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我是一个原始人最新章节 > 第八四八章 黑石部落抵达战场

我是一个原始人 第八四八章 黑石部落抵达战场

    “砰砰砰……”

    韩成的声音刚落,就有更多的石头飞过来。

    不过因为这些人见到韩成他们居然在他们的领地上猎取到了大量的‘猎物’之后,受到了极大刺激,又被他们首领那一带的缘故,不少人都将手里的石头提前丢了出来。

    以至于这些石头超过一半没有到达盾阵前面,就已经纷纷落地,在地上胡乱的跳动了。

    剩下的大部分都被竖起的盾墙给阻挡了下来。

    只有两块砸到了青雀部落人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字叫做石头的缘故,石头此时似乎拥有了吸引同样叫做石头的东西的特质,那两块飞跃盾阵的石头,都砸中了他。

    一块砸在了身子上,另外一块砸在了他的头上。

    不过都被藤甲和藤盔给挡了下来,不然的话,青雀部落下一任的巫说不得要被这石头给开瓢了。

    摇晃一下被震得有些晕晕脑袋,石头不仅仅没有因此而感到畏惧,相反,还一下子就变得愤怒起来。

    他悄悄的往边上挪了挪,拉开手里的弓,对着那些嗷嗷叫着往这里冲的家伙就是一箭。

    他虽然是青雀部落的文化人,下一任的巫,但并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平常弓箭这些也没有练习。

    就连韩成这些年也没少练习弓箭这些东西。

    这一方面是因为时代大环境的缘故,另外一方面就是韩成有意为之。

    韩成觉得,做一个带刀的文人是最好的,这样平日里给那些不服从部落的人讲道理讲不通的话,还可以撸起袖子将之揍上一顿,以物理服人,让其冷静冷静之后,再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只有这样才能让部落发展的更好,不至于让部落里的精英与统治阶层,变的如同宋明之后的那些文人士大夫一般。

    倘若真的是这样,韩成觉得他那时候要是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会请求老天再让他穿越一此,回来之后,提前怼死这些不肖子孙……

    韩成觉得,如果孔夫子有灵的话,一定会这样做。

    至少会拿出比诛少正卯时更加决绝的态度,将后世不肖的徒子徒孙都给挨个怼一遍,特别是宋明清以来,将他的理论与主战歪曲到不像话的那些文人。

    至于顶着衍圣公头衔,却在霓虹攻占华夏大地之后,发电庆贺的孔家子孙,孔子他老人家要是泉下有知的话,一定会悔不该当初播种下这些种子。

    在夷夏观上,他老人家分的可是特别清的,可以说是愤青一般的存在,而后世子孙……

    “铮~铮~”

    韩成的话刚落音,这些石头飞来的同时,弓弦震颤的声音就已经随之响起,七八支羽箭对着这些嗷嗷怪叫着扑上来的人激射而去。

    对于这群忽然到来,并且二话不说就扑上来的人,沙师弟早就不能忍了,要不是神子之前没有吭声,早在他们没有丢出石头之前,沙师弟便会带着人放箭了。

    不过现在也不晚!

    “噗通!”

    跑在最前面的独眼首领摔倒在地上,因为奔跑的速度太快,而这边又不太平坦,摔倒之后,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左前方滚动了出去。

    “#¥5!”

    被摔得有些晕的独眼首领愤愤的叫骂着,他是在骂那块将他绊倒的石头,以及自己的不小心。

    在这样的要紧时候,那该死的石头居然绊了自己,而自己居然还被它绊的摔出了这么远,这实在是不可饶恕。

    因为这要是以往的打架,出现了这样严重的失误,那可是足可以令他吃大亏的事情!

    刚才地上停止翻滚,他就慌忙往那些显得古怪的人那里看去,见到那些拿着古怪的东西人,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这让他长出了一口气,为自己的幸运感到庆幸。

    同时对这些人的没有趁着这个机会往他这里冲,趁机把他刺伤甚至是直接杀死,而觉得愚蠢。

    这样好的机会这些人都不知道利用,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

    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在他们的领地上,抓到这样多的猎物的。

    满脑子的念头乱飞之间,停止翻滚的独眼一手按着地,准备赶紧从地上起来。

    也正是这个时候,忽然有惨叫声从跟随着他的那些人那里传来。

    独眼心中非常的愤怒,自己摔地上摔的这样狠,都是一声不吭,这些家伙惨叫个什么?

