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我变成了铸剑屋最新章节 >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六十五章 神衍法·天地洞

我变成了铸剑屋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六十五章 神衍法·天地洞

    路尺再次出现在劫地上空,举目望去,天地一片蒙蒙通红,万物死寂融化充满令人作呕的甜腻腥臭。

    “天地,怎么会出现你这等邪物。”

    路尺看向大地,整条灵脉已然被污染,变成了浑浊红胶状结晶。

    目光仿佛穿透了地表,直指深渊,路尺浑身溢散失控的紫色灵气,几乎将周围百十里的空间完全充满。

    宛如一枚滚滚翻腾的紫阳,震散天间云海,光芒亿万丈辐照整个世界。

    如今的他,回灌满三座花山的灵气,三千年来的积累,所有灵气几乎堪比全界的千分之一!

    这千分之一的灵力,完全凝聚在路尺体内,手腕上的异宝“星象”,正是向上天借来压制灵气一时之用。如若现在摘下“星象”,路尺的实力将在一刹那里完全凌驾世间所有人,哪怕紫金帝、哪怕渡贺渊、哪怕北荒的神秘人,在这一刹时间中都不是路尺的对手。

    这一刹那内,路尺的实力既堪比仙界的半步仙尊,纵然要击穿苍天与大地也不在话下。

    真仙之力可堪比天道魔道,而仙尊之力则可堪比无上的大道!

    大地开始震动,万物仿佛由死至“活”,如心脏跳动般一次次震颤,而路尺的威压播撒万里,好似坠落的天阳将焚烧大地。

    胶化的世界粘稠的被撕裂,一柄巨型红色断刀自深渊中露出,刀上纹着五个大字“无”、“钵”、“正”、“将”、“砾”。

    一个男人的身姿缓缓从断刀身上凝出,随后无数的狰狞血管从地面刺出扎进刀身,又从刀身上蔓延刺进了男人身体中。光滑的刀身布满了猩红血管,男人的身体血肉寸寸破碎,除了眉心上的一点朱砂还在外,包括骨骼与皮肤,通通被刀身蔓延而上的血管吞噬。

    原本身体中的血液被吸干,猩红大地给男人注入了新的血流,男人过去的一切几乎完全消失无踪,仅仅剩下一身惊悚的血管勉强维持着身形。

    他的眉心上,那一点朱砂如冰晶融化,滴落在手心中化成了一柄断刀。

    刀身苍茫青翠,中心纹着金线尊华无比,然而宝刀的这幅容貌,仅仅保持了一息,血光闪过,便被磨平了一切光彩,变成了一柄狰狞血管揪结的“怪物”。

    “离天教……太上祖?”

    路尺的目光洞穿世间,凝望大地穿越虚妄。他看到在红色断刀之下,有一片辉煌的宫殿。宫殿气势惊悚摄人心魂,有一个巨大广场,广场上立着一座执刀平抚的男人雕塑,那刀虽已半截胶化,仍然可从刀貌上看出正是眼前男人手中的刀。

    雕塑之下,还有一块砸在地上的提匾,上面写着——“离天教”。

    离天教,路尺没有听说过。

    但路尺看见,在那广场的雕塑之下,跪着一具老者的尸体,老者浑身发光,虽然肉身正在渐渐破碎为粉末,可他的手指却插进地面,向着雕塑刻下了“请太上祖出世”六字。

    这些字皆是古字,世间早已不再流传,纵然路尺也只是从灵气宗神女那里学会了认法。

    “你的太上祖,如今看来也死了。”

    路尺遥遥收回目光,看着下方已经凝结完成的男人,曾经的离天教太上祖。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路尺摘下了“星象”。

    他之前看到,下方屹立深渊中的男人胸口有一个大洞,在浑身血肉尚未被“血管”吞噬之前,满身都是破裂的伤痕。

    “你也中了那一招?”

