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宋春归最新章节 > 第278章 箭响戌火红6

宋春归 第278章 箭响戌火红6

    左企弓是地地道道、土生土长的燕京人,早年得中进士,就步入大辽朝堂之上,历任各级高官。这燕京就是他的家,就是他的根,就是他的国。所以今年虽然有七十余岁了,可是一说到要守卫燕京,左企弓可是比萧德妃还积极。

    左企弓骑马来到丹凤门城头之上,趴在垛口向下观望,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种旌旗招展、人马过万的那种压迫场面,护城河对岸,只是区区几百人,就这些人竟然还打着“常胜军”的旗号,真是不自量力。

    一见左企弓上来,城头上的守军都不敢再乱说话,虽说不认识这老头儿是谁,可是看架势,官职小不了。这些守军都脸朝墙外,木然站立。

    左企弓见下面的几百人中间,还有一杆“周”字帅旗,禁不住哈哈大笑,没想到岁数大,笑呛了,“咳咳”地咳嗽起来,弄得周围的人都莫名其妙。

    好容易顺过气儿,左企弓也不废话了,向下喊道:“哪里来的匪徒?敢自称万胜?贼首可是姓周?出来答话!”

    这番话说得极不客气,周南的亲卫们怒不可遏,纷纷要拿弓箭给这老家伙点厉害。周南摆摆手,让手下亲卫们不用理会。自己骑马上前几步,对左企弓答道:“在下姓周名南,却不是贼首。此次进驻燕京,乃是为了燕地百姓不受金人屠戮之灾,不受南人劫掠之苦。”

    左企弓扶着城头喊道:“原来你就是周南,劫公主,闯燕京,搅得城中大乱,不是匪徒是什么?我大辽自有大军护卫,我劝你快快带人回山里去,惹恼了朝廷,定要你全族性命。这不是耍子。”

    周南大声道:“任由反贼欺凌公主,我看不惯,自然要出手相救;你大辽现在无力回天,空有兵马,却难挡南人攻入城内,更难保你大辽五座京城已去其四。别的京城我不管,可这燕京一地,乃是我等栖身之地,再也容不得有失。故而我才组建万胜军,救燕地百姓!”

    左企弓正要说话,韩贵先一振胳膊,大喊道:“组万胜军,救燕地百姓!”

    后面的三百亲卫也一起举矛,大声喊道:“组万胜军,救燕地百姓!”

    城下一喊,生生把左企弓要说的话憋了回去。周南不等左企弓再说话,便大声说道:“城上的人听好了:擂三通鼓。三通鼓后,便是我万胜军入城之时。若有阻挠,便是与百姓为敌,便是自寻死路!”

    说罢将手一挥,身后一名亲卫,从鞍后抓过一只鼓来,“咚咚咚”地敲了起来,如雨点一般急的鼓声敲了起来。

    待鼓声停了后,韩贵大声叫道:“一通鼓!”

    左企弓在上面气得面色胀红,不住地喝道:“给我射死他们!给我射死他们!”左企弓的亲随也跟着喝道:“老国公发话了,还不快射死这些反贼?!”

    守卫无奈,左右看看,只得抽出箭来,胡乱朝护城河里射了几箭,应付了事。左企弓怒道:“反了!都反了!此间将官是谁?”

    正在喝问,城下又是一通鼓响,左企弓只得闭口,等鼓声停了,又继续追问带兵将官,其中一个守卫答道:“国公爷,俺们都是各营打乱的,将官们都跟着萧枢密出战了。俺们都是靠自觉守城……”

    左企弓刚想说话,谁知道城下又是一通鼓,左企弓禁不住向下喊道:“你这鼓擂的也太快了吧?”

    韩贵笑嘻嘻地说道:“俺看你也不打算开门,就让人赶紧擂完,免得你岁数大了,听这鼓声心浮气躁。”

    “简直……无耻!儿戏!”左企弓被韩贵气得不知道骂什么了。

    “开始吧。”周南轻声说道。

    韩贵神色一肃,大声叫道:“亲卫二都,九箭齐射!”

    随着韩贵的命令,只见从韩贵身后拍马出来了九名亲卫,应该就是亲卫第二都的士兵了。

    只见这九人齐刷刷并列一排,韩贵紧接着叫道:“预备!”

    这九个人左手握弓,并从马鞍左前面的革囊里用左手其余手指拿出一个长椭形的、黑乎乎的东西来,右手则抽出一支箭,将箭头插入那个长椭形东西的尾部,再将箭搭在弦上,将弦拉满。

    长椭形、黑乎乎的东西,在清晨的日光下,像是达官贵人家里冬天取暖时烧的石炭,毫不起眼,可是却紧紧吸引住了城上所有人的目光。虽然不明白这有何用,可是除非是傻子,没有人会在这样的时刻来开玩笑。

    左企弓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和城头上的其他人一样,也看不出什么问题——箭支前面插上一块大石块,难不成还能砸死人?

    韩贵神情肃穆,胳膊向下用力一挥,喝道:“射!”,九名亲卫同时放弦,只见九道黑影一闪,城头上的守卫几乎都看到九道黑影朝着丹凤门城门射去。每个人心里都在想:这么慢?能有何用?可同时每个人的心里又都泛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还未及再多想,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城门上方的守卫觉得脚下一阵颤动,接着城头下面升腾起一团黑色的浓烟。

    左企弓感觉自己的双耳被刚才那声巨响震的失聪了,看着护城河对岸的万胜军一起举矛,脸上高兴万分,嘴里还在喊着什么,自己却什么也听不到。他再扭头看看左右,左右的守卫却都目瞪口呆,看着下面。不一会儿一个士兵从下面跑了上来,对着左企弓张嘴说话。

    左企弓使劲儿摇摇头,又搓搓自己的耳朵,耳中才响起一阵嗡嗡的蝉鸣。那个士兵又张口向左企弓大声说话。左企弓这才模糊听到好像是“城门开了”之类的话。左企弓转头向自己的亲随大声问道:“谁开的城门?”

    那亲随附在他耳边大声说道:“是万胜军一箭炸毁了丹凤门!”

    左企弓根本不敢相信,可是耳朵里的两只鸣蝉好像一直在叫,在提醒他,就是万胜军的箭炸毁了丹凤门,也炸毁了他的耳朵。左企弓再向左右看看,只见这些守兵都在纷纷交头接耳,连手中兵器也都松松垮垮地提在手中。

    左企弓一见大怒,也顾不得自己耳朵了,叫道:“快放箭!”边喊着,边夺过一个士兵腰里的刀,向这名士兵头上砍去。

    (本章完)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宋春归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