    莫非他们也跟自己一样,在跑动的时候摔倒在了地上?

    心里这样想着,人已经从地上弹跳了起来,扭头往后看去。

    一看之下,顿时惊怒交。

    因为自己部落的人,有四五个都摔倒在了地上!

    这些哀嚎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这让他如何不生气?

    自己作为跑在最前面的人不小心摔倒在地上也就算了,你们这些后面跟着的人,明明看到我在那里被石头绊的摔倒了,却还都跟着被绊的摔倒,这是想要做哪般?!

    还想不想将眼前这些胆敢侵犯自己领地的该死的家伙们给杀死了?!

    又惊又怒的独眼,恨不得跑过去对着这些什么都学他的部落众人,狠狠的踹上两脚。

    他的这个念头消失了,因为他看到有鲜血从摔倒的人身上流淌出来,有两个家伙甚至于翻滚了两下就不再动弹了。

    而他们的身上都插着一根有着羽毛的小树枝!

    这是怎么回事?!

    独眼满心都是惊疑。

    在他的惊疑不定的注视下,部落里那些正在奔跑的人,又有几个惨叫着翻滚在地。

    这一次他看的清楚,自己部落的这些人,之所以会摔倒在地上,不是和他一样被地上的石头被绊到了,而是被迎面飞来的小树枝击中了!

    看清这一幕的独眼,也忍不住的跟着发出一声惨叫。

    他是真的心疼。

    因为他的胸口处也被插上了一根这样的小树枝。

    “咚!”

    脑袋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独眼的脑袋猛地晃了晃。

    那颗和他的脑袋做了亲密接触的石头,在飞溅的血液之中,高高的弹起,落在不远处,咕咕噜噜几圈之后,停止了滚动。

    有暗红色的血顺着他的额头流淌下来,流进了独眼之中。

    一手按在胸口,另外一只手捂在头上的他,身子晃了晃,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地面上。

    血色的天空里,好像有着一只鹰在高高的飞着,一圈又一圈的盘旋。

    独眼非常想要知道,对方是怎么将这些小树枝丢进自己身体里的,他拼尽全力的想要抬起头,但头却怎么都抬不起来。

    身子反而不受控制的一抽一抽的。

    迷迷糊糊之中,想起那些被这些人逮到的那些猎物,独眼觉得特别的不甘心……

    “#¥@3!”

    顷刻之间,栽倒了十一二个人,这些嗷嗷叫着往前冲的人再也不敢往前冲了。

    看着那些显得极其奇怪的人,如同在看一些怪物,只觉得比他们之前看到的最为可怕的人都要可怕。

    也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喊,这些人乱糟糟的转身,转身朝着后面飞奔而去。

    刚才他们往前冲的时候,跑的就已经够快了,但此刻,他们的速度比往前冲的时候更快!

    在逃跑的途中,还有两三个人栽倒在地上。

    “好了!不要追击!”

    韩成见此便大声下达了命令,将想要进行追击的众人给止住。

    他们此次南行的目的是寻找一处适合部落生存的地方,并不是找哪个部落打架的。

    既然这个二话不说上来就打的部落,此时已经冷静下来,认识到了他们自己的错误,那自己当然也就没有必要再令人追赶着去杀了,这样的事情做起来毫无意义。

    要是在距离部落比较近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一个部落,还可以将之打败,然后将他们活下来的人,都充作自己部落的奴隶,但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们自己都要不知道需要往前走上多久,才会停下来。

    这时候带上一票奴隶,实在是太过于累赘了些。

    当然,如果韩成能够狠下心来,让这些奴隶跟运送东西,并在没有食物的时候,对着他们下嘴,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样的事情他当然做不出来。

    杀得有些兴起的众人,在听到韩成的命令后,就没有再去追赶,任由这些火气特别大,显得莫名其妙的家伙们逃走。

    那些腿上或者是胳膊等不是重要部位被羽箭射中,或者是被石头砸中的人,从地上挣扎起来,一瘸一拐,身子踉跄的往远处跑的。

    青雀部落的人有了韩成的命令,并没有去追赶,任由他们离去。

    “走了!都走了!最先逃走的人已经看不到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那个爬树爬的极为利索的家伙,三下两下的窜上树,朝着独眼部落的人逃跑的方向使劲看了之后,出声说道,带着一些嘲笑。

