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我变成了铸剑屋最新章节 >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三十九章 紫金帝惊变(二)

我变成了铸剑屋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三十九章 紫金帝惊变(二)

    周亲王府中,阵势弥漫。这周亲王府,几乎是整个雨浮镇中最安全的地方,而光珠躺在床上,他身边是两个师弟师妹,秦宇和晨煊定却还留在骨家院那边。

    “师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

    “应该没事,对了,那个家伙咋样了?”

    两个人一个叫朱琼,一个叫寒丹,虽然年岁差不多,但细分之下朱琼是师兄,寒丹是最小的师妹。

    他们看着光珠,说得却是鸠风。

    他们两人合计着,自己恐怕会多出一个更小的师妹了。

    “她啊,好着呢!”寒丹说道,“师姐那么拼命护住她,明明只是一个阴恒之体吧,虽然很罕见,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修行不一定依靠什么体质,比如朱琼寒丹,比如秦宇,皆不是什么特殊的天才,但实力确实可以压制不少各派的同辈天骄。

    “师姐这么做,有原因的吧。”朱琼摇头,自己这个师姐平日里可狠了,做事很少亏的。

    “走,我们去看看我们的小师妹!”朱琼一个翻身跳起来,拉着寒丹就走。

    寒丹鄙夷的看朱琼一眼:“谁说她是我们小师妹了!还没拜入我们含光谷呢!”

    朱琼满不在乎:“哟,你不想有个新的小师妹?不要,你就还是最小的那个!”

    “呸!”寒丹呸一声,被朱琼拉着,顺手把桌子上的糕点端走一盘。

    屋中就剩下光珠静静躺着,在这周亲王府中没有谁能够再伤到她。何况含光谷主的分身就在雨浮镇中,真要出什么事情含光谷主也能立刻赶回来。

    一年前光珠来到雨浮镇里,那时候含光谷主正在闭关,其实却是在暗地里推演渡贺渊的行踪。含光谷主当时想过,要不要让光珠带上些保命法宝再去雨浮镇,毕竟雨浮镇里的危险说小也小,说大也大。但光珠出发的前几日,她跑来敲含光谷主的门时,谷主阴差阳错的犹豫了片刻,最终没有理睬光珠。

    含光谷主悄悄把晨煊定叫来,在他身上封入一道分身,这道分身实力强劲能足足打出两招神通。谷主心想,真要在雨浮镇里遇到了危险,他一招退敌,剩下一招带着光珠几人逃跑,很足矣了。于是他当真没给光珠带什么保命的法宝,想历练历练她,让她就这么进了雨浮镇中。

    那玉蛇福地的薇织,随手一掌打下来也没料到光珠会这么直接硬吃,也没料到光珠的身上什么厉害点的法宝都没带,于是这一掌直接让光珠濒死,差一点就真的挺不过来了。

    薇织的实力,随手一掌也能伤及魂魄,要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如今光珠的状态缓和了下来,但依旧处于昏迷中。

    昏迷的光珠感觉到自己模模糊糊,有冥冥一梦,梦到了一个无比浩瀚的黑暗世界。

    这黑暗世界中只有一个唯一光点,就在远方高高亮着,而她低头望见自己,光珠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只浑身沐浴澄金色的大凰!

    大鸟展翼有千米,翼若金霞云垂,条条鸳尾缀着如火一般的光焰。光珠展翅而起飞,看那远方的光点飞去,而她身后宛如世界逐渐燃烧,一切的黑暗的空间尽皆被金火点燃。

    “龙?”

    梦中冥冥,渐渐睁不开眼,想不通事,光珠只恍惚中彻底化为凤凰,看见了一只庞大的金龙。

    她化成一片灿烂的澄金色光,宛若纷飞的彗星拽着光尾,而后一头冲向金龙,与那金龙融为一体。

    床榻上,光珠忽然睁眼,眼中有淡淡的金色光芒而后消散。她翻身坐起来,身上竟一点也伤势都找不到了。

    “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梦啊?”

    光珠抱着头,她明确的记得做过什么梦,但想不起来梦里的内容。合婴境的修士一般不存在做梦,要做梦了,要么是悟道,要么就是在修行特殊的法术。

    光珠皱眉,确实想不起来了。

    算了,既然想不起来那就不想了,光珠翻身下床,自己刚刚才施展了光象皆尘,想不起来的东西一大堆,也不差这一两件事情。

    光珠看着身上被换掉的干净衣服,知道自己是被含光谷给救出来了。之前那玉蛇福地虽然用伪仙器封锁了天地,但自己毕竟施展了光象皆尘,光象皆尘,一分超越、二分生死、三分圆满、四分终极,只是用了“生、死”两个字去对抗薇织,其余全力冲击那封锁,总算在最后一刻联系上了晨煊定。

    “小鸠去哪了?”她站起来,得去看看鸠风怎么样了。

    “嘶!”

    突然一股剧痛从脊背的位置传了出来,光珠脸色一变,而后立刻发现在自己的脊背处有一块琥珀色的结晶,这结晶犹如根植在血肉之中,竟然是从自己经脉里长出来的!

