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网游之成为BOSS最新章节 > 第502章 落叶归根

网游之成为BOSS 第502章 落叶归根

    施坦因冷笑道:“年轻人,本地的官府都对我的行踪行为不予限制,你凭什么来干预我的考古行动?”

    这人说一口蹩脚的湖南话,七剑听在耳中,都觉得十分的不舒服,不知道他是从何处学来的。暮光老大道:“他们不干预,是因为不知道这些被你偷盗的文物极其珍贵的历史价值!你想要行政和司法干预?我立刻就能给你送来!我本人就是西域西部地方的一位伯克,也具备官方的身份。”

    施坦因仔细看看男爵亮出的伯克头衔:“土王授予的官衔,只能在土王的辖区行使管辖权。你的提议无效。奥尔德克,你怎么会跟随这些冒险者?你的雇主呢?”

    奥尔德克战力低、胆子小,此时正缩在七剑队伍的后方,他也认识施坦因,闻言大叫:“施老爷,你们到这里挖走的东西,都是我们祖先遗留下的东西!我已经悔改了……你听话投降吧,我们受到楼兰女神的眷顾,在这沙漠中是没有对手的!”

    施坦因在西域的探险途中,也曾遇到楼兰女神和她的彩画棺木。彼时他的队伍规模不大,难以将棺木和尸骸一体运走。而且老头儿知道,这种存在数千年的干尸一旦被放置在一个气候条件完全不同的地方,十九会急速朽烂。出于运输和保存两方面的困难,他没有运走这件足以震惊世界的古人遗存,而是将棺木重新埋进黄沙,再三确定坐标、位置之后才离开。这一次返回西域,他就存有将棺木和尸体偷偷运走的想法。他不曾想到的是,他在原先埋藏尸骸的地方挖地三尺,却始终找不到那一具令他魂牵梦绕的古尸。再次听说楼兰女神出现,施坦因大喜过望:“在什么地方?”

    暮光男爵抬手阻止已经张口的奥尔德克:“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觊觎女神留下的尸骸。我就不明白,女神为什么没有出手对付你这个掘墓盗宝的窃贼?”

    施坦因哈哈大笑:“这是上天对我的厚爱。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进入这一片天地。我想,你也会对我的来路充满疑惑。我告诉你你就会明白——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

    施坦因出生在神圣联盟的匈牙利,自小接受基督教的洗礼,马尔克·奥莱尔便是他的教名。他通晓马扎尔语、德语、希腊语、拉丁语、法语和英语。中学时代,施坦因开始了东方学研究。大学期间,他跟随图宾根大学印欧语言和宗教史教授、梵语写本研究的最大权威鲁道尔夫·冯·罗特和维也纳大学印度哲学和文物学教授乔治·比累尔,学会了梵语和波斯语。同时接触了众多介绍东方的书籍。

    受到两位导师的影响,施坦因把马可.波罗和玄奘当做自己的偶像,在《马可·波罗行纪》和《大唐西域记》的感染下,他决定到东方去,通过自己的探险和考古,去寻找、印证书中记载的那些历史地理,让历史湮没的辉煌,重现于自己手中,已经成了他实实在在的人生目标。

    施坦因在二十出头就获得图宾根大学哲学博士学位,按照《圣途》中的职业划定,他是一位在理论上已经具备魔导士资格的法师。他还曾经参加义务军训一年,在军队学会了当时进行军事测量的最先进方法。这些技能,在他后来的中亚探险活动中派上极大的用场。

    这个盗宝大盗同时是一位妥妥的学霸。要说他的学习历程有什么遗憾,大概就是没能在学校中学会华夏语言。为此,施坦因在进入柯尔克孜空间后专门雇佣了一位叫做蒋孝琬的‘师爷’,一方面帮助他和各种层面的本地人打交道,一方面跟着师爷学习汉语。他那一口蹩脚的湖南话,就是从蒋孝琬口中学来——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施坦因就能独自用湖南话和西域汉人进行交流——四川话、河南话甚至广东白话,结果就是对话往往充满了误解和猜测,痛苦和快乐并存。

    “我在学校的时候,了解到马可波罗和唐玄奘的游历、传经过程,认为他们就是值得我追寻的榜样。我立志要用一生的时间来追寻马克.波罗和唐玄奘的行迹!”施坦因非常骄傲:“我阅遍了他们的着述,对于自己难以穿越到西域这一情况非常的痛苦。后来,我在一次考古行动中找到了这个——”他举起一只手,将手背对向暮光男爵,一个硕大的碧玉戒指戴在中指上:“这是一枚用极品西域玉石雕琢的树叶型戒指。非常神奇,这枚树叶最初的颜色是黄色的。很偶然的机会,我的血液染到戒指上,打开了一道传送门。进入其中,我发现自己来到玄奘曾经走过的丝绸古道。可惜的是,当时我没能进行足够的准备,只是四处看看,也算是给自己的第二次进入打下基础。”

    男爵追问戒指的情况:“使用戒指有什么条件和变化吗?”

