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为圣最新章节 > 第十四章 忍无可忍

为圣 第十四章 忍无可忍

第十四章忍无可忍

    “姓方的,你少在那里强词夺理,这里我师叔花了两枚碎灵石租下的,现在请你赶快给我滚蛋!”小萝卜可不是好脾气,指着方松叫嚣道,脸上充满了火气。

    方松这种被抢地盘,还抢生意的做法,他可受不了,而且培养出来的老主顾,都知道这个地方了。

    “滚蛋?放肆!”方松两根眉毛忽然一立,喝道,同时指尖一闪,一张灵剑符出现在指尖,幻化之后,一柄食指大小的符剑开始在指尖萦绕。

    这种符剑看似与白心瑶的飞剑相似,但白心瑶那飞剑都是法宝,而这灵剑符确实最为粗浅的战符,虽可削铁如泥,锋利无比,但与真正的飞剑不可相提并论。

    不过,即便如此,在普通人面前,依旧威力非凡。

    见方松指尖那柄银色的小符剑,一脸叫嚣的小萝卜,身子一滞,目光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恐惧,脚下的步子,更是略微向后退了退。

    来往于集市的人,看到往日在集市作威作福的方松如此,更是躲得远远的,生怕那符剑误伤到自己。

    宁尘虽同为凝气三层,修为丝毫不比方松弱,但身为读书人,宁尘真的不喜与人争斗、结怨,因此连忙用身子挡在小萝卜的面前,表情平静望着怒不可遏的方松,温言道:“算了,既然方师兄喜欢这个摊位,那您就在这里吧。”

    言罢,宁尘带着小萝卜缓步离开了,然后在附近一个偏僻的小角落,摆起了小摊。

    看到宁尘如此“怯懦”的模样,方松撇了撇嘴巴,心中可以确信,这个宁尘不仅没有什么修为,而且非常好欺负。

    对这样的软柿子,如果不好好捏捏,简直都对不起自己。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一处茶楼之上,一名身着青色金丝长衫的男子,正坐在窗户旁,静静的望着喧闹的集市。

    他正是妖灵宗画仁阁的弟子,名叫司徒凡,已经拥有凝气五层的实力,在妖灵宗如此修为,虽然谈不上独霸一方,但已然确立了自身的地位,更何况这画仁阁的创立者正是妖灵宗第一画师画鬼,也算是画鬼的半个徒弟。

    在他面前的茶台之上,正放着一张宁尘亲绘的美人迷幻符。

    “看来这宁尘除了仕女图画得好些之外,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了,连区区方松都能骑在他的头上,足可见是一个庸弱之辈,不堪大用,也不知道赵子怀师兄为何会对他感兴趣。”司徒凡轻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拿起玉杯,泯了一口清茶。

    “师兄偶得宁尘的美人迷幻符,觉得他在画道上会有所建树,就是想让咱们探探他的底,看看此人究竟如何,然后再做定夺,若只是泛泛之辈,就由他去吧。”坐在司徒凡对面的红衣女子道,谈不上白心瑶那种倾国倾城,但却显得额外妖艳。

    她也是画仁阁的一名弟子。

    司徒凡并没有开口,只是兴致阑珊望着窗外,心中唏嘘,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位于集市角落中的宁尘,压根就没有想过会有人要观察他,此时此刻,正面沉似水,拿着一本古书,细细研读着。

    显然,并没有为刚才的事情坏了兴致。

    反观坐在小摊前的小萝卜,则一脸的恼怒,时不时恶狠狠的盯着不远处的方松,拿着劣质的美人迷幻符在那里招摇撞骗。

    许多慕名而来的修士,就那样眼睁睁的被欺骗了,简直卑鄙无耻,但又敢怒不敢言。

    “师叔,他又拿咱们的名号招摇撞骗了。”小萝卜拧过小脑袋,一脸不忿对宁尘道。

    宁尘没有吭声,只是用食指轻轻舔了一下食指,将手中的古书翻了一页。

    “喂,这就是传说中,那宁尘的美人迷幻符?这也太低劣了吧?”

    恰在此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只见在方松的地摊前方,一名皮肤黝黑,身着黑色长袍的修士,皱着眉头对方松道。

    “这正是宁尘亲手绘出的美人迷幻符,这里面的玄机,需要慢慢体会。”方松盘膝坐在地摊前,大言不惭道。

    “我不信,我见过我师兄的美人迷幻符,比这好多了。”这黑袍修士也不傻,接着开口道。

    “你若不信,喏,你问问他,这美人迷幻符是不是他亲手所画。”说着话,方松便将目光对准了宁尘,表情亦是变得冰冷起来,然后沉声道:“宁尘师弟,我手中的美人迷幻符是不是你亲手所绘?委托我帮你卖的?”

