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我变成了铸剑屋最新章节 >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二十二章 买命钱(末)

我变成了铸剑屋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二十二章 买命钱(末)

    李沐起来将黑衫套在身上,黑衫上好像有种异样的微香,李沐忍住心里不去乱想,随口回答:“醒了。”

    黑发少女点头从墙砖上跳下来,少女靠近了李沐一步,“李师弟,昨天秦宇的事,我想替他道歉。”

    光珠脸上写着歉意,今天早上时,光珠想了一想,觉得李沐与秦宇敌对不是个好事。秦宇是含光谷的大师兄,纵然自己无意偏袒秦宇,但也不希望李沐和他结怨。

    等出了这雨浮镇,秦宇是神桥境的修士,本乃引领天下风云的大天骄,李沐面对他无论如何都会很难作。

    光珠何尝不明白,秦宇是有些自傲与自负的。

    “哦,没关系。”李沐微笑着摇头。师姐别担心我仇视秦宇,反正仇视也打不过秦宇,所以干嘛还要仇视?

    “这可不是我道歉,我在替秦宇道歉。”光珠的表情却很认真,“李师弟,我希望你不要和他结怨。秦宇是神桥境的修士,含光谷三长老的亲族后辈。你和他翻脸,我担心他出了雨浮镇,甚至就在雨浮镇中他会对你下手!”

    光珠说了大实话,秦宇在雨浮镇外的影响力,可要比雨浮镇中大太多了。曾经少女在成为含光谷主的真传前,含光谷名传天下的年轻一辈就是秦宇。凭秦宇的资质,未来很有可能晋级初天境,一个未来初天大能的面子,足以让太多人出手对付李沐。

    “师姐,你和那秦宇的关系很好?”李沐突然问道。

    光珠脸色一愣,旋即摇了摇头,只是回答:“他是含光谷的大师兄。”

    秦宇曾经还身为含光谷的第一天骄,身份远比现在尊贵。

    自从第一天骄易主光珠,含光谷的修行资源便几乎都倾泄在了光珠身上。秦宇作为大师兄从来没有过介意这件事,光珠暗中其实有一点认同秦宇。

    况且实际上光珠身为天生的道胎,含光谷大多数修行资源她根本不太需要。在更早些的时候,光珠会悄悄把含光谷主留下的东西偷偷送给秦宇,秦宇能这么快晋级神桥境,很大原因就是光珠。

    或许正因为这件事,秦宇对光珠貌似产生了些误会。总之现在的光珠觉得,她很难给李沐解释清楚秦宇的事情,但无论为李沐的安全着虑,还是为自己心中对秦宇不明不清的歉意,光珠希望李沐和秦宇不要为敌。

    “大师兄啊……”李沐感叹一声。这一声大师兄听的人不同,感受也就不同。李沐心善,但他是个人精,自然是上上下下什么都听得清楚了。

    “师姐,那要是秦宇对我出手,我是说我不惹他,他还要对我下手,师姐你可愿帮我?”

    黑发少女沉默了瞬间,皱起了眉头,“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光珠还想继续解释,但李沐伸手阻止了她。

    “行了,师姐我清楚了。”李沐长叹一口气,正准备转移掉这个话题,却看到光珠盯着他发怔。

    “......你知道了?”光珠问。

    “啊?”李沐一脸诧异。

    “哦……”

    少女眨眨眼,从怀里摸出了两个小布袋。

    “李师弟,给你。”

    “这啥东西?”

    “钱。第一袋算我替秦宇赔给李师弟,第二袋,则是我送给李师弟的。”光珠把两个钱袋塞到李沐的手中,李沐立刻发现这钱袋虽小极沉,细看之下,正与昨天光珠掏出金子,买下那冲云花叶烧饼的小钱袋一致。

    “金子啊?”李沐打开钱袋的绳口,里面果然装满了碎金子。

    “不是普通的金子,李师弟,这叫买命钱!”光珠的脸色认真,“我共有四袋买命钱,入镇一年用掉半袋,现在送给师弟两袋,我还有两袋半买命钱。”

    “买命钱?”李沐摸一块金子出来,晨光下金晃晃的,也啥特别。

    “这是经过我含光谷大能锤锻过的金子,是含有特殊道法威能的碎金。”光珠从李沐手上拿过那块金子,靠着李沐坐下,“这东西在雨浮镇中,对凡人来讲只是普通的金钱,但对修士来讲,就是莫大的机缘与鸿运!”

    “李师弟应当知道我们来雨浮镇的真正目的。我昨天说,买机缘,正是说用这些金子去买下他人的机缘!”