    “年轻人,只知道关心这些细枝末节!打开一次传送门,戒指会变成灰白色,大约三到四个月时间,就会变成翠绿。这时候,我可以使用戒指穿越回去。遗憾的是,一些体积太过庞大的物体难以穿越。传送门打开时间也只有三至五秒。”

    “你不觉得奇怪吗?这是一枚定向穿越的宝物!”

    “我想,这戒指的主人,至少有一半的可能,是一位从这里穿越过去的大能。”

    声声曼插话道:“施坦因,你也略懂汉语,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华夏古语,叫做‘落叶归根’,意思是每一片枯萎凋零的树叶,都会用自己的身体来回报他曾经生长的树木,变成肥料来滋养养育自己的树木!”

    施坦因低头看看手指上的戒指:“我承认,这增加了戒指主人来自华夏的可能!”

    “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血液能对这枚戒指起到激发作用?”

    “很简单!”施坦因立刻回答:“我和戒指的主人具备相同的血源。但是华夏还有一句话,叫做养恩大于生恩。远古的血脉,对我并没有束缚的作用!”

    男爵不同意:“你错了!要不是你具备这一份血脉,你早就被楼兰女神埋进黄沙了!本地传说,女神不会伤害那些本地人,除非这些人有意冒犯于她!”

    施坦因的面色阴沉下去:“你说这些,可有什么证据?”

    男爵环顾四周的兄弟:“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的队伍前天击杀菊瑞超,昨天打死郝斯文。我不知道这两人的具体实力,但是我的兄弟们,除了受到些微伤害,没有重伤、没有死亡。你了解这两人的力量,你觉得,我的兄弟能在没人帮忙的前提下取得这样的战果吗?”

    “面对我,你没有这样的机会!”施坦因抬手放出一只信鸽,立刻被男爵的金雕抓住吃掉:“我还有帮手,立刻就能赶到!”

    说了半天,七剑诸人多半还没猜到苏老大的想法。付诸东流拔出紫雷匕首:“苏老大,这种以探险为生的人,都是性格坚韧的死硬人物。打死算了!我还不信我们这么多人灭不了他一个高级法职!等他的帮手来了,事情就会更加难办!”

    金刚猫道:“人多人少一个样!黑龙卷轴还有七张,足够!等他的手下来了,刚好一锅端!”

    “等他的手下来了再说。你这样的话,说了没用,我自有主张!”

    施坦因的手下,就是以师爷蒋孝琬为首的一帮民工。除了蒋孝琬是个精英模板的魔法师职业,其他人等级、能力和郝斯文的一帮手下差不多。施坦因等级虽高,若是在孤身一人被冒险者群殴,恐怕也讨不了好。

    两边都是有恃无恐。但是暮光男爵另有打算:他的想法,就是白依依转述的李定军的交待: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毕竟,死灵空间可能给这里带来的伤害,是谁也无法预料的。施坦因,就是他想利用的一股力量。

    蒋孝琬,干枯消瘦、戴着一顶瓜皮帽、身穿长衫,和旁边步行的农民工不同,他骑着一头和他一样瘦的毛驴,这大概就是这群人的行动比施坦因慢了许多的原因。师爷一张嘴,也是一口的湖南话:“施老爷,这些人想干嘛?”

    施坦因道:“这些人说,这里的文物古迹,都是华夏先民的遗存,我一个外国人无权处置!”

    蒋孝琬扭头一看:“还是一位爵爷?”双手抱拳:“爵爷,此地不过有一些化外之民的先祖留下的东西,既找不到我华夏先民的华服高冠、书籍文字,也没有什么金银珠宝,哪里算得上珍宝?再说,这些粗麻朽木死人骸骨,流落黄沙之下千百年,早已是无主、无用之物!还不如交由施老爷带走研究——还能给这些本地土着一个劳作的机会,混个肚儿溜圆。”

    尼玛,最讨厌这些酸文加醋的斯文败类!祖先的灿烂文化、铁血英风没能继承,只学会了崽卖爷田满口仁义的伪善行径。男爵舌绽春雷:“住口!此地先民的功业,犹在孔夫子立言立德之前,你有什么资格评判?”

    这一声吼,乃是狮子吼的技能发出,将施坦因的手下俱都震得头晕眼花。

    蒋孝琬闻言愕然:“有这么久远?”

    “你以为呢?”男爵拿出仿造的《李柏文书》:“还有能证明此地在千百年前就划归我华夏子民管辖范围的文书,用价值连城都不足以说明此物的珍贵!就被你这种自诩书读圣贤书的败类送给异族!”蒋孝琬到底读过几句子曰诗云,有点见识,闻言转向施坦因:“施老爷,你不是说这些东西都是佛陀自西东渐过程中留下的物件吗?”

