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网游之成为BOSS最新章节 > 第367章 银背信物

网游之成为BOSS 第367章 银背信物

    艾滋拉?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艾滋吧?这种声名狼藉的疾病,在二十一世纪中期就已经能够治好,只是代价依旧沉重:除了费用不菲,很多男人被治好后还觉得生不如死——他们在治疗后多多少少的弱化甚至失去了某项功能!

    虽然察沃酋长只是在游戏中和小猩猩比较亲热,闻言也变得十分紧张:“这么小的猩猩,怎么会传染这种疾病?尊敬的德鲁伊,拜托你帮我看看,我没有被传染这种疾病吧?”

    泰山淡定劝慰:“小猩猩孤独很久了才能这么容易的被你驯服。放心,它和你的亲密度要超过九十才可能把这种疾病传染给你。若是亲密度达到百分之百,那你一定已经患病!”

    见酋长长长的舒了口气,苏老大才接上刚才的话题:“既然你认为它死定了,那么让我尝试治疗岂不是还能保留一线希望?”

    泰山虽然觉得小猩猩没救了,但他的天性依然希望有人能救活这头小家伙:“你可以试试。等会儿我会给你一些草药,希望能对你的治疗起到一些作用!”

    好处从来都是接二连三的。苏老大这就开始要:“这样最好!可是我只能携带一头宠物!您看看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把你的宠物放生就是!我还不信你的宠物能比一头银背更加高阶!”

    “嘿嘿,还真的比银背更高级!你看看——”苏老大说完放出金九。其实在十一郎被他暂时放归山野,他的宠物袋就一直空着,一是想给十一郎留个位置,二是一般的宠物已经不入苏老**眼。

    密林从来不是雕类的天堂,它们喜欢的是空旷扩大的地域和天空。泰山也对这种天空中的王者了解不多:“非常神……奇的生物!我有一种感觉,这不是普通的飞禽。好吧,它的确比一头银背更加令人向往!我需要花费一些工夫才能完成这件事!你们在这里等我,可以去采集一些草药、搜寻各类宝石。切记,不可杀戮这里的任何一头野兽!”

    酋长对黑猩猩的攻击记忆犹新:“如果野兽攻击我们呢?”

    泰山如电一般的目光扫过:“那你们就跑!”说完话,德鲁伊宗师发出一声悠长转折的呼啸,原地纵起,单臂攀住一根青藤,如荡秋千一样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

    苏老大道:“我觉得我们还是乖乖听话的好!开工!”

    黑皮反应稍慢:“我们干嘛?”

    其他人已经一哄而散。苏老大道:“找东西啊!草药、宝石!你不想捡点儿回去?一见跟着我!”

    不光是一见飙血跟着男爵,图图也亦步亦趋的跟着:“男爵大人,我来帮你!这一次找到的草药全部给你!”

    泰山离开不足半个小时就赶了回来。十三人听到他的呼啸才开始往回赶,苏老大和一见飙血最后才来。一见飙血感叹:“乖乖,这里的草药和高级矿石、宝石真多!”

    白犀牛可能是运气不太好,只找到几株等级虽高但相当大众化的草药。他也在队伍频道看到暮光橙语和一见飙血的获取纪录:“你们怎么能发现那么多高级草药和宝石?还有一块天铁!”

    黑皮不无酸意:“图图跟着他们,能获得比我们多得多的草药我能理解,苏老大你找到那么多宝石算什么意思?”

    我有《矮人矿石辨识术》怎么了?我还偏偏不告诉你们!“运气罢了!”苏老大谦虚的说道。

    只有泰山觉得肉疼,看着苏橙的目光也颇为不善:“你小子居然能找到我藏下的宝石,也算有点本事!”

    “啊——欧,我说这几块宝石怎么好像是合成过的完整宝石。这块天铁,也被保存的非常完好!要不,你需要什么样的刀具?我给你打一把!”说着话,男爵给自己换上‘高级铁匠’的头衔。

    密林之中,天铁的掉落本来不少,只是通常几个雨季之后,这些天外之物就会被锈蚀损害,所以黑暗黎明玩家自制的高级武器,一般只会出现在撒哈拉沙漠地区。泰山等级虽高,找到这样一块不惧风雨的天铁也殊为不易。见暮光男爵居然还是一位高级铁匠,泰山也略感意外:“我是需要一点铁器,不过你以为我会找一个非宗师的铁匠来给自己打造护具?我想要的是一个护臂。”

    “我很快会升级到比宗师还高级一点的铁匠职业。到时候再给你打!”

    “你有希望就职雷霆重击者?”泰山对于高级铁匠职业也不是一无所知:“这和护臂的锻造要求相悖!”

