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网游之成为BOSS最新章节 > 第371章 昆山石

网游之成为BOSS 第371章 昆山石

    檐下浪子打赢这一阵,也不敢拖延,大笑一声:“不打了,再来一个我非死不可!谁想上谁上!”

    卡勒玛克士兵嘘声一片,柯尔克孜人这边都是笑声相和:能赢一把就不错了,回来吧,你照样是咱们的英雄!

    有人下就有人上。苏酥酥也跑到阵前:“能不能派个不太能打的和我来一场?我是刚才那人的师弟!”

    卡勒玛克士兵连输几阵,正是有火没出发的心念,听了这话都是怒气勃发,有心出阵,又怕被人以为自己是‘不太能打’的那一个,大伙儿这个憋屈啊!最后还是百人长点出一个兵来:“石头,你上!”

    石头应声:“大人,我可不是咱队伍里最不能打的那一个!”

    “谁叫你是汉人?你的骑术最差,你认不认?”

    好吧,游戏里从来不缺少种族歧视,虽然一般都是神族、精灵族看不起其他族裔。石头也干脆下马步战:“白羊群里混进来一只黑羊,日子注定不好过!来吧,苏酥酥!”

    这块石头貌似认得字,苏酥酥大喜过望:“哎,乖侄儿,你等会儿只要愿意装死,叔叔就放过你!”

    被赚了辈分上的便宜,石头也不着恼:“嘴皮子再利索,也得手底下见真章!”说着话掏出一个酒葫芦猛喝一口。

    别人看不到,苏老大能看到:这石头一口酒蒙下去,周身都冒出一层红光,铁定被药物加持了不少能力!不愧是有名有姓的npc,居然会使用药酒!

    把情况告诉苏酥酥。苏酥酥:“嗑药了我也不怕!”挥手招出一头大地之熊迎头冲向石头!

    石头呵呵一笑,站原地开始唱出一曲调门缓慢如老牛破车一般的歌曲,大地之熊的脚步开始和石头的调门相合,逐渐慢了下去。

    阿吉巴依站在苏老大身边:“这个石头有行吟诗人的潜质,不过还没有就职。”

    苏老大不耻下问:“怎么甄别?”

    “就职行吟诗人之后,歌曲的影响力非常广泛,等级再低,至少也能影响到正面之敌。现在石头的歌声只打动了大地之熊,说明他的功力不够!”阿吉巴依这话却是说给大家听的——不止在场的七剑玩家,初雪手下的诛远玩家和一些参与进来的散人玩家都能从这句话中获益。

    几句话间,石头已经绕过大地之熊,正要向苏酥酥冲来。

    苏酥酥早已备好霜城守护——多重蓄力,在这把巨弩原本的蓄力基础上再次蓄力然后击发!有了大地之熊的拖延,这一箭射的何其从容,足足崩掉石头七成的血量。一箭射出,苏酥酥也收了长弓,换上一把金色的三股叉和石头对冲而去。

    石头的武器乃是两把弯刀——和别个不同,这两把刀是一长一短,长刀右手正握主攻,左手短刀反握主防。此时长刀不断招架苏酥酥的金色叉子,短刀引而不发,伺机抢攻,居然将血量大幅占优的苏酥酥逼得不住倒退。

    苏酥酥干脆一摆三股叉后退数步,挥手招出自己的第二头宠物,一匹青狼,逼迫石头双刀都开始处于守势。苏酥酥稳住阵脚,大地之熊也摆脱了歌声困扰回头从后方向石头发起攻击。

    石头的血量和苏酥酥交互下挫,最终扛不住对方的三路攻势缓缓跪倒。

    这个有名字的兵怎么也是个精英吧,怎么给的经验这么少?苏酥酥停了手,心头还在疑问,忽听苏老大一声大喝:“小心装死!”