    施坦因两手一摊:“我所收集的东西,都给你看过,有哪一件是和佛门无关的?”

    施坦因盗买的东西,蒋师爷确实都见过。但以他的见识,若不逐一打开细看,哪里能分辨出混杂其中的儒家典籍、官府行文?只知道大多数都有‘坦胸露背’‘奇形怪状’的佛门人物绘像,是会销行毁骨的‘邪魔外道’,能被外国人花钱买走,是他儒家的幸事,蒋孝琬求之不得!现在情况似乎有变,男爵所说的《李柏文书》,他是能分辨出其中价值的:“施老爷,您说的没错。可是其中有些东西,我学识浅薄,还真的分辨不出。那些佛门的书籍绘画,我是巴不得您全部拿走的。可是若有我前朝的官府行文,那是该留下上交官府的!”

    蒋孝琬崇儒抑佛的心思,再加上他贪图丰厚酬劳的念头,施坦因早已心知肚明,这也是他能顺利利用这个小人的原因。他没想到这人的心头还有最后一丝清明。拍拍蒋孝琬的肩膀:“我带走的每一件东西,都给你看过吧?我也不曾拖欠你一个铜板的酬劳。看看这些力夫农民工,每天出力流汗,拿到的工钱只有你的十分之一!我坦诚公平的对待你,你怎么能怀疑我的行为?”

    有奶便是娘。犬儒最后的一点儿坚持旋即消失:“我看到了。我也相信您!我会帮您对付这帮戴着贵族面具的强盗。”这家伙转头对身后的力夫大声吆喝:“这些冒险者想要抢走施老爷带着你们挖出来的东西,断绝你们获得工钱的渠道,你们答应吗?”

    灰头土脸的民工们听说有可能拿不到工钱——这怎么能行?几个月辛苦挖掘、在沙漠戈壁上冒死跋涉,家里的老人小孩嗷嗷待哺,这那是抢劫,这是想要我们的命啊!坎土曼、铁锹、铁镐立刻举了起来:“不行!谁不让我们给施老爷打工,我们就和他拼命!”“家里的老婆孩子怎么办?拼了拼了!”

    七剑的人哪里想到还有这一出?老司机、第一个高手都在现实生活中经历过讨薪,知道拿不上薪水的痛苦,当下就软了:“老大,这都是一帮可怜人。怎么办?”

    “哼!可怜之人多有可恨之处!”暮光男爵心如铁石:“我们能让他们就这样盗走自家土地上的瑰宝?看我的!”

    不就是要钱吗?《圣途》之中谁最有钱?可能不是我,但我肯定是最有钱的那一群人中间的一个!暮光男爵随手丢出一把金币:“他给你们多少工钱?我给你们十倍!只有一个要求,你等再也不许给这个外国人工作,再也不许进入沙漠,冒着渴死的危险来挖这些古人留下的遗物!”

    金币被一抢而光:“老爷,要不是没饭吃,谁愿意跑进大沙漠、大戈壁来挖死人骨头?我们听你的!”

    “记住了!要是被我在沙漠中再看见你们——”男爵挥动长枪轰击面前的沙土,砸出一个巨大的沙坑:“我就把你们统统埋进这大沙漠!”

    民工鸟兽散。

    蒋孝琬可怜巴巴的望着男爵:“爵爷,我的薪水是每月三个金币,干了五个月了。您给我一百五十个金币,我就离开这里返回湖南老家!”

    这是个有奶便是娘的家伙。而且,这人对施坦因的作为并不是一无所知。男爵心中早有打算——他蒋孝琬跟着施坦因,就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金币,和那些力夫需要养活家人根本不是一回事。暮光老大并不想就此放过他:“你被雇佣了。你过来,站到我身后!跟着我的人,和奥尔德克一起充当向导。我给你三天一个金币的酬劳!”

    施坦因看着蒋孝琬一步步挪进暮光男爵的阵营,忽的大笑起来:“蒋师爷,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吧?他们想拉着你去对付我们曾经见过的黑魔鬼!我不反对你跟着。我现在想知道,这些人要用什么手段来拉拢我加入他们的队伍!”

    蒋孝琬看着暮光男爵,翻出一双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的恐怖眼神:“爵爷,你放过我吧!这种事,我哪里敢去?看见那个魔鬼,我腿肚子都会哆嗦!您把施老爷答应我的酬劳给我就行!我这就走!”

    男爵盯着施坦因:“你们也见过那个亡灵法师?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死灵在做法的时候对你们没有丝毫的避忌?你,还有郝斯文,你们和死灵之间,是不是存在我们尚未发现的联系?”