    路尺想起了自己用仙宝挡下的那只大手,那瞬间就洞穿了他与驹秋的恐怖一击。这个离天教的太上祖本尊应该早就死在了历史长河中,而这具尸体正由地下广场中的老者在反抗劫地侵蚀时召唤的帮手,可惜,仅仅召唤一具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老祖残躯,自然挡不住恐怖的血管大手攻击。

    “空间大道……”

    如今路尺可洞悉本质,攻击他和驹秋的大手,原来使用的是空间大道。怪不得凭之前他初天四境的修为也完全无法发现攻击轨迹,以至于驹秋直接被重伤。

    “你这个太上祖败在了自己最强的道上,哼……”

    路尺漠然的在低语,他能看出离天教的太上祖所修正也是空间大道。这个太上祖此刻虽然只是尸骸,实力暴跌,但终究也败在了自己生前最强的空间大道上。

    路尺沉沉的没有动,他发现,在这片大地之下还有其他的力量在涌动。

    “星象”忽明忽暗,只要瞬间路尺就可以释放出压抑的恐怖灵力。

    以路尺现在体内的能量,其实已经不能称为灵力,而是“神灵力”,与当年的灵气宗老祖所修的体系一模一样。

    这种修行体系凌驾在仙始大源界古大道传承之上,论强大的程度与如今在破碎大道磨炼下诞生的初天境界一脉相比亦不分伯仲,甚至要比仙界的仙道、神明道更加强盛,乃是当初灵气宗老祖“灵气”以自身所创,独辟修行蹊径。

    不过,灵气宗的老祖“灵气”,最终修行的并不是神灵力,而是“灵威”。

    天地之间,恒古至今诞生了三位真正惊才绝艳之人,一位灵气,修成了“灵威”,一位执剑人,炼出了“剑威”,还有一人,天下不留其名,修成了“心威”!

    灵威、剑威、心威,三威之道,横挡了大劫,如若当年不是这三道硬抗劫数,恐怕仙始大源界都已被灭了,更说不上留下天上、地下两界修行者,开创出新仙界。

    “这种力量,到底从何而来。”

    路尺看着大地之下波涛汹涌的汇聚着邪异力量,可惜他虽然修“灵威”一脉已登堂入室,却早就传承断绝,根本不认识下方劫数真相。

    不过不认识也不要紧,这种劫地绝对不能再留在世上。

    随着路尺的等待,其实也就只是两息不到,下方的劫地大部分力量已经融进了离天教太上祖体内,而男人的气息瞬间突破初天第五境,开始向更高的层次飞跃。

    劫地要集中力量全力一搏,这正是路尺所希望的。

    这一方劫地,现在中计了。

    世上对于过于危险的劫地出现,一般秉承镇压,毕竟镇压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会更少更安全。下方的“血管”劫地其本能反应堪比生灵的灵智,论“心机”也不比普通生灵差上几分,自然懂得这个利害道理。

    劫地以为路尺想要把它镇压住,从劫地感知上,路尺境界只有初天第八境。

    凭八境的实力,镇压“血管”劫地不是没有可能,但摧毁却完全属于妄想。劫地精通另类“空间大道”,面对路尺根本就无需畏惧。

    路尺迟迟不出手,劫地本身虽已起疑,却依旧明目张胆的积蓄力量,灌进了它目前捕获的最强傀儡“离天教太上祖”体内。

    终于,在路尺摘下“星象”三息半之后,离天教太上的实力突破了初天第七境,气息波动一路冲上了中期巅峰,方才缓缓的停止。

    “你终于好了。”

    路尺在天空上冷淡的看了离天教太上祖一眼。

    归还星象。

    天地间似乎一如往常毫无变化,又好像有了什么细微而难以言表的改变。

    整个大州所有人的心中都在瞬间停了半拍,无论凡人还是修行者,都感到浑身的寒毛竖起,百窍震动。

    “血管”劫地上震荡云海的巨大紫色灵气星辰坍塌,完全缩进路尺的体内。三千年的修为,终于在这一刻真正释放。

    “你跑不掉了。”

    灵力尚未爆发,路尺的肉身开始崩溃,最终毁灭在翻覆的灵力核心中,以魂魄之体驾驭无穷神威。路尺不准备镇压这片巨大的劫地,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如今就要在一举之下,直接将整个劫地从头到尾一毫不剩的完整诛灭。

    只拥一刹那的半步仙尊之能,路尺不会仙尊的神通大法,只能用庞大的力量强行摧毁这片劫地!

