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为圣最新章节 > 第十二章 偶遇

为圣 第十二章 偶遇

第十二章偶遇

    感受到体内气团的变化,宁尘心中大喜,努力了这么久,花费无数灵石换取上古精纯灵气,宁尘终于在最短的时间,让自身的修为提升到了凝气三层,普通人若只靠定神香,想要突破到凝气三层,最起码也要花费一年的时光。

    宁尘只用了一个半月,并且体内气团纯净无比。

    归根结底,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小千百灵图中的上古精纯灵气。

    缓缓张开双眼,宁尘的目光已经不再是昔日那疲惫、暗淡,而是闪耀着清明的精光,瞳孔晶莹剔透。

    调动体内灵气,隐隐透露着上古浑厚的气息,挥动双臂,宁尘只感觉力量提升不少,纵身一跃,更是身轻如燕。

    有了如此的感受,宁尘欣喜若狂的同时,心中更是感慨万千,他本是落魄书生,被赶出侯府的世子,郁郁而不得志不志,游弋在修道的边缘,而今却能够成就凝气三层。

    凝气三层!

    到达这一境界,也让宁尘从之前的落魄书生有了长足的改变,就算在灵丘国内,也不再是昔日那种落魄了。

    “这是上天赐予我宁尘的眷顾,我要紧紧将它抓住。”宁尘喃喃自语,手已经紧紧握住了古扇,心中按下决心,绝不辜负上天,绝不辜负小千百灵世界:“母亲你看着吧……我会奋发向上的。”

    如此的情怀在心中很快归于平静,只是心中已经下定奋发向上的决心。

    沉静下来的宁尘,缓缓坐在书桌上,随手翻了翻昨夜刚刚制作出来的美人迷幻符,脑海中则开始思量着。

    自己已经到了凝气三层,宁尘最需要考虑自然就是制作出怎样的战符?

    除此之外,就是凝气期的法宝----龙须贡笔!那可是宁尘朝思暮想的法宝,一向到“注灵成墨,挥笔成刃”八个字,宁尘就心头痒痒的。

    只是龙须贡笔需要足足五十枚灵石,一旦将其拿下,自己辛辛苦苦一个多月,又将变回穷光蛋了,可反过来想一想,那龙须贡笔宁尘实在太想要了,那可是凝气期难得一见的法宝啊。

    据说灵丘国之中就有一杆与之类似的,传闻乃是昆兽为毛,玄玉为杆,被皇宫珍藏。

    凝气期的小王公们,更是对其垂涎三尺,而小千百灵图中的那杆,常年浸染上古精纯灵气,更具灵性。

    当,当,当。

    就在宁尘犹豫不定之时,几声敲门声忽然传来,接着就看到小萝卜已经将小脑袋伸了进来,相较于第一次见面,如今的小萝卜已经是一脸的谄媚,宁尘的美人迷幻符让他也着实赚了不少,一天的收入,差不多相当于半年的,已然成为了外门小弟子中最富有的。

    “师叔,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符琅阁了。”小萝卜轻声对宁尘道。

    “噢,我这就过去。”说着话,宁尘收回心思,背起书箱,起身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位于廊桥之上,画师徐安轩正满脸苦闷,眉头紧锁,望着廊桥之上的赝品小千百灵图。

    在他的身旁站着的,正是倾国倾城的白心瑶,身着白纱衣,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冷淡模样,只是略显忧心忡忡的。

    “白小姐,这小千百灵图充满玄机、奥妙绝伦,加之宗祖囚琵绝伦笔法,老夫不敢妄动,也没有能力将它修缮。”徐安轩苦思数月,还是无可奈何。

    “徐画师,难道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白心瑶有些丧气,更是有些绝望,这已经是他请过的第六名画师了,均是同样的结果,无能为力,而修画获得的二十目,对白心瑶能否进入到古虚洞也是至关重要的。

    “依老夫看,当下有把握修复此画者,仅有一人,那就是贵宗的画鬼大师了。”徐安轩开口说道,提及画鬼语气明显敬重了许多。

    可一旁的白心瑶眉头却皱得更紧了。

    这画鬼乃古画成灵,在妖灵宗地位超然,乃妖灵宗第一符、画双师,妖灵宗掌门魁丘子也要敬他三分。

    就算白心瑶在妖灵宗十二大内门弟子中算上上乘,但请画鬼出来修画,也是难上加难,那需要天大的面子,就连掌门都未必请得动。

    就在白心瑶一筹莫展之时,再看廊桥的一端,身着白色鹅绒长衫的宁尘,背着书箱缓步走来,看起来依旧文质彬彬,儒雅非凡,身后跟着的则是摇头晃倒、迈着螃蟹步的小萝卜,看上去就跟一个小流氓似的,看什么都是一脸的不忿。

    只是就在小萝卜看到白心瑶站在廊桥当中之时,不忿的小脸顿时就是一变,整个人更是一激灵,第一反应就是掉头就跑,但仿佛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收敛起嚣张模样,摆出规规矩矩乖宝宝的模样。