    “吾卫的剑!”光珠立即想到那个位置她曾被吾卫用剑刺穿过,而吾卫的那柄剑极为不凡,当时光珠本想用神通抗衡,却发现那剑一剑就刺破了刚刚运转的光象皆尘,硬是把她给扎了个对穿!

    此刻不知为何,四道初天大能的修为封禁已经被解除,光珠运转修为直接撞在了脊背处的琥珀色结晶上。咔嚓,只听一声脆响,那结晶寸寸崩断,强行被光珠的修为压出体外!

    “这是什么鬼东西!”然而光珠的脸色并没有因此变得好几份,她发现那结晶破碎之后,竟然又莫名其妙的在生长,而且颜色也从白琥珀微微带上了一丝浅红。

    “是一种咒术?”光珠思索,假若是咒术,那她天生的道胎就应当具有抗衡之力。

    光珠尝试催动自身的道则,道则繁杂浮现,化成一潭细密扭曲的异象将光珠吞噬,而后这些异象通通游走没进脊背中,将光珠整个背部都染成了扭曲的黑银色。

    果然,集结大道法则去冲击那结晶,确实将之封印住了。那吾卫剑上携带的莫名力量,此时就被光珠强行封在脊椎里,光珠深吸一口气,这东西竟然连她的道胎大道之力也只能封印而无法摧毁。

    以后得去找师尊,让师尊来解决这件事,凭借光珠自己的力量是解不掉了。光珠脸上挂了点阴沉,那吾卫真是该死,不知道现在他在哪,有没有被晨煊定给杀了。

    光珠推开门,看了一下,这里是周亲王府八龙花园的后面,客房的话,还要往前走一走。

    光珠抬头看看天色,“这天怎么亮?我昏迷的时间看来还不太长。”

    光珠还不知道含光谷主的分身已经来雨浮镇,更不知道吾卫现在根本就杀不了。

    这边光珠刚刚醒来,含光谷主那边却是头大如牛,看着吾卫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那银甲男子持枪战在骨家院的废墟上,默然立着,甚至连齐安都护了下来,硬没让含光谷主杀掉。

    “诸位,事情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银甲男子向眼前的几人说道,这眼前几人,就是小半个紫金帝管辖下的大门大派。

    这些人,隐隐以含光谷主为首,而含光谷确实是这一群人中相对最强的势力。准确来说,他们有不少人都勉强算和含光谷在同一条船上,最差的平日里也多有交集。比如百刀族,更是有一位初天境和含光谷之间有联姻,算是含光谷的亲家。

    含光谷主看着银甲男子道:“我们怎么能相信你的话?平白无据,你说了不算。”

    这银甲男子之前说,天下即将有一场大劫爆发,而这场劫的爆发点之一就是雨浮镇!说这些年来,紫金帝国境内各处气运集结,天命、机缘横生的特殊地方,就是未来大劫爆发后的各个灾难源头!

    银甲男子语气依旧是原样,他本就是死人,他挑明了告诉含光谷主,就算现在杀了他也无所谓,伪神界中还有至少一两百个如他这样的人,随时都能跨域而来!

    一两百个初天境强者!比整个紫金帝国境内所有的初天境还要多!

    “你们伪神界,到底是什么势力,能拿得出一两百个初天境?”含光谷主脸色阴沉,这伪神界的人,怕不是在吹牛。

    “伪神界早已一统整片东面疆域,一两百个我这样的人,他们还是能轻易找出来。不过,我不是伪神界的人,我是神侍,谷主,希望你能分得清楚。我是在说,如我这样的神侍,大概还有一两百个。”

    含光谷主脸色一沉,“你唬我?”

    敢情这银甲男子这话说的,他们,还能找出来三四百个初天境的战力?初天境至少要明悟一条大道,三四百个是什么意思,初天境哪有这么好突破的!

    银甲男子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对着含光谷主说道:“谷主,我是消耗品。”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银甲男子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语气也极其严肃,他看着含光谷主和另外八人,那银色的双眼宛如在燃烧。

    “我身承道运,大劫来临,我先去镇!”

    “若是雨浮镇爆发了大劫,我会直接冲进灾难之中,凭我承了千万年的道运,强行把大劫给镇下去!”

    银甲男子看了一眼他身后半死不活,被那第二妾抱着的吾卫,“伪神界,乃是要来救人,这天下各处大劫爆发之地,如今皆有伪神界与神侍潜藏,只等大劫现世,我们就会出手相助!”

    含光谷主立即沉默不语,而他身边五符阴阳山的齐天,忽然冷哼了一声。

    “这样说,你们伪神界还是大好人。本座修行天地多年,走山脉看大势,不敢说第一,但也算前三!我怎么就没发现,有什么大劫要出世了?”

    齐天冷笑,他看着银甲男子又道:“我山中有五境太上两位,不怕告予你,一掌阴,一掌阳,皆通天地玄奥,可直言不讳谏策天地!太上没说有大劫,本座能信了你的鬼话不成!”

