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为圣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五章 死斗!

为圣 第六十五章 死斗!

而这时的赵子怀,已经来不及再射出常藤箭了。

    危机之下,赵子怀只能咬紧牙关,快速闪身,怎奈,宁尘射出的圣木剑速度极快,而且极其突然。

    刺啦!

    猛然间,赵子怀只觉得左耳一凉,接着就是一阵刺痛。

    下一刻,再看赵子怀的左耳生生被宁尘的圣木剑切了下来,顿时赵子怀的左耳处,伤口血流如注,无尽的疼痛袭便了赵子怀的全身!

    望着自己落在草丛上的耳朵,赵子怀双目都快要喷出火来,在妖灵宗,宁尘还是第一个敢伤他之人。

    没了一个耳朵,这对赵子怀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位于寒古山顶,所有的弟子望着赵子怀血粼粼的耳朵被宁尘生生切了下来,脸上写满了无尽的震惊。

    虽然他们之前已经知晓宁尘修为并不低,但是这一刻,竟然能将不可一世的赵子怀耳朵当即斩下,简直让人不可思议,甚至让人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与赵子怀分庭抗礼,并斩其一耳,在众弟子的眼中,不只是修为,还需要极大的勇气,无疑,这一刻的宁尘已然让人刮目相看。

    甚至那些昔日饱受赵子怀压迫的弟子,纷纷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了宁尘!

    画中的赵子怀,已然没有了之前的淡然,面容狰狞不堪。

    “宁尘,我今天非杀了你不可!”赵子怀怒吼一声,一拍储物袋,鲜血淋漓的手上顿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蛊,蛊身之上还有一个扭曲的人脸!

    随着赵子怀将此物亮出,位于云台上的魁丘子乃至其他长老,沉静的脸顿时一变,这是什么东西,他们自然知晓,此乃灵丘国上清观观主炼化出来的尸阴剑!

    此剑恶毒无比,同样也是威力无穷,但持剑者也会受到些许反噬,可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就连灵丘国中,都将其当成了禁术,想不到赵子怀会有。

    逼迫赵子怀使用此物,无疑也说明宁尘将赵子怀逼入到了绝境之中。

    目光冷冽的宁尘,自然也注意到了赵子怀手中的蛊,也知道此蛊之中绝非什么好东西,不过,这一刻的宁尘,没有退路,更不想退,心中对赵子怀的杀意空前高涨。

    双臂微微一张,六把圣木剑再次聚拢,环绕在了宁尘的四周。

    与此同时,表情狰狞的赵子怀已经一点一点揭开了蛊上的封印,顿时一股阴寒之气从蛊中飘荡了出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声阴森、凄惨的嚎叫声,让人头皮发炸。

    这正是上清观在灵丘国的一场战役中,收集了十万士兵的残魂才炼化而出的。

    随着赵子怀一点一点将手深入到黑蛊之中,当赵子怀再一次将手抽出来的刹那,只见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白森森的骨剑,好似人的脊骨,上面更是密密麻麻布满了一张张扭曲、痛苦的人脸,全部都是残魂。

    同时再看赵子怀握着阴尸剑的手,明显干枯了许多,一点一点延伸到小臂,这正是被阴尸剑反噬的效果。

    “死在阴尸剑下,将会被无数残魂吞噬,永不轮回,宁尘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赵子怀真正的实力!”赵子怀目露阴毒之色,一字一句的说道,接着挥动阴尸剑朝着宁尘劈砍了过去。

    剑身划出的轨迹,都会带有一张张狰狞痛苦的人脸,似咆哮、似挣扎。

    反观宁尘,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哪怕前方是万丈悬崖,宁尘也会一往无前,站在这里,宁尘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死赵子怀!

    “要动用全力吗?我不惧!”宁尘低吟一声,双目寒光四溅,右臂猛然一展,顷刻,只见环绕在宁尘身体四周的六把圣木剑,顿时连成一线,彼此交叠组合。

    转瞬之间,一柄金光闪闪的巨剑顿时出现在了宁尘的手中,剑体之上雷芒滚滚,气势呼啸,这股气势甚至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四周的树木甚至都开始震颤连连!

    这正是灵脉剑术五剑合一的神助剑!只不过这灵脉剑已经附着在了圣木剑上,威力、气魄更是非凡!