    这下轮到男爵嘚瑟了:“不是雷霆重击者,而是和其一样等阶的另一份传承!到时候我给你锻造的轻型护臂,不但会有足够的防御,还能附加不低的攻击或者反伤效果!我有这个把握!嗯,对付毒蛇将会有额外的加成!”这倒不是吹嘘,护臂的形制、大小先不说,只要在最后一次淬火的时候附加黑龙血液,就能凭借龙威对毒蛇一类的冷血爬行动物形成不低的威慑。德鲁伊又怎样?德鲁伊的专精会有更强烈的自然克制,一定是这样!

    泰山终于意动:“可以。这几颗宝石就当是我给你的报酬!”

    骚年你太贴心了!我正想着怎么把这几颗完整的宝石据为己有呢!你不说这样的条件,我岂不是要给队伍中的其他人分几颗?

    泰山拉出一个交易框:“这些草药,可能会对汉克的治疗起到一些作用!”

    黑暗黎明的草药?虽然都有名字和图片,苏老大还是一个也认不出来,他只知道这些足有十几种、每种十份的草药要不是他有超大的背包,就连带走都有困难!这是什么草药?好像是一张小号的虎皮,泰山不会是刚才去猎杀了一头老虎吧?!

    “还有一个宠物袋,这是我收集的一头霍巴特狼的皮毛制作的!这个袋子会占据一个普通的宠物空间,不但能装载一个宠物,还能加速受伤宠物的恢复速度、不会因为受伤而降低忠诚!”

    泰山的话,证明了霍巴特狼的皮毛具有特殊的功效。暮光男爵一脸的吃惊:“汉克?你为了汉克的治疗居然猎杀了一头雄性霍巴特狼?”

    泰山不太高兴这种说法:“汉克就是这头小猩猩的名字。还有,霍巴特狼只有雌性的皮毛才能制作这种宠物袋。我所用的,是一头被花豹咬死的母狼皮毛!”

    霍巴特母狼的皮毛价格将会如同火箭一般的飞升!十一个黑兄弟闻听此言,一个个眼睛都红了!

    队伍频道:“我不管啊,每人要给我五张霍巴特母狼的皮毛当做信息费!”

    酋长到底见多识广,知道这时候是凝聚这一伙人的最佳时机:“为了把这笔钱稳妥的收入大家的钱夹,我建议大家一起加入我的工作室!我保证这笔钱只会由现场的十二个人平均分!”财帛动人心,可是眼前这十几个游戏水平高于普通人的玩家,对于任何一家工作室而言,都更加具有吸引力。

    龙德戈尔:“酋长你数学不好啊。这里明明有十三个人!”

    只有暮光男爵明白酋长的意思,他也觉得自己刚才显得有些小气了,于是打了个哈哈:“酋长的意思,是把我和一见飙血算成一个人参与分成!”

    龙德戈尔恍然:“也是。虽然苏老大不是黑暗黎明的玩家,但他发现了这一条财路不说,只要他公布这一条消息,就等于断掉了大家的财路。给他一份是必须的!”

    “你们继续商量。完了通知我就行。我还要打听一见的任务!”丢下这一帮急吼吼就要‘分赃’的黑兄弟,苏橙又问泰山:“治疗汉克、给你打造防具——你看看——我们的合作很有默契。传承任务要求击杀一头银背的困难,你能不能给出个主意?”

    就连一见飙血都觉得苏老大有点强人所难,却不料泰山满口答应:“可以!只要你有这个本事!继续往前走,穿过金刚山,你们可以去找一头叫做汉考克的银背。它的实力,比普通的银背更强!”

    这题目出的,比苏老大更加强人所难。目前的状况,这一队人马就连普通的银背都对付不了,怎么能去击杀一头更高级的银背?这也不符合泰山德鲁伊的职业设定啊!

    暮光男爵不耻上问:“您能说说这头银背的情况吗?”

    泰山一脸痛惜:“汉考克就是汉克的父亲。他早已患上艾滋拉疾病,还有其他的一些恶疾。用神职人员的话说:他已经堕落了。为了不让它伤害到全体猩猩,我只能把它赶出这片区域的。我实在不忍心杀了它!”

    男爵表示理解:“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你也不能总是呆在这里保护猩猩的群落。”

    泰山又摘下自己的一个护腕:“带上它,金刚山其它的猩猩看见你就不会和你们为敌。我等你们的消息!”