    于是韩成便让众人分散开来,继续之前的事情。

    二师兄几个继续处理那头处理了一半的野猪,沙师弟几个人在处理那些鸟雀,还有几人掏出一些豌豆,给那两头驴子还有几头鹿补充营养。

    有受伤严重却没有死透的人发出虚弱的喊叫,青雀部落的人只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去理会这些刚才还妄图攻打他们的人。

    韩成也没有去理会。

    做错了事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现在处在荒郊野外的,就算是他出手这些人也活不了。

    等到青雀部落的一行人用过早饭,收拾停当,沿着这条河流继续往南出发的时候,虚弱的呼喊声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众人离开没多久之后,有野兽过来,进行啃咬……

    “哗啦~哗啦~”

    船桨拨动河水的声音响起,一个大大木筏在五六十米宽的河流上横渡。

    木筏之上,只有站立了两个划木筏的人,其余的地方,则放着一头被捆绑了四蹄的驴子,和一头同样被捆绑了四蹄的鹿,两个家伙此时都在瑟瑟发抖。

    韩成和其余的人站在岸上,看着慢慢朝着自己等人驶来的木筏。

    这是最后一趟了,等到木筏靠岸之后,所有的东西便都被运送过来。

    这是韩成他们遭遇到了莫名攻击的第四天。

    沿着河流往下走了两天之后,河流渐渐变宽,河流的走向由之前的向南,转为了向东,往前再走上一阵儿,还有向北的趋势。

    韩成就让部落里的人停下来,选择了一个河流平稳的地方,造木筏,渡过了河流。

    木筏靠岸之后,几个人上前将驴子还有鹿以此抬下来,并将将它们腿上拴着的绳子解开。

    这两个家伙和之前其余渡河的牲口一样,四条腿都在不断的打颤。

    把木筏拴在岸边的一棵树上,在这里休息了一阵儿之后,众人继续朝着南面行去……

    群山苍茫,有高大的木树木在生长。

    “给你。”

    在韩成的示意下,二师兄将身上背着的那头足足有三四十斤重的大角羊放下,然后将之递给一个只在下身围拢了一些兽皮原始人。

    贸则在一旁进行花式翻译。

    这人明白了贸的意思之后,一把抱住了这只已经死去的羊,不肯撒手。

    “我们走。”

    韩成看看面前这道看起来只有一两米宽的缝隙,对众人说了一声,然后众人便依次进入了这仿佛是被巨大的斧头劈砍了一下之后,留下的痕迹里面。

    这个抱着死去的羊的人,站在这里看了一会儿,用手挠了挠脑袋,不知道这些模样古怪人为什么要往那边去。

    这样的疑惑只持续了没多长时间,便已经消失了。

    他看着怀里的这头羊,欢喜的不得了,只是为这些人指指路,就能得到这样一头羊,这样的好事,在他们部落里,他是第一个遇到的。

    当即便将这只羊背到了背上,然后朝着自己部落所在的地方,飞快的跑去。

    有了这只羊在,今天自己一定能够分到足够吃饱的食物。

    部落里的那个家伙,以前一直都不肯与自己钻草丛,今天自己带回去了这样一只大羊,看她还不给自己钻不!

    狭长的缝隙之内,韩成抬头往上望去,辽阔的天空此时只剩下了一条窄窄的线条。

    两面都是直上直下的峭壁,绝大部分都是裸露的山石,少部分生长着一些坚强的草木。

    部落里的人,包括韩成在内,都是第一次走这种一线天一般的存存在,仰着头往上看,在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感到惊叹的同时,不少人都在担心,这高耸的峭壁会从挤压下来,将他们都给埋葬在里面。

    往前走了大约有个七八百米之后,狭窄的通道渐渐变宽,众人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过了河流,又往南边走了两天之后,遇到的便是连绵不绝的群山,绕不过去的那种。