    提醒终是晚了一步。石头伏在地上忽的向前一窜,双刀交错十字斩,暴击之后二连击就要把苏酥酥和他的两头宠物一同送回玉其塔石。一道红光闪过,凤舞九天爆炸射击,火球在石头和苏酥酥之间炸开。

    苏酥酥作为队友免疫攻击,石头则被炸的向后趔趄两步,总算让给苏酥酥留下两秒灌药时间。

    苏酥酥喝下一**中级红药,还要上前再战,却听苏老大在背后喝到:“住手!这一阵,是我们输了!石头,我给你疗伤时间,你可敢和我的兄弟再战一场?”

    石头傲然道:“有啥不敢的?被说我刚才装死赢得不好看,谁教你的兄弟居然能有两头战宠?”

    苏酥酥啐了一口:“你咋不说你比我高出九级?”

    见石头老脸都红了,苏老大摆手:“都别说了!这一次我们派出一位行吟诗人,你可敢接战?”

    石头为卡勒玛克人赢下一阵,觉得自己这一头黑山羊已经对得起众多白山羊了,正想回归本阵,听到男爵要派一名行吟诗人和自己对战,马上挪不动脚步了。他自小喜爱唱歌,别人唱过的歌曲,只要听上一遍,就能学着唱个九成九,要不是因为不识字,早就能就职行吟诗人了!现在有机会和一名就职的行吟诗人对阵,他哪里舍得放过这样的机会?刚刚回头,那边已经唱了起来:

    ——

    雪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

    当我离开他的时候

    好像那哈密瓜断了瓜秧

    白杨树下住着我心上的姑娘

    当我和她分别后

    好像那都它尔闲挂在墙上

    瓜秧断了哈密瓜依然香甜

    琴师回来都它尔还会再响

    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

    好像那雪崩飞滚万丈

    啊

    亲爱的战友

    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

    和蔼的脸庞

    啊

    亲爱的战友

    你也再不能听我弹琴

    听我歌唱

    白杨树下住着我心上的姑娘

    当我和她分别后

    好像那都它尔闲挂在墙上

    瓜秧断了哈密瓜依然香甜

    琴师回来都它尔还会再响

    ——

    《怀念战友》这是一首将友情、爱情糅合在一起的歌曲,唱来豪迈如雪又不失缠绵悱恻,很贴合‘苏酥酥’刚刚战败的场景,顿时将石头吸引,他如痴如醉,下意识将双刀入鞘,一步步挪向对面敌人。

    行吟诗人的职能重点在于辅助,但这并不能确定该职业玩家的杀伤力——歌声中,阿吉巴依的短弓拉开,定定的瞄向石头的眼珠,只要石头再走两步,这一箭必是暴击,或者直接给对方一个‘致死打击’,就能名正言顺的再胜一局。!

    石头一步步走来,他身后的百人长可是瞬间气的喉咙冒烟,他也不想破坏战斗的规矩唤醒石头。这样的话,他只能学习暮光男爵,救下自己的手下后亲口认输。可是男爵输得起,人家的手下已经赢了好几场!百人长这边却只赢过区区一阵,又怎能当场认输,败坏自己的士气?

    百人长忽的抽刀,直用刀背在马背上一敲,战马吃疼,昂头咧嘴‘唏律律’大叫起来。百人长也算是见多识广,知道这样的提醒难落他人口实。

    战马这一嗓子,还是慢了一秒,等石头被惊醒,硬生生停住脚步,阿吉巴依的箭头已经离他不足一步之遥,避无可避!

    石头闭上眼睛,没有等来利箭穿脑的伤害,却听见对面响起一组四重唱的和声,他睁眼望去,没看到弓箭,只瞧见那位行吟诗人带头,三位冒险者一起演绎一首昂扬壮阔的歌曲:云涛聚散,烽烟落起,望千古的沧海,你说谁是侠义,谁是侠义儿女?

    这一问,直问到石头的心灵深处!他呐呐几不成声:“你们,你们都这么会唱歌吗?”