    银背信物(护腕):金色。需求:力量五十。敏捷三十。物理防御加二十。魔法防御加二十。特效一:力量加十。特效二:敏捷加十。特效三:灵长类动物亲和度加八十。

    看泰山的年纪,似乎还不能达到传奇的等阶。而且这件护腕只是金色,更加符合一位宗师职业发布任务的订金水准。

    一行人开始向小地图上刚刚亮起来的另一个传送点走。

    龙德戈尔:“苏哥你这游戏套路跟谁学的?人家的任务都是越做越简单,你的任务越做越高级!这难度想想都让人心里打鼓。那个龙格尔,噢,就是贡纳,不会在这里出来捣乱吧?”

    听到这个名字苏橙都觉得头疼:不是怕,而是担心贡纳会破坏一见的传承任务。他自己已经拿到这份传承,暂时是丢不掉的,但这一趟黑暗黎明,已经花费了足足三天的工夫,失败的可能依旧太大,谁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

    苏橙还不知道,贡纳观察过猩猩群的攻防模式后已经有了定论:这帮人想在一群猩猩的围攻下击杀银背,即算是成功,也会死的七七八八,而且战斗过程必定会惨烈无比。基于这种考虑,贡纳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开始吞云吐雾,想等男爵和银背打的两败俱伤再来收拾残局。反正,只要你们打起来就瞒不过我!他也不想在这里和一位德鲁伊宗师发生什么纠葛,虽然对方的等级比他低,但毕竟这里是泰山的地盘,贡纳有把握获胜,却没信心获得击杀对方的绝对优势。左等右等,手中的大码几乎吸完,也没听见兽群和冒险者战斗的嘶吼,不耐烦的起来巡视一圈,居然一个人都没看到,难道这帮人知难而退离开了这里?贡纳心怀疑惑的梭巡了半天,才看见暮光男爵带着十来个冒险者从地图的另一端跑了进来!谢特!被这帮小子涮了!

    贡纳能看到暮光橙语,暮光橙语可看不到他,还在和一帮兄弟兴高采烈的分析击杀汉考克的攻略。

    汉考克的等级据泰山介绍,比普通的银背还高一两级,但是由于罹患各种疾病,攻击力犹在,可生命值、耐力值反而比普通银背要低。这种设定比较适合玩家的风筝战术。更让大家惊喜的是,他们发现汉考克是条单身狗!别的银背都有一群小弟围绕保护,汉考克则孤零零独一个在他的地盘晃悠,昔日王者威风不再,真正一脸的空虚寂寞冷。**等级高了一点点,没了大群小弟,实际上的攻略难度可下降了不止一点!苏老大于是将队伍分成两个佣兵队:他和一见飙血一组,其余人一组。输出由他和一见飙血负责,黑兄弟们仗着和**没有仇恨,卡位阻挡、掩护两人组的输出。汉考克纵然行动敏捷、物攻犀利,在两把霜城守护的超远距离攻击下来回奔波,还要‘克服’另外一帮佣兵的阻挡干扰,血量比耐久还要下降的快。

    本来一切顺利,大家安安稳稳的把汉考克的血量拉低到五成上下,汉考克都没能顺利发出一个技能攻击,不料苏老大一个蓄力打出暴击,当场引发**暴走,两下锤死一个碍事儿的黑兄弟,又把暮光男爵打成残血才恢复正常。这一波打击,**若是选择其它的任意一人,伤亡都会成倍增加。**的最后一招非常恶心:猩矢!汉考克接住自己拉下的粑粑,直接丢到某位玩家的脸上——作为一名资深艾滋拉患者和其它数种疾病的宿主,汉考克的粑粑含有剧毒!一名黑兄弟被糊了一脸粑粑之后,血量就开始狂泻不止,喝药都赶不及。汉考克没有群攻技能,这最后一击却比群攻技能更加险恶,它的血量从百分之二十开始,每下降两点就会使用一次‘猩矢’攻击,接连带走了两位肯尼玩家。

    察沃酋长问苏老大:“苏老大,猩猩之矢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是说这头猩猩会射箭?”

    苏橙发了一个冷汗表情:“在华夏文言文——就是古文中,矢,就是箭的意思,同时,这个‘矢’还有一个意思,就是指‘粑粑’这种人人都会制造的东西。所以猩矢就是猩猩拉的粑粑!明白不?”

    察沃酋长:“有够恶心的!黑暗黎明的设定,怎么会和华夏文化产生纠葛?我猜这位游戏设计猿通晓华夏文化,或者就是一个汉族人!”

    猜谜没完,汉考克一坨粑粑就向察沃酋长飞来,还好,酋长的盾牌一直在手,格挡、成功!只受到掉血三点的臭气攻击!