    施坦因不答,他的眼光望向男爵身后,露出狂热的神采:“楼兰女神!原来传说是真的。真的有人在这沙漠存身千年!”

    七剑诸人随之转头,只见曾经凝立海头故城遥遥相送的黄衣女子,正踏着一股清风卷起的黄沙飘然而至。轻薄的麻布披肩、罩帽,没能遮挡她曼妙的身形,踏沙而行,沙海上居然没下丝毫足迹。

    女子并没有走近众人,她停留在一处沙丘上,清冽的目光扫视众人:“暮光.橙语,施坦因,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去击杀那个准备在楼兰搭建亡灵塔,将亡灵大军送进沙漠的法师。你们有什么疑问和要求?”

    男爵尚未答话,施坦因叫到:“我认为你的力量比我更加强大。你为什么不自己出手去做此事?”

    这也是暮光老大想知道的一件事。

    女子面无表情:“我并不是传说中的女神。如果你们想给我一个身份,可以称我为英灵。我是罗布先民的英魂。亡灵法师,天生就具备足以抗衡我的条件。”

    施坦因冷笑:“那你凭什么指令我们?”

    暮光男爵插话:“我也有疑问想得到解答。不过,我和这位实力强大的施坦因先生不同。我和我的伙伴愿意无条件接受您的指令,付出牺牲,将亡灵的军队阻隔在这个世界之外!”

    女子嘴角轻扬,露出一抹笑意:“暮光.橙语,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施坦因,虽然我的力量被亡灵克制,但是你本人的力量,又恰恰被我克制。这个任务,你也必须接受!看看你的戒指。”

    施坦因抬起手,才发现他原本浓翠欲滴的落叶玉戒已经变得惨白,没有一丝能量。他惊疑不定:“您能控制这枚戒指?”

    “两千年前,曾有一只队伍从这大沙漠走过,他们自称为匈奴人。为了活着走出沙漠,他们向我祈祷,认同我先祖的身份。我给了他们一缕血脉,让他们有足够的能力走出沙漠。给他们这枚戒指,让他们能找到回家的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一去不回足足两千年!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回来了一个后裔,居然是个打着探险旗号的盗贼。他还带来另外两个盗贼,盗挖自己先祖的遗存,不停地削弱我的力量……那个亡灵法师马尔克斯……你们这些盗墓贼,之所以屡次遇到他却安然无恙,就是因为你们能帮助他削弱我的力量!”

    回不去了!这是施坦因的第一个想法。接着,他感到一股力量从他体内被抽离,他心头骇然:“你干什么?”

    英灵的声音冰冷:“我在抽回我的力量!你和你的族人,都将因为背叛失去这些力量。跟着暮光男爵去赎罪吧。”

    施坦因的等级向下飞落,直到五十五级才停止。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无声的跪倒在黄沙上。

    暮光男爵迟疑了一下,对英灵摊手行礼:“我,暮光.橙语,七剑佣兵团的团长,愿意无条件执行这一次任务。但我有一些疑问……”

    英灵的长袍无风自动:“我不能在阳光下久呆……”

    “我们该如何追踪这个亡灵法师?”

    “跟着施坦因。他刚刚破坏过的地方,就是我力量最为薄弱的地方。亡灵法师一定会在那些地方尝试构建亡灵塔。”

    “既然他能克制您的力量,为什么他要避开您去搭建亡灵塔?”

    “克制不代表完胜。搭建亡灵塔的时候,他也不愿意受到我的袭扰。”

    “亡灵法师,马尔克斯,他有什么弱点吗?”

    “他的弱点,就是你!”一语说完,黄衣女子就如同被风吹散的青烟消失不见。

    听见这句话,奥尔德克和蒋孝琬的眼中都露出狂喜:眼前这位男爵,实力虽然还不如两位盗宝大盗,但居然就是亡灵法师的克星!看来,跟着这位男爵,不愁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

    这两个精英npc不知道,男爵并非亡灵的克星。男爵对付亡灵的依仗,只在于他朱雀之火的传承,这股火焰,能将被杀死的亡灵直接净化,不会再接受高级亡灵的指挥和亡灵魔法的召唤,开始走向轮回。

    男爵看看自己的伙伴:“看起来,我们还有机会战而胜之!”

    施坦因跳了起来,气急败坏:“不可能!你们没见过那个亡灵,他的等级高达六十五级!要是这个疯女人不收回她的力量,让我来帮你们,还有可能战胜它,现在一切都是妄想!你们完蛋了,老子也要完蛋了!”

    男爵笑道:“你这是愿意加入我的队伍了?呵呵,我的抵抗军算是初具雏形了。你放心,我们可能会全部战死,但是我保证,战死者将不会堕落,全部会成为守护这方水土的英灵!”百镀一下“网游之成为BOSS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网游之成为BOSS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