    歌声不停,歌手们都面带笑容。那个单挑三名卡勒玛克士兵的男爵走上前来:“不是!我就不会唱歌。不过,这并妨碍我和这几位喜欢唱歌的冒险者结成兄弟。我们一起游历、共同战斗。帮助喜欢唱歌的兄弟就职行吟诗人,帮助热血的同袍拿到狂战士传承!一个人的事业,就是大家共同的奋斗目标!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石头抚胸低首:“大人,您的说辞,堪比一位传奇的吟唱!石头愿意归降与您!”

    这边是几个‘音乐发烧友’在惺惺相惜,就差当场结拜。那边的百人长已经气得七窍生烟:劳资为毛要让马嘶惊醒你?让你死在对方的利箭之下岂不是干脆?“石头,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喝着我们卡勒玛克人的马*长大的汉狗,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这边的兄弟尸体还热着,你就和杀死他们的人称兄道弟!”

    石头的目光转为清冷:“男爵大人,石头愿意归降与您,做您的奴仆。您能承诺不会像卡勒玛克人一样欺凌妇孺、滥杀无辜吗?”

    苏老大眼光闪动:“不需要承诺。武士的职责不就是保护妇孺、抵抗强盗、反对暴行吗?或许我说的不够全面,但是做不到这三点,一个武者,就不配用任何借口粉饰自己的荣耀——他们连人都不是——做不到这些,武者的能力必将是有害的!”

    石头回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卡勒玛克军队,转回头抚胸单膝跪下:“我,石头,愿凭借任何一位过望神灵的名义,归降于暮光橙语的麾下,以他刚刚指明的方向为道路坚定前行!”

    在两百多为玩家的注视下,暮光橙语双手扶起石头:“我接受你的投效。我给你一个正式的名字:昆山石。愿你像昆仑山上的石头,能早早看到自己内心的温润和纯良!”

    男爵的声音更加庄重:“昆山石,你——自油了!”

    石头的名字咻呼变换:昆山石。一道夺目的金光闪过,昆山石三字居然变成光灿灿的蓝色!点击他的名字:自油npc,可以和冒险者一样根据自身的等级前往相应的地图。

    昆山石呆呆的望着暮光男爵,直到男爵的微笑变成大笑:“不敢相信吗?难到战士不应该为此而战斗?”

    发呆的不止是昆山石,就连现场的全体玩家和几位高智能npc都以一种仰望‘神迹’的眼神望向男爵。

    最终,还是昆山石打破现场的沉默一跃而起,他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对所有正看着他的人挥舞拳头:“我自油了——我自油了——你们看到没有?卡勒玛克人!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本该就是自油的吗?”

    卡勒玛克士兵一片死寂!

    苏橙不知道,一般情况下,玩家无法收服蓝色品阶以上的职业npc,即便收服,也只能获得一个品阶降为为白板的路人甲角色。他的这一创举之所以成功,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两个必须的前提:一是曾经收服过没有正经职业的白板npc。这一条,他在第一次抢劫卡勒玛克人税收的时候就已经达成。二是无法收服蓝色品阶以上的职业,也被他在接收石头的效忠后立刻给予了这名有潜力成为职业者的npc以自油的行为所克服。

    现场玩家,包括七剑的人,后来都曾经无数次模仿这一桥段,却没有一个人能获得成功!

    两名卡勒玛克百人长面色阴沉的像冬天的乌云。头插天鹅翎的道:“这样下去,队伍会不战而溃!你说说咱该怎么打?”

    另一名百人长颈缠狐狸尾。他看都不看自己的同僚:“不打,队伍就不会溃散吗?你别忘了咱们已经没有辎重了。这样下去,不用等我们赶到玉其塔石,也不用对方再来攻击我们,我们已经败了!”

    天鹅翎道:“冲一波,就算是全军覆没——在汗王眼里,不战而逃总是比战败的结果更让人窝心!嗨哎……石头!我们要冲锋了!就算是全体战死,也要把你这个背叛者剁碎了喂狗!”

