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为圣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李非寒

为圣 第一百三十九章 李非寒

日昇当铺,差不多算得上是西虹城乃至整个吟北郡最大的当铺。

    东家名叫李非寒,正是翩翩少女李香的爷爷,看起来仙风道骨,白发白须,身着一身灰色素袍,没有任何装饰,那双已经不算清澈的双目,给人一种历经风雨之感。

    此时此刻,李非寒正坐在厅堂的茶台之上,摇着手中的鹅毛羽扇,品着香茗。

    在他的面前还有两名衣着鲜亮、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一胖一瘦,从言谈举止以及身上一件件名贵的饰品就能看出,二者身份尊贵。

    三人谈笑风生,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毕竟这日昇当铺,专门典当一些名贵器物,可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至于李香则撅着小嘴巴,坐在角落中,脸上写满不快,在她的面前,还有一本厚厚的炼器典籍。

    她本想也去鬼魅妖塔碰碰运气的,结果却被自己的爷爷活生生的按在当铺之中。

    “早知道无法进入到鬼魅妖塔探险,我就不来了。”李香心中暗暗道,但在爷爷面前,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无奈只能低下小脑袋看炼器典籍。

    当,当,当。

    恰在此时,几声敲门声忽然传来,接着再看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宁尘迈步走了进来,样子看起来也有些狼狈,狐发宝衣外面套着的白袍,都快碎了,好似一条条补丁挂在身上,犹如一个小乞丐一般。

    “二姨弟弟?你不是去鬼魅妖塔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李香抬起头,略微打量了一下宁尘,诧异道。

    由于被爷爷按在当铺之中不准出门,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根本就不清楚,更不知道,宁尘已经把整个西虹城搅得满城风雨,二姨名号响彻如雷。

    “刚刚回来了。”宁尘回答的非常简单。

    一旁的李非寒自然注意到了衣着破烂的宁尘,也没有太过在意,从鬼魅妖塔开放到现在,顶多也就六个时辰的而已,根据以往的判断,六个时辰差不多也就能刚刚闯过黑土区域,摸索到鬼魅妖塔吧。

    眼前这衣着破烂,看似狼狈的家伙,现在回来,八成是坚持不下去了,中途挫败而归,在李非寒眼中,这样的事情也并非稀奇,平日屡有发生,尤其是从宁尘装扮来看,应该就是一名散修而已,亦或是哪个小宗小派的。

    “这位小友,到此何事啊?”李非寒缓缓放下茶杯,拿起鹅毛羽扇摇了摇,轻言问道。

    至于李非寒身旁坐着的两位贵人,只是略微打量了一下宁尘,便不再理会,品着香茗,静静等待着李非寒快些把手头上的事处理完。

    “呃,我来是卖些法宝的,不知道前辈有没有足够的灵石收?”宁尘根本就没有在乎李非寒是何种表情,客客气气道,全然不见刚才的疯狂,好似一个翩翩公子,就是衣服破了点儿。

    “呵,小友应该是刚来西虹城不久吧,告诉你,老夫的日昇当铺,在西虹城历经四代,已经开了两百年,迄今为止,还没有日昇当铺吞不下的东西。”李非寒摇着手中折扇,轻吭一声道,话语之中充满自得。

    “若是这样,那我也就放心了。”宁尘说着,一拍腰间的储物袋,顿时十几个古朴的大箱子,随之出现在了厅堂中间。

    原本还以为宁尘只会拿出些法器,亦或是低阶兽丹的李非寒,望着眼前十几个古朴大箱子猛然出现,自得的神情骤变一变,双目微微张了张。

    从箱子的样式判断,这些古朴大箱子分明就是鬼魅妖塔的,难不成这个小家伙真的进入到了鬼魅妖塔之中,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而且一下就是十几个,这收获不是一般的大啊,这……这怎么可能?

    宁尘根本就没有在乎李非寒的表情,闷着头,又取下了第二个储物袋一拍,又是十几个大箱子。

    之前还悠然自得品着香茗的两名贵人,看到如此一幕,手中的茶杯不禁悬在半空,眨巴眨巴眼睛,一脸茫然的望着二十多个大箱子,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一个散修,竟然能获得如此之多的宝物,这也太夸张了吧?

    就连躲在小角落中的李香,望着二十多个大箱子,嘴巴都张得老大,她知道这二姨老弟不拘一格,但能在几万名修士之中,获得如此之多的宝物,也太难以置信了。

    然而,更让众人万分震惊的是,这还远没有结束。

    接着他们就看到,宁尘闷着头开始变着花样的取出储物袋,十几个、十几个大箱子不断的出现。

    足足掏了能有一炷香的工夫,再看足足一百多个大箱子已经将偌大的厅堂堆得满满当当,甚至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放眼望去,目光所及,全部都是宝箱。

    看到如此一幕,李非寒已经一动不动了,手中摇动的折扇已经止住,直勾勾的望着面前的奇景,脸色更是惨白一片,就算是自认为饱经风雨、历经沧桑的他,这辈子也是头一次碰上这种事情。

    李香一直大张的嘴巴,下巴都砸到桌面上了,没有错,她确实亲眼见过二姨到底多么疯狂,但眼前……这也太疯狂了吧?她都快受不了了,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胎。

    至于坐在茶台前品着香茗的两名贵人,更是瞬间变成了雕像,一脸木讷的望着眼前的画面,就连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面上,都毫无知觉,就那样怔怔的望着,大脑一片空白。

    一时之间,偌大的厅堂内已经鸦雀无声。

    “呃,差不多就这些了,您给估个价好吗?”宁尘缓缓抬起头,将目光对准李非寒笑了笑,彬彬有礼道,脸上甚至带有淡淡的期盼。

    “你……你……”李非寒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仿佛看到了一个怪物,颤抖着用手指了指宁尘,语气颤抖道:“你……你该不会是把整座鬼魅妖塔都搬空了吧?那三观呢?三观呢?”

    尤其是当李非寒看到不远处,鬼魅妖塔的琉璃窗户都被宁尘拆了下来,险些一口气没上来,当场昏厥过去。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看这架势,堂堂灵丘国三观,在这小子面前,仿佛连一根毛都没有捞到,这怎么可能?他活了近百岁,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碰见。

    至于那一胖一瘦的两名贵人,同样是脸色阴晴不定,望着宁尘就仿佛望着一个披着人皮的怪胎,浑身直哆嗦。

    -----------------

    努力求推荐、求收藏啦!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为圣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