    说话的语调,大有威胁之意。

    捧着古书的宁尘,见方松将目光对准了自己,脸上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缓缓放下手中的古书,非常淡然道:“不是。”

    “嗯?”方松眉毛忽然立了起来,目露凶光,厉声道:“小子,你敢当着他人的面儿拆我的台,你活腻了吗?”

    “我这个人一向不喜争斗,崇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占了我的摊位,我让,你冒充我买符箓,我忍,但你欺骗人家,还要我为你作证,方松师兄,切莫欺人太甚!”宁尘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字一句道,后面几个字,语调额外的重。

    宁尘虽然是好脾气,但不代表着没脾气。

    “欺人太甚?我欺你又能如何?敢拆我的台,我今天非让你知道大爷的厉害不可。”方松厉声说道,指尖一抖,符剑已经在他的指尖萦绕。

    附近形形色色的行人见此景,脸色齐齐微变,本能躲闪开来,在这里,能够驾驭符剑的,屈指可数。

    站在一旁的小萝卜,更是大惊失色,虽然无法驾驭,但是他深知符剑的威力,可以轻易将钢铁削成两半,切割在普通人身上,后果可想而知。

    “小子,给我跪下,我饶你不死,否则我让你后悔来到妖灵宗。”方松面露杀意,压根就没有把怯弱的宁尘当成一回事。

    “我宁尘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恩师,你还没有让我跪下的资格。”宁尘收起古书,单手背在身后,轻言道。

    “找死!”方松双目一瞪,对宁尘的怒火滔天,调动体内灵气,单手向前一指,符剑如同利箭,划出一条光线,直刺宁尘的眉心。

    这若是被刺中,宁尘必死无疑。

    看得行人一个个面露惊恐,他们做梦都无法想到,这方松竟如此霸道、凶残到如此地步,抢人家的地盘不说,冒充人家不说,只要人家说个不字,就要痛下杀手。

    宁尘望着急速而来的符剑,脸上的表情可谓无惊无怒,平静如水,修为已经达到凝气三层的他,反应已经今非昔比。

    “犯贱!”

    面对方松的咄咄逼人,宁尘已经忍无可忍,调动身上的灵气,脚下一发力,避开符剑的同时,形同猎豹,闪电般出现在了方松的身前,接着二话不说,抬起手对着方松就是一记耳光。

    啪!

    顷刻间,一声清脆的响声传遍四周,别看宁尘不喜与人争斗,但一旦出手,下手极重,沾满灵气的巴掌,结结实实拍在了方松的脸上,活生生将方松扇飞出去。

    措手不及的方松,在空中转了一圈,一个狗啃泥,重重的摔在了青石地面上,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

    一旁围观的人,看到如此一幕,彻底傻掉了,他们压根就没有看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宁尘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方松面前,接着抬手,方松就飞了出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更让他们无法相信的是,之前柔柔弱弱的宁尘,竟然有如此本领。

    趴在地上的方松,整个人可谓灰头土脸的,一侧的脸上,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整个人也已经恼羞成怒,双目都要喷出火来。

    “宁尘,你胆敢出手,我可是凝气三层,在妖灵宗已然是外门弟子,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让你见识一下凝气三层的实力,到底有多么可怕!”方松纵身跃起,咆哮道,刚才他只是大意而已。

    见方松放出体内那凝气三层的灵气,围观之人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在这些小弟子的眼中,凝气三层已经是强悍的存在,招惹不起啊。

    “凝气三层?就很了不起么?”宁尘面色平静,淡淡的说了一句,同样释放出体内灵气,顿时一种精纯、浑厚的灵气扩散开来。

    凝气三层!

    当这些小弟子感受到宁尘身上那浑厚、纯净的灵气,神色齐齐大变,一个个目瞪口呆。

    “宁…宁尘也凝气三层?这…这怎么可能?我没有看错吧?”

    “而且这灵气怎么会如此浑厚?”

    众人齐齐惊声道。

    站在一旁的小萝卜更是彻底傻眼,嘴巴张得都能塞进去一个鹅蛋了,彻底惊呆当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自己的小书生师叔吗?

    宁尘如此修为,让方松心中也是一惊,这跟传闻根本不符,在他的印象之中,宁尘也不过是是一个落魄书生而已,性格懦弱,但是在不知不觉之间,他竟然和自己在境界之上平起平坐!

