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王妃有毒小心宠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二章 灾民进京

王妃有毒小心宠 第一百零二章 灾民进京

    这事闹得挺大,不少人都知道了,老太师府上知道后,就派人想来把百姓抓起来。

    可苏婉言回府,端木睿了解情况后已经派了人手跟随保护。

    老太师的人叫嚣着说那群百姓聚众闹事,耀武扬威地要把他们带走,端木睿的人就跟他们打起来,他们不敌端木睿手下,只能离开。

    京城百姓见他们这群人是南方来的灾民,都不敢跟他们接近,害怕染病,在老太师派人煽动下,甚至有人对他们喊打喊杀,要把他们赶出京城,闹出了很大的乱子。

    皇帝知道此事,以秦清风为代表的大臣们生怕皇帝镇压杀害灾民,劝皇帝接见这些灾民,免得引起天下百姓不满。

    皇帝派人去疏导百姓,让他们不要闹事,但还是没有管灾民。

    在端木睿的人手密切保护下,灾民才艰难地到达了宫门外,喊着要见皇帝,要告御状。

    皇帝无奈,只好派官员去接洽此事,但官员们也怕染上疫病,都不敢靠近百姓,这么倒霉的事,皇帝自然想到了端木睿,就派端木睿去。

    端木睿把灾民安排妥当,把他们所状告的内容写成文书呈给皇帝,皇帝看过之后才知道国舅爷是如何打着皇后的旗号赈灾的,因此他们告的不仅是国舅爷这个办事的,还有国舅爷身后的皇后。

    而且此事不仅牵扯皇后娘家,还有当地的许多官员,当然最让他难以决断的还是对皇后娘家的处置办法。

    他虽然很想削弱他们的势力,但这牵涉太广,基本上朝廷一半的官员都跟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处罚太轻达不到效果,如果太重又会导致朝廷动荡。

    他难以决断,就让端木睿去安抚灾民,许以厚利补偿他们,让他们不要闹事,赶紧回乡。

    而灾民状告皇后母家的事在京城里已经闹开了,有些被皇后母家欺负过的百姓和家族也趁机向上面举报他们的恶行,大臣们又借此上奏皇上,而以前站在皇后太子这一边的大臣见此情形,也识相地跟皇后母家的势力划清界限。

    皇帝见这势头,想要压下去已经行不通,只好挥刀斩乱麻,重点整治皇后娘家的兄弟和家族里为官的人,他们没有几个是干净的,都找了罪证贬官的贬官,降职的降职,那个前往赈灾的国舅爷也被斩首示众,看在老太师的面子上,没有抄他们的家,但削了爵位,到这个地步,皇后家族就彻底势弱了。

    那些老太师的门生,和依附太师的官员虽然轻易不能再动,但皇帝想办法也进行了打压。

    至此,外戚权力彻底势弱,别的嫔妃的娘家短时间内也不敢再冒出头。

    皇后也被关进了大理寺,由大理寺审查定罪,太子见自己依靠的势力瓦解,最近躲在东宫里不敢出去,心里忐忑恐惧,直到皇后也被关押,他就彻底失去了依靠,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他绝望地去狱中见皇后,想问她今后该怎么办。

    他看到的皇后已经失去了昔日雍容华贵的光彩,头上没有任何首饰,穿着最简朴的深色衣裳,仿佛苍老了好几岁似的,脸上都已经长出了深刻的皱纹。

    他扑通一声跪下,哭喊着:“母后……”

    皇后笑了笑,保持着端庄,对他说:“我如今已经不是皇后,你这样称呼就不对了。”

    太子哭得更厉害了些,“母亲,儿子以后该怎么办?没有你,没有舅舅们,儿子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撑下去。”

    “你也该长大了,该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没了我们,你还是要把太子之位保住,否则今后任何一个皇子上位,你都只能成为阶下囚。”

    皇后的声音十分冷静,甚至带着几分冷酷,她看着太子无助伤心,这是她的儿子,她当然心疼,但此刻她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和心情去说那些,只想让他快点自立起来。

    “经历过这件事,你也应该明白了,再大的权势都有可能转瞬间消逝,你外公和外祖,上面还有几代人,经过了多少年才建立了今天的侯府,才有了今天庞大的势力,可这又有什么用,只要皇帝想,就可以马上把一切都剥夺。所以,你只有坐上那个位置才能保全自己,母亲就算死了在地下也才能安心。”

    太子已经忘了哭,仿佛在想着皇后说的话里的意思。

    “好在,你父皇一直没有放弃你,你要珍惜机会,好好跟你父皇和大臣们学习治国之事,不要再花天酒地,不务正业。”

    太子想起自己之前的种种行为,只觉得后悔不已,眼泪又顺着脸颊流下来。

    “母亲说的这些你要记住,以后不要再来看我,知道了吗?”

