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为圣最新章节 > 第两百四十八章 咬牙切齿

为圣 第两百四十八章 咬牙切齿

    不过,宁尘转念一想,有东方鹤做靠山,怕什么?

    “不知师父要去上清观做什么?”宁尘站在东方鹤身旁,小心问道。

    “去商讨一下针对北海国的事宜,顺便带你去转一转,让上清观知道,从今往后,你就是紫霞观的人,让他们少惦记你。”东方鹤轻声说道。

    “噢。”宁尘没有多言其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你是不是就这么一身衣服?”东方鹤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宁尘,身上的白色长衫破破烂烂的,看起来犹如一个小乞丐,昨天宁尘刚从吟北遗迹出来,这无可厚非,可是今天怎么还是这套?

    这哪里像一个拥有两千万灵石的家伙?

    “呃,还有一套,不过不舍得穿,怕弄坏了。”宁尘停顿一下,略有些难为情道。

    一旁的欧阳棋,听到如此的话语从宁尘口中说出,鲜血喷出一口老血,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人?

    这话哪里像一个天骄说出来的?更何况这天骄还坐拥千万灵石,这对自己也太抠了吧?

    “师父,我现在已经是咱紫霞观的人了,是不是也应该有道袍穿啊?”宁尘站在东方鹤身旁,小声道,显得非常亲近,宁尘也不傻,这么一条大粗腿都伸过来,自己不抱着,那不是傻么?

    “你是紫霞观第一天骄,道袍跟别人的不一样,是紫霞蛟袍,制作起来需要花些时日,你就等等吧。”

    见宁尘一副亲近的模样,东方鹤也露出淡淡的笑容,宁尘不见外,东方鹤心中也非常舒服,并且怎么看宁尘,竟然觉得怎么顺眼。

    除了贪财、抠门,简直完美。

    “噢。”宁尘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随后,东方鹤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带着宁尘走出阁楼,不紧不慢,也没有使用任何法术,就这么招摇过市,朝着上清观驻地而去。

    只是,就在宁尘刚刚来到紫霞观驻地大门口之时,宁尘却发现,二红与白胖子竟然不见了踪影,对此,宁尘也没有太过在意,十有八九是去找李香了,毕竟她可是法宝鉴别的行家,也是估价高手。

    嗯?

    几乎就在东方鹤带着宁岑刚刚走出紫霞观驻地之时,东方鹤神色却忽然微微一动,只见东南方向的天空之中,一抹青色霞光骤然腾起,瞬间遮蔽了半边天空!

    霞光之中,一股股磅礴的气息,更是扑面而来。

    “想不到,又有人筑基了。”东方鹤不禁喃喃自语了一句,脸上的表情也一点点变得严肃起来:“而这突破之兆……”

    “这突破之兆是宁桂的!”宁尘望着天空,轻松的神色也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微微眯了眯眼睛道,目光之中淡淡的冰冷显露无疑,宁桂的气息,宁尘自然熟悉。

    “几个月后的殿试,你有几成把握战胜宁桂?”东方鹤轻声问道。

    “如果是现在,我有十成把握,但再过几个月,就不好说了。”宁尘紧紧握着拳头,如实道。

    对于本属于自己的宁尘惊邪戟,竟然自然了解,掌握着它的人,一旦到了什么修为,它就会自动变成什么神兵,换而言之,一旦宁桂成就筑基,那么宁家惊邪戟就会自动成为筑基期的神兵。

    而且通过观察,宁尘也知晓,宁桂对宁家惊邪戟的时候,可谓毫无节制,为了提升修为,拼命的榨取。

    再过几个月,没有人知晓,宁桂还会无节制的榨取多少,若不是顾忌大总管曾立川,宁尘真的恨不得直接杀到南越城中!将宁桂诛杀!

    “能够正确的认识对手,这很好,我知道你与宁桂本为兄弟,但为师告诉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要被仇恨蒙蔽双眼,面对越痛恨的人,越要冷静。”东方鹤轻轻瞟了一眼宁尘,轻声道。

    “知道了师父,不过,无论怎样,几个月后的殿试,我都会全力以赴的。”宁尘轻声回应了一句。

    与此同时,在上清观的驻扎地中,氛围可就没有紫霞观这般轻松了,此时此刻,无迹道人正站在医坊之中,一脸阴沉的望着躺在医榻之上的太史驹,被一百多只血鬼蚊叮咬,虽然对太史驹的修为没有太大影响,但再看看太史驹的脸,已然成为了猪头,一个个红彤彤的大包,遍布于脸上,整个人都脱像了,看起来更是恶心无比。