    李沐闻言微微看了一眼光珠,光珠扭头瞪住李沐,“就是买!”

    “他人的机缘福运,不是随便就能变成自己所有,我们必须用这种碎金买,去买下他的机缘和天命!”

    “强硬的手段强抢豪夺,那对于天命所归之人只能算人生路上遭遇磨难,绝不是他将天命与洪福转送给我们!”

    光珠的脸突然有些红,“总之……”

    “师弟!在修行之中仁慈是大忌,这,这些金子确实不干净!但是师弟你不准不要!”

    李沐脸上笑了笑,又将光珠手中的金子拿过来,丢进布袋中拴好,系在腰上。

    “要,我为什么不要!”

    光珠的好心李沐自然明白,不过这金子他要了,用与不用,该怎么用,那就是他自己说了算了。

    光珠回头看着李沐,声音稍微有点小,“你别以为,我是很恶心的人。这一次含光谷除了秦宇外,我也要负责两个师弟师妹的未来。他们不是我,如果不去争,会被其他人甩下。”

    “有些时候,事情不如师弟想的这般简单,但也不如我说起来这么复杂,只是我必须这样去做。”

    “行了,师姐你说我都懂。”李沐又将第二袋金子拴进衣服的内面,在这个世界金子是很值钱的东西。按照渡贺渊的说法,金子含着更多温和的庚金之气,所以修行人消耗了很大一部分凡俗金子。

    “李师弟,你把入镇木令拿出来。”

    李沐便将木令摸出来递给光珠。

    这木令前后两面,一面残余着含光谷主的破戒手意“光”,另外一面倒是空荡荡,只有木纹。

    光珠将空的一面转过来,指着木令说:“这木令同样经过大能用秘法淬炼过,它可以记载每个人在雨浮镇中收获的机缘数量,只要李师弟买到了一样机缘洪福,或者是香火天命,木令上面都会浮现出相对应的等级数字。”

    “有这种事情?”李沐惊讶。

    “这是各宗事先就一起定下的制衡规矩。”光珠点头,“有句话叫出头鸟必死,毕竟没有人希望谁在暗中就带走大量的雨浮镇机缘。”

    “雨浮镇中,谁都有可能是敌人。李师弟你得千万要记住!”

    “师姐你也是?”

    光珠不置可否,“如果李师弟要杀我含光谷的人,那我们就成敌人了。”

    “……”李沐顿时自讨个没趣。

    “除此之外,我就肯定不会是师弟的敌人。”光珠又说道,“哪怕其他人要和师弟为敌,我也肯定会帮李师弟脱身。”

    “毕竟师尊说了让我照顾好李师弟。”

    “那我可要提前谢谢含光前辈了。”李沐想着,也不知道含光谷主对光珠说了什么,少女时常想维护自己就罢了,甚至为此还和含光谷的大师兄秦宇翻了脸。

    “师姐,我问问你,什么是机缘和天命?”李沐突然问道。

    黑发少女皱眉思考,最后回答,“虚无缥缈,但却尚可琢磨。”

    “它有可能是一件器物,有可能是某只异兽,还可能是某一刹那转瞬即逝的景色。也有可能,是遇见一个贵人,或者经历了某件发生的事。”

    “比如李师弟尚未到雨浮镇的一年,几次比较大的机缘爆发,分别为“镇将军兵符”、“文书镇详记卷”、“太上青火珠”、“血井尸”、“紫霞秋夜景”、“富商海凡仁的密室大坑”、“鬼熊”……”

    “如果还要算上镇中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全部机缘,我所知的一共是六十七次。其中出现了十五样物件,十七个人,三十三件事,还有两只出世的珍兽。”

    李沐听得发愣,“师姐,你该不会全都记得?”

    光珠摇头,“我记性比较好,大概十年间事情不会忘的。”

    李沐简直惊了。

    “这是合婴境修士的能力?”李沐记得少女说过她是合婴期的修士。

    黑发少女却又摇头答道,“不是。”

    只是她单纯的很天赋异禀。

    修士因为境界的突破,虽然精神会变得越发强大,但在个人的记忆力上看,其实没有太大的改变。

    “师姐真厉害!”李沐言而由衷,十年不忘,属实吓人。

    “以后突破神桥境抵达神通三境,师弟你也可做到。”光珠笑得开心,说起来李师弟现在是凡人,等下自己可以教导他如何去修炼含光谷的凝气法门。

    含光谷的凝气法门,与攀山越龙决并列天下凝气境第一,如果自己不从旁指导一番,恐怕也不是那么好炼的。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我变成了铸剑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