室,跑到别的班级里去了,乖乖地坐了一上午。弄得班主任老师还以为孩子丢了呢,吓得发疯般地找了半天。事后,曹丽得知此事,又痛哭了一场。

    为了补偿儿子,江涛就领豆豆去商场买玩具。有一辆玩具卡车,很是漂亮,色彩艳丽,而且还是辆运输车,上下两层,装载着五、六个各种颜色的小轿车。豆豆挑了半天,相中了其中的一辆小轿车,认真地举起来,冲江涛说道:“爸爸,我要这个。”

    江涛心想,小家伙真是一点儿也不贪啊,挑了半天,就选了个这么点的小玩意儿?他一笑,随手把整辆卡车,都推到了豆豆面前,豪气干云地说道:“儿子,甭挑了,这些都是你的了。”

    豆豆愣愣地瞅着父亲,真不敢相信,老爸如此大手笔,竟然把整辆卡车,都给包圆了。真是又惊又喜。觉得老爸真敞亮,是个纯爷们儿。

    而卖玩具的商贩,也是一楞,他完全被江涛的霸气给镇住了。心说,这爷们儿肯定不是一般人,至少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主儿。他忙不迭地将玩具卡车认认真真地给包装好,小心翼翼地递给豆豆。一个劲儿地点头,冲江涛说着客气话。

    豆豆笑得可真开心。

    望着儿子的笑容,江涛的心,仿佛被融化了一般。

    ……

    这天,江涛和一帮生意场上的朋友,到一家叫“顺德”的酒店里去聚会。

    顺德酒店的老板叫肖犀,是个留着短发的中年人,两眼总是炯炯有神。他们之间已经混得相当稔熟了。肖犀一见江涛等人进门,就立刻热情地上前打招呼,并吩咐服务员,赶紧给找间最好的包房。

    大家说说笑笑,嘻嘻哈哈地往里走。路过大堂时,江涛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位款款而过的女子,对方穿着藏蓝色的制服,五官端正,模样清秀,身材修长,挑不出一点儿瑕疵来,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儿似的。那高雅的气质,一下子就把江涛给征服了。有句话说得特经典:美的令人窒息。对,就是这种感觉。

    肖犀见状,立刻给江涛介绍道:“这是我们新招聘来的领班。”

    又冲女领班道:“这是江老板。”

    女领班点头微笑,显得彬彬有礼,款款说道:“欢迎江老板光临。”

    江涛不是那种轻浮的男人,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儿。可眼前的这位女领班,也说不上是怎么回事儿,就像磁石一样,吸引住了他。他反躬自问,难道,是自己跟这帮狐朋狗友在一起时间长了,受到了他们潜移默化的影像不成?不对,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儿。

    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但就是遏制不住要这样想。一时间,他甚至有些恍惚了,觉得这位女领班,才应该是自己的终身伴侣呢。而自己当初选择了曹丽,是不是错了?

    由于神不守舍,在进包间时,他差点撞到了门框上,引得那帮狐朋狗友一阵调侃:“哈哈哈,江老板没喝呢,就醉了。”

    江涛并非是见异思迁的人,但这种磁石般的感觉,却异常强烈,简直难以自制。

    不,不对。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当初选定曹丽时,虽然是洪晔推荐的,但自己也首肯了。那么,否定了当初的决定,就等于是否定了自己。这只能证明,自己没有主见,摇摆不定。可是……此时此刻,这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涨潮的潮水似的,不可遏制。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但就是遏制不住。这种强烈的感觉,仿佛来自于外部,就像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所操控一样,是他所左右不了的。

    他极力抑制住内心的激荡,和朋友们进了包间。狭小的空间,阻断了他投向女领班的目光。但是,每当女领班路过包间的门前时,他的目光总会有意无意间,与她碰撞在一起,并产生强烈的涟漪。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他相信,女领班跟自己的感受,也应该是一样的吧?

    尽管他们的目光相撞,只是一瞬间的事儿,但每每都会令江涛产生一阵难以自控的心潮起伏,久久难以平静。

    江涛可以对天发誓,这感觉,绝对是自己真情实感的流露,不参杂任何猥琐的因素。

    他心不在焉了,完全不在状态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水星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