    并且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

    而这种伤,在灵丘国几乎没有任何丹药、药符可以医治,只能生抗十天半个月,让毒性自行化解,便可痊愈,只是这段时间,太史驹将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堂堂上清观大长老……竟然被一个小崽子阴成这个样子,也算是千古奇谈了。

    至于一旁的韩云珊,则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冰冷模样,对于太史驹,脸上没有丝毫的同情可言。

    不可否认,这个时候的无迹道人,对于韩云珊可谓是毫无办法,与上清观的头号大敌二姨混在一起,卿卿我我,若换一个人无迹道人非将其撕碎了不可,但这韩云珊从某种角度上讲,已经不再是上清观的弟子了。

    人家帮上清观是情义,不帮是本分,而且说中了,让韩云珊生了气,人家直接走人,无迹道人也没有办法。

    无奈,无迹道人只能强忍着心中火气,摆出一副好言相劝的模样道:“珊珊,那二姨阴险狡诈,我劝你还是少跟他混迹在一起,小心被那小崽子骗了。”

    “二姨是好人,我跟他是知己,是兄妹,谁若再说他坏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韩云珊望着无迹道人,冷冷道。

    之前的林林种种,已经让韩云珊对无迹道人乃至上清观的印象大打折扣,而太史驹长老扮乞丐偷袭二姨,更是让韩云珊对太史驹充满鄙夷。

    不可否认,这一刻,韩云珊已经与上清观开始出现了隔阂。

    而听到这话的无迹道人,脸色更是一变再变,心中充满火气,却无从发泄,只感觉那该死的二姨,就他奶奶是上清观的克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一名上清观修士忽然走了进来,无迹道人恭敬道:“无迹大长老,紫霞观观主东方鹤,以及紫霞观第一大天骄……二姨,来了,正在汇君堂等候。”

    毫不夸张的说,几乎就在“二姨”两个字传入到无迹道人的耳中,无迹道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双目更是泛出血丝!

    “那个小混球,竟然……竟然还敢来上清观驻扎地?”无迹道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道。

    上清观小修士见无迹道人这个模样,脖子一缩,不敢再说一句话。

    躺在医榻上的太史驹,更是哼哼哈哈个不停,浑身直哆嗦,这是恨的。

    一旁的韩云珊,则是毫无顾忌,听到“二姨”两眼顿时变得明亮了许多:“二姨果然是守信之人,应该是给我送灵石来了。”

    看到韩云珊如此模样,无迹道人都快当场气厥了过去,不过,即便如此,无迹道人也偏偏无计可施,毕竟现在整个吟北郡已然人尽皆知,人见人烦、人神共愤的二姨,一步登天,成为了不仅成为了紫霞观第一天骄,还拜在了威名赫赫的东方鹤座下。

    别说二姨是跟着东方鹤来的,就算是二姨大摇大摆一个人来,上清观也不敢再明目张胆,将二姨弄死。

    如今的二姨,已然成精。

    虽然心中都快要气炸了,可无迹道人还是不得不强压心中怒火,迈步离开了医坊,朝着汇君堂而去,韩云珊则自顾自跟在了无迹道人的身上。

    此时此刻,东方鹤正端坐在汇君堂的主座之上,静静的品着茶水,看起来云淡风轻,宁尘亦是如此,看起来有些无所事事,站在东方鹤身后,扯着衣服上的布条玩。

    不过,再看汇君堂的四周,十几名上清观的弟子,望着宁尘的双眼已经能喷出火来,紧握的双拳恨不得立刻就扑上去,将眼前这个该死的小崽子锤烂了。

    尤其是藤羽,眼睁睁的望着宁尘,更是恨得牙根痒痒,气得浑身发抖,牙齿咬得更是咯咯作响。

    正是因为这该死的二姨,每个月那么几天,他的屁股还流血不止,不得不用止血符,甚至留下心理阴影,一看到尖状的物体,屁股就疼。

    更让他们无比恼火的是,就算这些上清观的弟子心中有千般苦、万般恨,拿宁尘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且不说能不能打得过宁尘,堂堂紫霞观观主东方鹤坐在那里,谁敢动宁尘一个手指头?

    就在上清观修士一个个咬牙切齿之时,无迹道人带着韩云珊随之迈步走了进来,只是当无迹道人如此近距离、眼睁睁看到可恶的二姨之时,嘴角忍不住抽动了几下,双目冰冷如霜。

    不过,即便如此,无迹道人也不得不强行挤出笑脸,然后来到观主东方鹤面前,轻轻一拜,恭敬道:“晚辈无迹,拜见东方前辈。”

    “无迹师侄不必多礼,我来此主要还是为了北海国的事宜,顺道向你介绍一下,我刚刚手下的亲传弟子。”东方鹤说着话,微微望了一眼宁尘,轻轻使了一个眼色。(未完待续。)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为圣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