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我的狼仙君最新章节 > 356 恩恩怨怨(六)

我的狼仙君 356 恩恩怨怨(六)

    自从母亲离开,这处偏僻的院落每天都会有新的丫鬟与仆人,青色与蓝色布衫相互交织,来往不绝。

    落儿坐在树下,一身发白的衣衫从母亲离开后未曾更换过。

    似乎,这样一来,母亲很快就会回来,回到自己的身边。

    清亮又利索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落儿公子,管家派我们过来伺候您。”

    落儿连眼皮都没有抬起,视线定格在手中的书卷上,金色的银杏叶落在书本上,带着翩然又茕茕孑立的孤高姿态。

    “我会穿衣洗脸吃饭,不需要任何人伺候,你们把我的母亲还给我。”

    清冷的嗓音,满是倔强的孤高,无力的争辩,却起不到任何作用,母亲不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重新回到这里。

    这处偏僻的院落,承载了许多美好而温馨的过往,可是如今,那美好再也无法继续下去。

    都是因为那个自称为老爷,却从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一切都是他搞得鬼,一切都是因为他。

    身形纤长的丫鬟,一身漂亮的青葱罗裙,站在落儿面前,还比他高出两个脑袋。

    丫鬟并不像母亲一般,喜欢蹲着与他说话。

    而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孤单的自己,好似自己是尊贵的神明一般。

    那高傲而自大的语气,听在心头,只感觉越发刻薄与虚伪。

    “落儿公子,管家说了,母亲现在陪在老爷身边,不方便过来。”

    落儿坐在树下,微微仰着脑袋,却并不看面前的丫鬟。

    来来走走的人太多了,能让他记下来的却很少。

    铃儿那天真的面庞,再一次浮现在脑海中,也许很多人看第一眼便注定接下来的相遇与纠葛。

    轻轻冷冷的声音,不似一个年幼的孩子,而如成熟世故的大人一般。

    “母亲有说什么话吗?她让你们过来的吗?”

    丫鬟突然沉默下来,身边跟着的仆人受到示意,低垂着脑袋,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说道。

    “这……这……我们就不知道了。落儿公子,我们都是做下人的,请您别为难我们。”

    落儿将书本啪嗒一声放在地面上,随即落然站起身,冷冷扔下两句话。

    “请你们离开,这里不需要你们。这院落小,装不下这么多人。”

    转身回到房间,将房门紧紧阖上。

    后来,老爷不再派遣丫鬟与仆人来到这个院落,只是有负责餐饮的厨娘会给落儿按时送饭。

    偶尔有学堂的师傅,背着纸糊的背篓,独自往这院落,却也只是站在门边。

    自从母亲离开,父亲夜从未来探望过他。

    管家偶尔过来,奉命送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然后行色匆匆快速离开。

    没有孩子愿意与清淡的落儿玩耍,落儿因此变得越来越孤僻。

    不喜欢离开这座偏僻却盛装着温馨回忆的院落,也不喜欢接触其他的孩子。

    老师傅来了,也不敢进入院落里面,只是站在门边,将讲桌支好,循序渐进的讲解。

    落儿坐在院落里面,师傅站在院落外面,两个人一问一答,相互交流着。

    时间在生活与学习间不断更替,流逝的日子像是凌乱的落叶,堆积的越来越多。

    落儿从少年到达弱冠的年纪,也不过眨眼之间。

    落儿像是一个隐形人一般生活在金府的一角,不知道母亲住在何处,也不知道父亲何时会来看望自己。

    一切都如往昔平静,平淡的如毫无波澜的水面。

    直到有一天,许久不见的丫鬟再次登门。

    夜色十分深沉,即使是清风,也因为冰冷的夜变得有些萧瑟刺骨起来。

    深夜,本应该是万籁俱寂,人们安静休憩的时间。

    丫鬟却不知疲倦,披着毛绒披风,带着宽沿帽子,一脸肃穆的敲了一阵门。

    落儿躺在床榻上,听着敲门声,似乎早已习惯。

    从床上起身,穿好外衣和鞋袜,套了一个大大的斗笠。

    提着红色的灯笼,不言不语,望门口走去。

    丫鬟没有收到肯定的回复,没有再等待,而是直接推门而入。

    像是平常一般,落儿总是留着门,生怕母亲回来找不到家。

    夜晚的咚咚声敲打在落儿的心头,带着熟悉的规律与节奏,让他以为这是那熟悉的呼唤。

    落儿走到门边,便立刻认出面前丫鬟的身份。

    幼时的许愿与祝愿,在脑海中浮现。

    落儿望着许久不见的身影,有些感叹,不知从何说起。

    丫鬟出落的十分漂亮,身形窈窕,步步的移动间,裙角翩飞,摇曳生姿。

    夜色下,那一抹亮色好似优雅绽放的白莲花,径自生长,优雅,展露一切优美。

    不待落儿出声,丫鬟已经率先开口,提及此次的真正来意。

    “我知道,你喜欢铃儿小姐。”

    夜色下,那道轻柔声音格外明显。

    虫鸣似乎在一瞬间隐匿,耳边只回荡着丫鬟那柔弱确定的话语。

    明明是十分柔软的话,掉落在心间,却带着不一般的郑重与深沉。

    清雅的嗓音,带着一分浑不在意的无可奈何。

    “如此又如何呢?”

    是啊,即使喜欢又能如何呢?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向来是爱情经历中最大的败笔。

    丫鬟听着落儿有些无力的回答,心中暗自窃喜,看来这次的事情会极为顺利。

    显然,落儿已经被喜欢蒙蔽了头脑,无法正常思考。

    只要自己适当的牵引,他便会悄悄听从自己的指挥,毫无意识顺从自己的操控。

    “铃儿小姐很快会来到金府,届时我会帮你的。”

    落儿听到那深刻的名字,心脏不受控制的轻轻跳动着。

    很快回再见到铃儿,日思夜想的人儿,不知何时逐渐取代了自己对于母亲的思念。

    太过于欣喜,太过于喜欢,连心跳都不敢跳动的过于激烈,生怕被丫鬟听到自己真实得心意。

    “为何?因为我们是幼时的玩伴吗?倒也称不上是玩伴!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目的,不妨一说。”

    夜色下,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丫鬟却摘下帽子,低着脑袋,轻轻薄薄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缥缈而虚幻。

    “落儿真是越发聪明了,我真是替你开心。你喜欢铃儿,我喜欢公子,皆大欢喜,不是吗?不止如此,我知道你讨厌老爷。毕竟,他不顾你的意愿,强行分开你和你的母亲。我的目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不过是整个金府罢了。只要你肯配合,我会想办法让你和你的母亲相见。”

    话语中的欲望,是那般直白与干脆,没有丝毫的隐藏,这让一向清淡的落儿不自觉心生两分赞叹。

    只要能不费力气见到母亲,金府其他的事情与自己又有何干系呢。

    “如此,甚好。”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我的狼仙君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