    这种奇葩攻击方式,苏老大也没能幸免,他可没带盾牌,只能用标枪格挡,哪里能挡住一团稀软的粑粑?好歹格挡有效,这一坨便便落到了苏老大胸前,照样有毒!苏老大咳下一**中红,朱雀之火连运三遍,头顶的翠绿骷髅颜色一浅一淡,三遍过后终于消失不见。

    此时汉考克的血量已经见底,最多还能发出一次猩矢攻击,众人不管不顾的围上去全力输出,到底没有让汉考克发出最后一击。

    推倒汉考克,苏老大收获到一颗黑化的银背头颅(任务物品),直接交给一见飙血;四颗黑化银背的犬齿(金色,剧毒物品);一张残破的黑化银背皮毛(金色);黑化银背的腥臭肉块,数量十三。(特殊毒药,只对人类、灵长类生物有效)

    **掉落全归暮光橙语。

    至此,一见飙血的传承任务终告结束,只等他拿着银背头颅去交任务。苏橙原想把十三块猩猩肉平均分派:“这玩意是pk极品。一人一块拿去玩玩!”

    龙德戈尔道:“多了才有威力!你留着!我们十一人只待等级再上去一点就有把握自己过来猎杀。”

    说得有理,马屁也更加名正言顺。苏橙笑纳:“这些金币大家拿去。挂掉的三人每人一百,剩下的你们平分吧!”

    察沃酋长笑的尴尬:“只能这样分啊,一共三百零九!”

    “呵呵,还要问你借点呢!帮我多收一点生命的蜜蜡和霍巴特母狼的皮毛!金币绝不是问题,只是要从维兰娜转运过来,速度不会太快!”

    白犀牛有点好奇:“看样子苏老大很有钱。能说说你到底有多少金币吗?”

    “谁知道?不过我控股一家铁厂、三个铁匠作坊、一个木器厂……”

    黑皮惊叫:“难道圣途里的第一家厂级私人企业就是你的?”

    白犀牛不信:“第一家?你凭什么确认?”

    黑皮洒笑:“黑暗黎明现在也有厂级私人企业不假,可是这几家工厂都是老牌公会费尽心里才建成不久的,别说收益,多数都还处于亟待注资盘活的状态!大公会、工作室能自产自销不假,可是没有拳头产品、专利设计,现在也不过都处于微利状态,谁能出个门就带上几千金币?”

    分析的头头是道。苏老大要不是依仗剥皮刀和三棱标枪的专利,还真拿不出这么多金币!纺织厂、被服厂都是利润不高的产业,加上前期的捐赠活动,实际处于七剑倒贴的状态。铁厂真正的赢利点,也就是三项专利产品——还有碧玉刀一项。所以说目前为止,七剑目前真正能自动运作为工作室带来收益的企业,只有药厂一处,算上兽药的话,勉强有两处。

    其实,苏老大话没说完:他还有一个大型的农场、一家小型皮具作坊联合体、一间酒吧和一家出租马车公司——虽然只有两俩马车!

    只凭苏老大前面说出的几项产业,他就已经是圣途中超级‘有钱’的财主了。难怪苏老大这么大方:“以后我会在维兰娜和大家保持联系,我想在那里建立一个暮光之洲和黑暗黎明之间的中转站。和你们——在场的各位,我们可以以货易货,其它资源都用金币结算。嗯,如果圣途中也有汇率变化,说不定我们只靠金币交流就能在圣途中富甲一方!”

    好大的一张画饼!想想这张饼几乎就在察沃酋长的锅里,只需再加热一会儿就能‘分而食之’,黑兄弟们的心肠都热乎起来。

    在游戏里玩金融?察沃酋长虽然意动,但他在现实中可是珠江河上的麻雀,见过不少风狼,深知金融一道不好上手,而且其中规则被游戏官方一手掌控,随时可以掐住这种人的脖子:“这个好像风险太大。以后再说吧。我倒是更加看好以货易货的方式。不会引发系统的打击!”

    苏老大点头称是:“做好准备总是没错。说不定咱们能找个合适的节点来他一下,一口吃个胖子!”

    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酋长目前更关心男爵的技能冷却:“苏老大,我看你刚才运用的火系魔法能对付汉考克的剧毒。你给我的小汉克治疗下试试?”

    朱雀之火沿着暮光橙语握住的汉克的指爪传进汉克的身体。小猩猩从最初的惊惶不安迅速变得安定宁和,望向暮光男爵的眼光也充满了信任。

    苏橙也想试试,看能不能一次治好汉克的疾病,连运三遍朱雀之火,从自己的左手出发进入小猩猩体内,在四肢百骸游走一遍,自右手返回体内,温养片刻再度出发。如是者三,看到汉克的脸色明显红润起来这才停手:“不知道治好没有,但绝对有所好转,出去让泰山查看一下再说!”

    (本章完)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网游之成为BOSS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