    “强盗就是强盗,逼着别人为他送死还说的这么严肃!”昆山石:“来吧。我会用歌声回敬你们……

    麋鹿长大在羊群中

    母羊就是它的亲娘

    牧人见了笑开颜——拿起把刀就想宰!

    冬天的火来夏天的草

    吃了我的就是我碗里的肉!

    ……

    麋鹿长大在羊群里

    牧人自以为是它的主人。

    草原上的鹿群成千万——奔跑来去多自在!

    春天的露水秋天的沙

    酸甜苦辣是我该摊上的命?

    ……

    天生地养在草原

    一条命全是自己挣来的

    谁要觉得我该当待宰的羔羊

    撒泡尿照照

    ——看清楚自己财狼的脸!

    ……

    一曲歌罢,就连苏橙都看到卡勒玛克人的队伍上空罩上了一团黑气,这是敌人士气降到了谷底的表示!见敌人准备冲锋,苏老大问道:“诺肉孜,你的毒药还要多久才能生效?”

    诺肉孜苦笑:“最少还要半个时辰!当时的药量,是想等到半夜才发作。”

    还要拖时间才行!苏老大立刻下令:“女同胞上去挑战!凤舞!”

    凤舞九天咯咯笑道:“还以为自己没机会像你们一样玩一把单挑!看我的!哎……卡勒玛克人,别急着送死!有没有人敢和我单挑一场?”

    我们知道男女平等,npc可不知道!凤舞九天这一嗓子,把近两百位npc士兵臊的恨不得一头扎在雪堆上撞死!和女人单挑?我们卡勒玛克人什么时候窝囊到这个地步了?不等百人长下令,队伍乌泱泱的停了下来。一人大叫:“都tnd等等!今天不教训教训这个没有男人管教的女子,劳资回部落的脸都没有!都停下!”呼喝声中,这人拍马凸前:“谁家的女人这么着急找男人?来和老子做一场!”

    听见这话,苏老大的脸也黑了。这话歧义多多,不知道凤舞能不能受得了啊。“凤舞,这个给你。给我砍死他!”

    “还有这个!”金刚猫也来交易。

    拿着一颗‘生命的蜜蜡’,凤舞九天拍马上前。

    凤舞对面的这位npc,长着一张还算英俊的脸,浓眉大眼,就是眼睛偏像三角尺;直鼻阔口,可惜腮帮肉不多。口出污言也就罢了,看见凤舞九天,这货居然跳下马来:“来吧,劳资正想换匹马骑骑!”

    苏老大赶紧提醒:“冷静点凤舞。砍死他,他所说的就是笑话!”

    凤舞九天再不多说,抬手就是一个爆裂射击,虽然限于等级,几乎没给对方带来多少伤害,也将这个猥琐男炸的头脸乌黑,三秒之后才恢复本来的面目。

    感觉对方的伤害不高,猥琐男心下更加得意,挥刀来追凤舞,却绕来绕去追之不上。小妞跑的太快了!

    凤舞的职业是魔弓手,需要足够的智力支持才能发挥实力,生命值和力量都是摆明的短板。她忠实执行临时制订的风筝战术,开始和等级比她九级的精英士兵对耗——凭借金刚猫刚刚交易给她的金色短靴和精灵血脉不受山地地形影响的设定,和比她高出九级的npc倒也打的难分高下。

    可惜的是,除了总体点数素养还有欠缺,猥琐男还对凤舞有足够的等级压制,这才导致凤舞九天的攻击效果很不明显。

    两个回合下来,猥琐男的头顶现出一个绿色的骷髅,口角还如涎水般不停刷出三点五点的生命。猥琐男咦了一声:“你还会用毒?”一语末了,一支箭矢准准射进猥琐男的嘴巴:“有点清甜!劳资可不让着你了!”说完话,这厮不在拿大,居然招出战马向凤舞冲来,混不顾战马立刻中毒开始掉血的惨样儿。