    以这片劫地之浩瀚,以其空间大道的逃遁速度,除非……劫地自己把大部分力量都汇聚到了一起,方才可行!

    紫色灵气本辐射无垠大地,却在此刻开始收敛,如万般凝练的恒星,随着“星象”散开,塌陷为核。

    路尺只有一招,这一招同他的体质“灵神”般先天而存在,名为“天地洞”。

    如果倾力施展这天生神通,整个溢山州都将生灵涂炭。路尺换了一种方式,他要行使大能,击穿天地,刨露大道,逼使其下一场无尽澎湃的浩荡雨,下一场能颠覆溢山州大地全部灵石矿脉,使其与“灵神”共鸣,灵威淹没溢山全州的灵气大雨!

    “星象”散去,“血管”劫地顷刻间发现了危险,感知中的路尺从初天八境上一瞬间爆发,气息如煌煌的神星倒卷青天,一柱惊悚巨大的道痕辉光贯天而上,天穹好似水波般震荡,化成虚幻的法则汪洋大海,渐渐翻腾,震出滔天巨浪!

    “哼。”

    下方的离天教太上祖一刀横来,邪异化的“空间大道”加持下,其刀光无任何时间上的消耗,横渡数千米高空亦只需刹那!

    然而,这一刹那,正是路尺耗尽三千年花山积累,短暂踏入半步仙尊的那一刹那!

    初天七境的一击在半步仙尊面前将毫无意义。

    路尺仅仅看了一眼,巨大的紫色灵威切断世界隔层,宛如天堑般断开了刀光。

    咔咔咔嚓——

    离天教的仙兵刀,竟在此时密布了奇异纹路,而后轰然被纹路挤碎,遗留上古万千年的刀,连路尺的一眼都挡不住!

    新仙界仙尊,大天尊之下的最强者,可纵横无数万界讨伐穹宇的仙之大尊!纵然路尺如今只是一刹那中踏入半步,却也不是一柄仙兵可以抗衡。

    何况仙兵虽生生不息,独属有自己的大道,但在如今劫地万古侵蚀之下,所有道则尽皆替换为了“空间大道”,本就破坏了原始根基变得脆弱不堪。

    一眼神光照碎仙兵!

    劫地意识到了绝无法抗衡此刻的路尺,离天教太上祖的控制之力瞬间溃散,所有“血管”开始回缩,胶化大地蠕动下沉欲要直接逃走。劫地虽然中计,却依旧瞬间看出了路尺的状态不能长期维持,它驾驭夺来的“空间大道”,如跗骨之蛆般依赖在天地大道上开始飞遁。

    嘭!

    极强大神魂破碎的声音几乎碰碎了空间。

    正是此刻,灵气星核中路尺不管不顾,撕裂神魂,彻底释放出了“灵威”。

    天下,近两百个大州,所有修行者,所有凡俗,所有走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溢山州的方向,并非刻意为之,而是仿佛命运的轨迹交织模糊了现实规律,铭刻在生命之中的某一物——修行灵根,在这一刹那收紧颤抖,牵动众生的经脉丹田,拨乱反正,朝仰灵神的降临。

    ——天地·洞

    天地洞穿无极,无我亦再无上。

    路尺的神魂已经破碎得看不见踪迹,却听见可明的听见了一声平静“雨来。”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我变成了铸剑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