    双手紧握雷芒闪闪的巨剑,宁尘咬紧牙关,脚下发力,径直朝着赵子怀冲杀而去!

    轰隆隆!

    眨眼之间,随着宁尘手中的金光巨剑与阴尸剑对撞在了一起,一股震耳欲聋的声响,响彻大地。

    碰撞形成的巨大威力,甚至让寒古山都感受到了隐隐震颤,林鸟惊起,反观画鬼的《雄山柔水图》更是震荡连连,然后生生在这股震荡之下,被撕开了一条口子,画卷已然出现了破损!

    看到如此一幕,寒古山顶的所有人,均是面色惨白,仿佛结上了一层冰霜,能够将画鬼的画卷撕扯开来,这是何等的威力啊。

    盘膝坐在云台之上的魁丘子,高深莫测的模样已经淡去,震惊之色已经渐渐显露在了脸上,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圣兰笔会到如今竟然会变得如此惨烈。

    进入画中九人,六人已经被杀死,宁尘与赵子怀更是杀得昏天黑地,二人之间到底是有多么大的仇恨啊。

    轰!

    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再看宁尘与赵子怀双双被碰撞带来的巨大威力冲飞出十几丈远,在地面上又连滚数周才算面勉强停了下来。

    同时再看宁尘的白色长衫已经被冲击得粉碎,束发散开,狰狞的脸上也多了数条伤痕,组合在一起的金光巨剑也已经凭空散开。

    噗!

    接着宁尘只觉得嗓子一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现在金光巨剑碰撞的威力,并非宁尘如此修为能够完全承受的。

    至于另一边的赵子怀也好不到哪里去,披头散发,左耳更是鲜血滚滚,不住流淌,凶恶的脸上青筋四起,而他握着阴尸剑的右手,已经开始干枯,看起来就如同七八十岁的手一样,而且不断朝着大臂蔓延。

    “宁尘,今日不杀你,誓不罢休!”赵子怀说了一句,目露狰狞,又一次朝着宁尘冲了过去。

    “彼此,彼此!”宁尘语气阴沉回了一句,没有丝毫以往的示弱,手臂一张,六把圣木剑再一次组合在了一起,然后朝着赵子怀,迎面而上!

    接下来便是一次又一次的滚滚轰鸣,巍峨壮丽的《雄山柔水图》在连续十几次的轰击之下,已然支离破碎,濒临彻底崩塌!

    位于寒古山顶的所有人,见此景,一个个更是长大双眼,目瞪口呆,有生以来,凝气七层的弟子死斗成这个样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尤其是死斗的二人之中,一人乃妖灵宗横行霸道的赵子怀,另一人则是之前籍籍无名的宁尘,带着屈辱与仇恨誓杀对手。

    往日被赵子怀欺压且不敢反抗的弟子,望着宁尘,心中更是热血沸腾,宁尘凭借着他的勇气,干了其他弟子做梦都想,却又不敢去做的事情,那就是反抗!那就是复仇!

    一炷香的工夫过去,只见画鬼的《雄山柔水图》,在宁尘与赵子怀连续对轰十几次后,已然支离破碎,至于画中的宁尘与赵子怀,虽然狼狈不堪,遍体鳞伤,但依旧斗志不减,气势汹汹。

    “咳咳!”

    宁尘单手扶着一颗残破的古树,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口中鲜血滴滴答答流向地面,脸上豆粒大的汗珠夹杂着血水不住流淌,但宁尘的双目之中,却没有丝毫示弱,气势隆隆,即便腹内剧痛无比,但,对于疼痛,宁尘早已学会了习惯!

    不过,不可否认,宁尘与赵子怀的实力完完全全在伯仲之间,甚至赵子怀还要比宁尘略高一丝,若不是宁尘强横的灵脉剑盒,面对阴尸剑,宁尘根本不可能与之分庭抗礼。

    反观赵子怀,比宁尘也好不到哪里去,左耳的伤口虽然被灵气封住,但是鲜血依旧不时的滴滴答答流淌。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往日几乎能被他一下捏死的落魄书生,如今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不过,赵子怀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示弱下去。

    努力从地面上站了起来,赵子怀目露狰狞,抬起手中满是残魂的阴尸剑,又一次朝着宁尘冲杀了过去!

    -----------------

    已经筋疲力尽,求推荐,求收藏!我会努力好好写下去的,请大家放心!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为圣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