    太子哭着说:“母亲,儿臣还会再来的,以前都是儿子不懂事,辜负了你的期望,以后儿臣会学好的。”

    皇后嘴角勾着一抹凄凉的笑,“不要再来了,来了母亲也给不了你什么,听话,以后真的不要再来了,也不要惦记母亲,更不能在你父皇面前提起。”

    太子明白了皇后想让他跟她撇清关系,免得以后影响他的前途,他也就再也没去过。

    皇后最终认下了杀害皇子的罪名,加上几桩旧事,但她到底是皇后,定罪之前还是要请示皇帝,就在这过程中,皇后就在狱中自尽了。

    皇帝得知此事,让人隐瞒了真相,对外人只说把皇后打入了冷宫,不过太子是知道的,他痛哭一场,收敛了心性,也不敢在外面乱说。

    八皇子见太子消沉,正是没有防备的时候,就提了酒去看他,两人喝着酒,想起许多过去的事,实际上太子从小到大都在欺压八皇子,可因为八皇子母妃是皇后侍女的关系,两人从小玩在一处,跟别人有着不同的感情。

    八皇子安慰太子,“娘娘虽然被打入冷宫,但总还在宫里,想她了还是可以偷偷去看她,到时候有我帮你,一定不会让人发现。”

    太子苦笑,喝了一大口酒,迷迷糊糊地说出了真相:“母后已经死了,去哪里看,除非孤也马上死了,说不定还能追上母后。”

    “死了,不是……”八皇子捂住嘴巴,不敢相信地看着太子。

    “死了,自尽的,父皇大怒,说她自作主张,不想接受律例制裁,好像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似的。”太子趴在桌子上已经醉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八皇子心下却欢喜,皇后一死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太子也没有一点希望了。

    “殿下,娘娘去了,但还有我这个做弟弟的,娘娘生前弟弟就答应她辅佐你,她去了弟弟也不改初衷,一样会帮你。”

    “好啊,还是孤的兄弟好,以后孤就把你当亲兄弟。”

    太子一只手重重拍在八皇子的肩膀上,八皇子疼得不行,连忙把他手拉了开去。

    其实,八皇子哪有这么好心,他表面上忠于太子,私下里却偷偷跟太子的势力搞好关系,准备拉拢他们。

    皇后娘家失势,朝廷发生巨大变化,可远在千里之外的边关还是战事不断,苏遂领着众将士对抗匈奴,接连取得胜利,匈奴缺少粮食,不能长期拖下去,更不甘心认输,就再一次联合周边其他小国共同对付苏遂大军,局面发生扭转,双方势力也发生变化,匈奴那边占了上风,苏遂打了败仗,局势又僵持住了。

    苏婉言回到京城以后在府里休整,想起走之前跟端木睿说要给他做新衣裳,就又跟丫鬟们学习裁衣,缝制衣裳。

    灵秀作为丫鬟的代表来问她:“王妃真的要做衣裳吗?这跟绣花可不一样,绣花就那么一小块布料就行了,坏了扔掉也不觉得可惜,可做衣裳需要那么大一块布,做坏了可是不能丢掉的。”

    苏婉言手里拿着衣裳样子仔细看着,“做坏了还可以用来做别的小东西啊,那有什么,又糟蹋不了。”

    “可是真的很难的,比绣花还难。”

    灵秀作为代表就是来劝说苏婉言放弃的,因为教她做一件衣裳花费的精力和时间,可能她们自己能做两件出来还很轻松,而且她们并不认为苏婉言能学会,她何必浪费这个精力呢,还不如歇着呢。

    “我就喜欢挑战有难度的事情。”苏婉言看着灵秀,“你是什么意思,不想让我学是吗?还是看不起我,觉得我肯定学不会?”

    灵秀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婢子们是觉得学习做衣裳太浪费精力了,不如就让婢子们做就好了。”

    苏婉言白了她一眼,脸有点红,“你懂什么。”

    “婢子怎么不懂,你是想给王爷做,男子的衣裳更加耗时耗力……”

    苏婉言打断了她,“所以说你就是不懂。出去吧,不要打扰我研究这个”

    灵秀无奈只能走了出去,朝丫鬟们摆手,意思是她失败了。

    端木睿经常携带着苏婉言做的那个香囊,刘三强、耿二蛋他们看见了就觉得奇怪:“王爷带的这个香囊是哪家绣房买的,还是府里绣娘做的?”

    端木睿心里得意,拿起香囊看了又看,问他们:“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太大了,这香囊做工也太差了,看这针脚都不平,还有这绣花,这是什么啊,一点也不好看。要是家里绣娘做的,王爷快点把她打发了吧。”

    端木睿想打发了可还行,他笑着说:“告诉你们吧,这是王妃亲手做的。”

    “王妃啊……”

    大家都偷偷发笑,心说原来如此。

    端木睿见他们很嫌弃的样子,冷笑道:“本王我还有人惦记着做个香囊,说明王妃对本王有心,你们呢,除了你们娘亲摸过哪个女子给你们做的一针一线吗?”

    大部分人的终身大事都还没有着落,这是他们的痛点,见王妃终于回应了王爷的一腔爱意,最近夫妻俩的关系也更加亲密,让他们羡慕嫉妒。

    “小的们整日跟王爷待在一起,怎么可能有人给做针线。”耿二蛋壮着胆子说了一句。

    “就是,小的们终身大事王爷也该给操心操心。”刘三强也小声嘀咕着。

    端木睿突然觉着这确实是个问题,他们为了保护他的安危每天跟在他身边,根本没有功夫找老婆。

    苏婉言从这里路过,站在院子外面恰好听到他们说到这些,忍不住想笑,决定就不进来打扰了,免得他们找上了自己,让自己给他们张罗婚事就坏了,还是把这个难题留给端木睿自己吧。

    不过端木睿既然这么喜欢她做的香囊,她就更应该把衣裳做出来给他一个惊喜。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王妃有毒小心宠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