    金刚猫的靴子再好,也比不过对方的战马快。凤舞直接被战马撞倒,虽然仗着敏捷够高,就地一个翻滚站起身来,这一下的伤害还是让她的血量重挫百分之十几。中红、生命的蜜蜡接连入口,凤舞咬紧牙关持续不断的射杀对方的战马。

    猥琐男知道必须速战速决——对方的毒箭,他本人还能扛扛,战马绝对扛不住太久。马打回旋第二次撞击,眼看就要得逞,一只头脸半秃的兀鹫自侧方冲来,一翅膀扇在战马的眼睛上,将战马惊得斜刺里奔出,又给了凤舞九天喘息之机。却是苏橙得之于博格达的胡兀鹫宠物蛋最终分给了凤舞九天,此时护主心切,和对方的庞大战马硬拼一记,血量几乎见底,这才飞走一边。

    到得猥琐男第三次快马冲击之时,凤舞的血量基本回满。这一次她直面冲击:收了长弓拿出一把三棱放血枪,身体半蹲,以枪柄撑地,枪身略小于四十度对正战马,不求伤人,只想把对方血量不多的战马拿下!

    昆山石在一边看的直摇头:“这位姑娘还是不明白。战马到底是畜类,最为怕火!利用这一点,最少能多抗住一次烈马冲击!大人,您刚才是怎么看穿我的假死之术?”

    知道昆山石对凤舞没有什么信心,苏橙也不好提前包票:“你说得很对。以后可愿意帮助我训练骑兵?”

    男爵答非所问,昆山石锲而不舍:“大人,您还没说您是怎么看穿我的假死技能的!”

    苏橙不是不愿理他,而是要将朱雀之火置于‘敛息’状态才能使用‘恶魔之瞳’:“看看我的眼睛!”

    “大人,没有眼屎!”

    此时苏老大眼中,一团没有什么光热的红色火焰开始燃烧,这火焰看似缺乏热量:“我能轻易看穿一些能量的流动。你假死之时血脉心跳几近于停,但是体内还有能量流向你需要爆发力量的肢体。这些瞒不过我。你觉得我的这位朋友无法战胜对手吗?”

    “是。”昆山石干脆回答:“她扛的住对方战马的两次冲击,绝对挡不住第三下的。可是对方的马匹能撑到第四次!”

    这一次硬抗战马冲击,凤舞并不曾死用老办法,而是在早已选好位置的地方将长枪摆成攻击态势,待战马临近,她把放血枪插在地边的石隙里,自己毫无风度的懒驴打滚让过冲击。长枪在战马冲击的加成下,直透马腹,不但换回废掉对方马匹的成果,透过马体的长枪还在猥琐那的腹部开出斜斜的一道血痕。

    失去战马,猥琐男再也追不上速度加持到一点五倍的凤舞,终被她生生耗死!

    又战死一个!两位百人长互相看看,都觉得再这样下去不用打这帮大头兵就会自己垮掉!必须全体压上,集体冲锋——利用团队的力量来压制个人的恐惧,从而恢复部队应有的活力。两人也算老相识了,头插雉鸡尾羽的百人长从对方的眼里看出这个想法,他正要动嘴鼓动一下对方,对方却忽然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今天的柯么孜不太好喝。我肚子不舒服。你看能不能让崽子们再顶一会儿,我去方便一下?”

    鸡毛百人长闻言回头——卡勒玛克是部落制,军队规矩并不严,列阵时想要解决个人问题也不是不行——都是从人群中插回后队,在队伍的后方不远处自行方便之事,今天私自跑到后面方便的人好像有点多!他对狐狸尾巴百人长道:“快去快回。我可不想带领你的兄弟冲阵!”

    狐狸尾巴拨转马头,口中却道:“实在没人就叫铁人上去……驾!劳资要憋不住了!”

    (本章完)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网游之成为BOSS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