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最新章节 > 第164章 世子心中隐有答案(第八更)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第164章 世子心中隐有答案(第八更)

    辉哥不知道父亲来了多久,也不确定他听到了多少。

    想着自己告诉姑姑是母亲说的时候,是在姑姑耳边小声说的,就算父亲武功再高,听力再好也不应该能听到的。

    至于其他的,父亲听到了又如何?自己是好心开解姑姑呢,难道父亲能忍心姑姑孤苦一生么?

    不管了,随他了,要打要骂无所谓了!

    辉哥扭开头,都懒得为自己辩解了。

    看着孩子倔强的模样,薛文宇心情很复杂,正如刚刚无意中在门口听到辉哥开到姐姐的那番话。

    以一个男人的身份来评断的话,辉哥刚刚的那番话就显得有悖常伦,离经叛道了。但是,若是他以一个做弟弟的立场来评断的话,辉哥刚刚的话也不无道理。

    说句心里话,薛文宇很在意这个姐姐,当然希望姐姐的下半生能够幸福,能够跟寻常人家的女子那样,嫁人生子相夫教子了。

    想办法接姐姐回来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么远的问题,只想着把姐姐脱离那个看不见的牢笼,他是真的没有考虑过姐姐嫁不嫁人的问题。

    他之所以去而复返是想起有关于宫中的一些事,想找姐姐证实下,结果就听到这么有震撼力的一段话。

    虽然没听见孩子说这些话谁说的,打哪听来的,但是隐隐的,薛文宇的心里脑袋里,就有一个人的容貌出现。

    说这话的人,十有**就是她了。

    人生苦短,莫要辜负自己,辜负光阴?所以,她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义无反顾的不顾及别人的眼光为所欲为么?

    咦,父亲怎么还没反应?辉哥等的有些急,要打就打,要训斥就训斥啊,就这么沉默着才更让人不自在好不好!

    “先回去吧,为父有些事问你姑母。”薛文宇看着孩子纠结的样子,忽然发觉自己竟然没有生气,不忍心逗孩子就开口了。

    “父亲?”辉哥不放心,才不信父亲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自己,难道是要找姑姑先问清楚,然后回去再算账?

    “为父问些宫中的事。”薛文宇当然知道孩子的小心思,忍着笑告诉着。

    哦,辉哥仍然不是很放心的一步三回头离开了。

    在他的印象里,父亲刚刚的反应很反常啊!

    辉哥白白的忐忑了一整天,都没等来训斥,相反的,他发觉父亲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半个月后,薛文宇打外面回来,问辉哥;“你之前说能找到医治姑母的人?可是幽城那位神秘的世外高人?”

    他命人去打听过,幽城内的确有位深藏不露的高人,医术那叫一个了得。就连老御医都束手无策断定医治不了的重伤者,他一出手人到现在活得好好的。

    还有一位江湖人士绰号卞断魂的,脖子上长了一个好大的肉球,别的大夫没办法,那高人一出手就给割掉了。

    可是,这位高人就是找不到,据说那老大夫因为找他不着已经魔障了。

    所以,薛文宇就想问问辉哥,看看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嗯,是的。”辉哥现在情绪恢复了些,不敢暴露母亲会医术的事,生怕万一会坏了母亲的什么计划。

    左右,辉哥现在已经不对父亲和母亲做真正夫妻的幻想了。

    不是觉得父亲配不上母亲,实在是母亲说的对,俩人根本就不是一类人,怎么能在一起过日子呢。

    说话、习惯、思维方式、思想观念、差异都太大!俩人在一起想没冲突都很难啊!

    “那你可曾听到过什么关于那位神医的消息?你之前不是在齐家布坊,他家可不是寻常的百姓,就没说起过什么?”薛文宇提示着。

    “我只听说,那神医脾气有些古怪,救人呢是随她自己的心情和喜好,也就是说,她看着顺眼的不给银子也会出手救人,看不顺眼的就是给她千金都没用。”辉哥觉得这样形容自己的母亲没毛病,多么与众不同的个性啊。

    “这样啊,既然如此即便找得到他又如何呢?还是得看他的心情好坏?”薛文宇叹了口气,他可是知道后.宫内女人们之间的争斗是多残酷。

    所以,在姐姐进宫后几年都没有怀上孩子时,薛文宇就曾经怀疑过,本想有机会亲自问问,可是后来接连发生的事让他无暇再关注这件事。

    没想到,姐姐竟然真的被伤害的这么深。

    薛文宇那天在门口听见这事儿,心里就内疚的不行,所以问过辉哥之后,立马就安排人去幽城打听了。

    看着父亲如此的失望,辉哥心里一着急脱口而出;“不会的父亲,只要找到人,她一定会给姑姑医治的。”

    辉哥有这个自信,姑姑是心地善良的可怜之人,而且跟母亲之间没有冲突没有误会,母亲不会不管的。

    看着父亲疑惑的注视,辉哥觉得自己反应太过激烈;“孩儿的意思是,只要找到神医,咱好好的恳求她,他得知母亲是无辜的可怜人,绝对不会置之不理的。”赶紧的解释。

    薛文宇点点头;“希望如此吧。”

    “那孩儿练字去了。”辉哥有些心虚的赶紧离开。

    薛文宇点点头,看着孩子松口气的反应,若有所思。

    这孩子肯定有事瞒着自己,薛文宇这回是真的很肯定,可是孩子自己不想说,他觉得也不好逼问。

    辉哥现在有自己的书房,薛文宇给他请了夫子,练字的时候辉哥刻意说右手拿笔不得劲,想用左手练,薛文宇倒也没多想就同意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孩子之所以坚持用左手习字,完全是因为怕露馅。

    因为他跟母亲在幽城的三年中,字已经写的很不错了,就连母亲都夸过好几回呢。

    回到父亲身边后,他不但隐瞒了习武的事,还隐瞒了跟牧莹宝学到了很多东西。

    原本他还觉得隐瞒了父亲,是对父亲的不尊敬,可是后来经历了曹坤那件事,辉哥觉得自己隐瞒一些实力是有必要的。

    现在有了自己的书房,夫子也不是一天到晚都跟着的。

    夫子在的时候,辉哥就用左手习字,不在的时候就用右手练母亲教的字体。

    然后,他都会提前把右手写的字扔进火炉中销毁。

    夫子现在教的东西对于辉哥来说,都是小儿科,但是却还不得不认真的学,学给旁人看。

    一个人不练字的时候,辉哥就静坐在脑子里过母亲教过的东西。

    飞镖也练得不错,能够五十米内命中目标了。

    他想起母亲说的,想让暗器更出神入化,就不能只对着不动的靶子练。

    还要练眼力,耐力。

    结果被暗中护着的人看到,禀报了薛文宇,说小公子最近有些反常,常常对着某处发呆,一动不动的整个时辰。

    薛文宇得知心里更是恨那个逃掉的女人了,发誓等各种事稍有平息,就亲自去找她。

    而千里之外的一处叫忘忧谷的地方,牧莹宝拎着刚做好的雪花酥,去找她在这个朝代交的第一个女性朋友。

    “小宝,干嘛又盯着我看?”已经改名的薛仪现在叫薛欣笙,摸着脸颊心里发毛的问坐在对面的女子。

    从搬到这里,跟这个女子相识的两个月里,这都第几回了,没事就盯着她看……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