    “徒儿拜见师父。”小萝卜来到白心瑶面前,规规矩矩道。

    “见过白师姐。”宁尘也双手抱拳,向白心瑶施礼道。

    白心瑶记性极好,虽然只见过宁尘一面,但她依然记得,只是当她略微打量了一下宁尘之时,美目却是忽然一动。

    她清楚的记得,上一次看到宁尘时的模样,就是一个凄惨的穷书生,如今一个多月没见,宁尘仿若换了一个人似的,破破烂烂的锦袍换成了白色鹅毛长衫,头发梳理得很是平整,更重要的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显然已经不再是凝气一层那么简单了。

    “嗯。”白心瑶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不再多言,性子一如既往的冷淡。

    “对了白师姐,不知道乔乔最近如何,我很挂念她。”宁尘硬着头皮道,只觉得跟一个性子冷的美貌女子交流,有些劳累。

    “还好,不过,还需要时间调养。”白心瑶轻描淡写的回应道。

    “噢。”宁尘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从怀中取出了一张青色符箓,双手递给了白心瑶道:“这是一张清灵符,对滋养灵气有些帮助,希望白师姐替我转交给她。”

    “好吧。”白心瑶拿过符箓,并没有去看,直接收入到了储物戒中。

    随后,宁尘也没有多说什么,再次抱了抱拳,就准备离去,小萝卜见此景,有心跟上宁尘,却看了看白心瑶,师父不说话,他还真不敢走。

    然而,就在白心瑶准备点头,让小萝卜去忙之时,白心瑶秀眉忽然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将目光投向宁尘开口道:“宁公子留步。”

    “白师姐还有何吩咐?”宁尘停下脚步,问道,语气恰到好处,不卑不亢,既没有讨好殷勤,也没有冷冰冰之感,举手投足都这书生的儒雅之气,只是已经不再是穷酸书生了。

    “之前乔乔跟我说,宁公子才思敏捷,饱读诗书,我师父魁丘子前些日子出了一个对子,我和几个师弟想了几个,没有一个让他满意,不知宁公子可否赐教?”白心瑶神色不动道。

    “赐教不敢,就请白师姐赐对吧。”宁尘手握折扇,再次抱拳道。

    “你听好,上对是,青山不墨千秋画。”白心瑶轻声道。

    一旁的徐安轩听到这样的上对,神色微微一动,心下感叹,真不愧是妖灵宗的掌门,此对看似平淡无奇,短短七字,却饱含时光荏苒,日月沧桑之意境。

    徐安轩平日对对子也有一些涉猎,他很清楚,对子最粗浅的就是对字,要求工整,最高的境界想必就是意境了,上下意境切合天衣无缝,珠联璧合,这就太难了。

    眼看这宁尘,也就十五六岁,与活了上千年的魁丘子比意境?强人所难了吧。

    而白心瑶也没有指望着宁尘能够对出来,只是想看一看宁尘的才学,或是说出什么不一样的想法,给自己些启发。

    毕竟魁丘子说了,谁能对得让他满意,就会赐予一目。

    宁尘没有立刻回应,缓缓展开折扇轻轻摇动了两下,又望了望桥下的溪水,深深吸了一口气,双目华光一闪,然后从容道:“有了,那我就对,流水无弦万古琴。”

    唰!

    随着宁尘开口,一旁的徐安轩神色骤变,目光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他想过宁尘会对出下对,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宁尘会对的如此绝妙,不但工整,上下对的意境更是天衣无缝,给人的感觉,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想改一字都难。

    宁尘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这个对子如同天成,深深的印在了徐安轩的脑子里。

    这宁尘,徐安轩虽然不认识,但天天从这里跟小萝卜走来走去,也算是脸熟了,以前只认为是一个普通书生,但却没有料到,会有如此才学以及心境。

    “青山不墨千秋画,流水无弦万古琴,妙,妙啊。”徐安轩忍不住捋了捋胡须道,整个人如饮琼浆,面色潮红。

    一旁的白心瑶也是心弦一颤,看待宁尘冷淡的神色,也明显改变,“流水无弦万古琴”她万没有想到,如此心境的下对,竟然出自一个少年之口。

    而她之前和师弟、师妹的对子,在宁尘这下对面前,就要相形见拙了。

    之前乔乔不断跟她说,宁尘是大才子,她还不信,以为乔乔就是报恩心切,现在看来,乔乔的话并非虚假啊。

    “很好,你的下对我记下了。”白心瑶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道。

    “若没事,小生告辞了。”宁尘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去。

    “宁公子背着那么多灵石,不累吗?”就在宁尘刚刚转身的刹那,白心瑶忽然开口道。

    “灵石?”宁尘神色一动,忽然变得紧张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背得是灵石?”

    “都从书箱中露出来了。”白心瑶笑了笑道,他还是头一次看到一个人背着一箱子灵石到处跑的。

    “天啊,不可露富,不可露富。”宁尘说着话,连忙将箱子的裂缝处用手帕捂住。

    见宁尘略显滑稽的动作,白心瑶脸上的笑意更重了,刚才还是风度翩翩,现在……完全变成守财奴了,不过,这也让宁尘变得更加真实。

    “喏。”

    白心瑶玉手轻轻一挥,储物戒华光一闪,一个白色金丝储物袋,如同鸿毛,飘落在了宁尘的手中。

    “具体怎么用,宁公子去问小萝卜就好。”白心瑶对宁尘道。

    “多谢。”宁尘也没有推辞,好意手下了,只是心中暗自责备,怎么吧储物袋这茬给忘了,害得他背着那么重的灵石跑了好几天。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为圣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