    不过,事到如今,方松已无退路,好在他平日在集市大师搜刮,储物袋中战符众多,不惧!

    一抬手,方松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七八张灵剑符,杀意隆隆,被这么一个弱书生扇了一耳光,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你我本是同门,我不想痛下杀手,建议你还是算了吧。”宁尘轻轻搓了搓手掌,好言相劝道。

    “算了?你想得美。”说罢,方松上臂一抖,七八把符剑带着滚滚杀气,直刺宁尘。

    看得四周的人,更是目瞪口呆,能够同时驾驭七八把符剑,在这集市之中已是屈指可数,同样也替宁尘捏了把汗。

    宁尘没有在意其他人,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的同时,双目之中已经闪过了一丝冰冷,宁尘心中已经明白,对于这种人,退让已然无用。

    轻轻一拍储物袋,雪妖卷已经出现在了宁尘的手中,然后手臂向外一拉,雪妖卷在宁尘面前凭空铺开,给人一种气喘长虹的气势,原本文弱书生的模样已经荡然无存,正气浩荡!画卷之中一团雾气随之幻化而出,弥漫在宁尘的四周。

    七八把杀意隆隆的符剑刺入薄雾,就仿佛冰晶进入到汹汹烈火之中,迅速开始消融。

    当七八把符剑来到宁尘鼻尖之时,只剩下了一个个小光点,用嘴轻轻一吹,随之熄灭。

    “这是什么东西?”方松望着自己的符剑就这么被消融掉了,凶恶的表情不禁就是一滞,能够驾驭如此画符者,最起码也要凝气三层,不禁方松心中一颤。

    他已经意识到了,眼前这个看似瘦弱的书生,修为并不低!

    其他人也是面露惊色,这一刻,宁尘已经判若两人,身上气势隆隆!

    不过,方松也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一狠心一咬牙,从储物袋中取出两张绿色符箓,顷刻间两张绿色符箓之上,生长出密密麻麻的刺藤,如同无数触手,直刺宁尘!

    这绿色符箓名为荆棘符,是他花重金在沧澜阁买来的,如今还能使用一炷香的时间,平日放松根本不舍得用,但眼前的宁尘让他痛恨无比,更输不得。

    “直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作死!”宁尘轻吟一声,一排储物袋,下一刻,金光熠熠的龙须贡笔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在阳光之下,光芒万丈,耀眼、夺目,笔尖如龙须一般飘动,散发出一股霸道之气!

    对于凝气期当中罕有的法宝,周围的人根本就不认得,事实上也没有几个小弟子会认得,但他们却能够真真切切感受到龙须贡笔那夺目的模样,以及那一股浑厚中充满霸道的灵力!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法宝吗?”集市上的小弟子,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在他们眼中,别说上古法宝,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法宝,他们都没见过几件。

    一旁的小萝卜,更是两眼直冒小星星,小脸已经有些潮红,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师叔这么强,这下可以在集市横着走了,哈哈。

    宁尘,并没有在乎其他人的目光,右手轻轻一挥,三道血红色的墨刃,带着刚劲的笔锋、咆哮的气势,向方松横扫而去!

    顷刻就将刺滕切割得七零八落,成为数段,且没有停止得意思,直奔方松轰杀而去,这若是被击中,方松没有活路。

    “这!”方松望着宁尘手中的龙须贡笔,大惊失色,连连后退,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文弱的书生,手中竟然会有如此法宝,往往只有凝气五层以上的弟子,才会偶得一两件,普通外门弟子想都别想。

    “饶命!”方松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接着整个人“噗通”跪在了地面上,同时,三道墨刃也随之在方松鼻尖停了下来。

    宁尘还是手下留情了,不忍杀生。

    “你我本无仇,我不杀你,希望你好自为,莫要再有邪念了。”宁尘收起龙须贡笔,温言道,然后轻轻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摊位上,把剩余的美人迷幻符卖掉,尽快离去。

    然而,就在宁尘刚刚转身,收起龙须贡笔的刹那,跪在地面上的方松,目光闪过一抹阴冷,接着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手弩,一扎长的弩箭之上,沾染有九尾蛇毒,触及必死,堪称邪毒。

    宁尘那薄雾仿佛只能稀释灵气,对于实体暗器仿佛并无效果。方松心中暗道,然后直接将手弩对准宁尘的后脑,射出:“受死吧!”

    “死性不改!”宁尘终于忍无可忍,一个转身,轻易避开毒弩的同时,一个箭步,便出现在了方松的面前,右手已经握成了拳头,对着方松的面门就是重重的一拳!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为圣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