    五符阴阳山,确为这天下最一等的风水相术大派,纵然涉猎众多的含光谷,单论推演之法也远不及他们精深。含光谷的光象之中,虽然也蕴含着天地运转的玄妙,但如五符阴阳山中的两位五境太上一般“直言不讳谏策天地”,这就当真是无人能做到了。

    那两位五境太上,在推演一道上简直神乎其技,要是连他们都没发现什么大劫,那这银甲男子说的话完全就能当做是放屁。

    除了含光谷主,其他几人皆冷眼看着银甲男子,根本就没信他的话。与其信他有什么大劫,倒不如探探那伪神界实力的真假。

    几百个初天境强者,就算唬他们,真实实力只有十分之一,那十分之一也不是一个门派就能敌得住的。

    银甲男子皱了皱眉道:“我们刚刚来此地之时,见到你们丝毫没有应对准备,我们也很奇怪。”

    “本以为你们太过荒蛮,早已经是一群不懂修仙的弱者,但后面发现你们的实力虽然较弱,却也不算忘了大道。”

    “而且……”

    银甲男子终于露出了极为疑惑的表情,“你们修行的都是什么东西?这初天境到底是什么境?乘?天下怎么可能会有你们这么强的乘境修士!?”

    银甲男子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对着含光谷主说道:“谷主,我是消耗品。”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银甲男子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语气也极其严肃,他看着含光谷主和另外八人,那银色的双眼宛如在燃烧。

    “我身承道运,大劫来临,我先去镇!”

    “若是雨浮镇爆发了大劫,我会直接冲进灾难之中,凭我承了千万年的道运,强行把大劫给镇下去!”

    银甲男子看了一眼他身后半死不活,被那第二妾抱着的吾卫,“伪神界,乃是要来救人,这天下各处大劫爆发之地,如今皆有伪神界与神侍潜藏,只等大劫现世,我们就会出手相助!”

    含光谷主立即沉默不语,而他身边五符阴阳山的齐天,忽然冷哼了一声。

    “这样说,你们伪神界还是大好人。本座修行天地多年,走山脉看大势,不敢说第一,但也算前三!我怎么就没发现,有什么大劫要出世了?”

    齐天冷笑,他看着银甲男子又道:“我山中有五境太上两位,不怕告予你,一掌阴,一掌阳,皆通天地玄奥,可直言不讳谏策天地!太上没说有大劫,本座能信了你的鬼话不成!”

    五符阴阳山,确为这天下最一等的风水相术大派,纵然涉猎众多的含光谷,单论推演之法也远不及他们精深。含光谷的光象之中,虽然也蕴含着天地运转的玄妙,但如五符阴阳山中的两位五境太上一般“直言不讳谏策天地”,这就当真是无人能做到了。

    那两位五境太上,在推演一道上简直神乎其技,要是连他们都没发现什么大劫,那这银甲男子说的话完全就能当做是放屁。

    除了含光谷主,其他几人皆冷眼看着银甲男子,根本就没信他的话。与其信他有什么大劫,倒不如探探那伪神界实力的真假。

    几百个初天境强者,就算唬他们,真实实力只有十分之一,那十分之一也不是一个门派就能敌得住的。

    银甲男子皱了皱眉道:“我们刚刚来此地之时,见到你们丝毫没有应对准备,我们也很奇怪。”

    “本以为你们太过荒蛮,早已经是一群不懂修仙的弱者,但后面发现你们的实力虽然较弱,却也不算忘了大道。”

    “而且……”

    银甲男子终于露出了极为疑惑的表情,“你们修行的都是什么东西?这初天境,到底是什么?乘?天下怎么可能会有你们这么强的乘境修士!?”

    银甲男子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对着含光谷主说道:“谷主,我是消耗品。”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银甲男子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语气也极其严肃,他看着含光谷主和另外八人,那银色的双眼宛如在燃烧。

    “我身承道运,大劫来临,我先去镇!”

    “若是雨浮镇爆发了大劫,我会直接冲进灾难之中,凭我承了千万年的道运,强行把大劫给镇下去!”

    银甲男子看了一眼他身后半死不活,被那第二妾抱着的吾卫,“伪神界,乃是要来救人,这天下各处大劫爆发之地,如今皆有伪神界与神侍潜藏,只等大劫现世,我们就会出手相助!”

    含光谷主立即沉默不语,而他身边五符阴阳山的齐天,忽然冷哼了一声。

    “这样说,你们伪神界还是大好人。本座修行天地多年,走山脉看大势,不敢说第一,但也算前三!我怎么就没发现,有什么大劫要出世了?”

    齐天冷笑,他看着银甲男子又道:“我山中有五境太上两位,不怕告予你,一掌阴,一掌阳,皆通天地玄奥,可直言不讳谏策天地!太上没说有大劫,本座能信了你的鬼话不成!”

    五符阴阳山,确为这天下最一等的风水相术大派,纵然涉猎众多的含光谷,单论推演之法也远不及他们精深。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我变成了铸剑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