    而在山的这边,韩成并没有发现只有在南方才有的一些植物的踪影,咬咬牙,休息了一晚之后,便和部落的人一起,一头扎进了这茫茫群山之中。

    往里面走了两三天之后,终于还是走到了绝路,被高耸的山壁阻挡了去的道路。

    在往回返,准备从别的地方尝试的途中,遇到了一些生活在这里的人。

    其余的人都被韩成他们这古怪的模样吓跑了,只有一个傻大胆跑的慢,然后就被请来为青雀部落的众人带路了……

    青雀部落,巫站在部落的大门口朝着外面望去。

    显得平整的土地上,覆盖着一层的绿毯,那是今年播种下的谷子。

    小河对岸的地方,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分散在那里,进行劳作。

    鹿牵引着耧车在田地间走过,在犁地耙过的土地上,冲出一道道的痕迹,有带壳的谷子顺着中空的耧腿流淌出来,滑进泥土里。

    这是部落里进行的第二轮的春耕,到现在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尾声。

    大片的油菜田,此时已经抽起梃子,上面有着一撮一撮未曾开放的小花骨朵,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油菜花就会陆续开放。

    等到这些油菜花开放,将要开始凋零的时候,部落里的第三轮春耕就会开始。

    以往的时候,部落里的第三轮春耕一般都是等到油菜成熟之后才开始的,今年却需要提前了。

    这是神子交代下来的事情,说是担心今年的冬天会比去年到来的更早,种的晚了最后一茬谷子会受到寒冷的影响而大大减产。

    想起神子,巫就忍不住的往南面看去。

    从神子他们离开部落的那一天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八天了。

    神子他们离开五天后,抱的那一窝鸡蛋,现在都已经变成小鸡了,此时正在老母鸡的带领下,在鸡圈里如同小绒球一般的来回跑动。

    也不知道神子他们到哪里了,有没有找到适合部落生存的暖和地方。

    他们有没有遇到危险……

    不会遇到危险的,不会遇到危险的……神子那样的智慧,还是神子,肯定不会遇到危险的……

    巫的一颗心又一次的提了起来。

    他在这里又停留了一阵儿之后,终于还是站不住了,便回到了放有图腾柱的房间里,对着图腾柱进行祈祷,希望他们部落的天神能够保佑神子他们平平安安。

    此刻,巫甚至于觉得神子他们能不能找到温暖的地方都不重要了,只要神子他们能够平平安安的归来就行……

    “#¥%#!”

    黑石部落首领愤怒的叫骂了起来,一只脚抬起,狠狠的踹在了树皮的身上。

    已经好久都没有再挨过黑石部落首领打的树皮,被黑石部落首领一脚踹在了地上。

    黑石部落首领当然愤怒,因为已经走了这么久了,他们还没有见到树皮所说的那个部落的影子。

    每次询问树皮什么时候才能到,树皮都说快了。

    今天,在树皮再一次说了快了之后,黑石部落的首领终于忍耐不住了,狠狠的给了树皮一脚。

    如果不是已经走这么长时间了,黑石部落的首领都想带着人返回去,不再理会什么青雀部落。

    在黑石部落首领打了树皮之后,那些跟随着过来的部落,许多人也都忍不住的想要过来殴打这个该死的家伙。

    只是想起他是黑石部落的人之后,众人又都生生的忍耐住了。

    这些部落的人,此时对于带路的树皮,怨念都是很大,因为在路上行走的时间过长的缘故,他们中不少部落的人,所携带的食物都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

    纵然是在行走的途中,他们也有寻找食物,但这次他们一起行动的人实在有些太多了,同一个地方不可能提供这么多的食物,再加上主要的目的还是赶路,出现食物不够吃的情况也属于正常。

    因为连番的行走,和食物不够吃的缘故,在行走的途中,有一些人走着走着就栽倒在了地上。

    这些栽倒的人,基本上都是去年冬天的时候,遭受了大灾,瘦的皮包骨头的部落的。

    他们的身体本就没有恢复过来,现在又经过这样的一番劳累,他们要是不出现减员才是怪事。

    “#¥%E”

    树皮从地上爬起来,对黑石部落首领说道,意思依然是快了。

    除了这个之外,其余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总不能给他们说,自己也忘了怎么走了吧?

    树皮的话出口之后,黑石部落的首领抬起脚就想再给他来上一下,但抬起了一半,就又把脚放了下来。

    如今都已经走到这里了,除了跟着树皮继续走下去之外,已经没有别的路好走了。

    “#ERR!”

    黑石部落首领看着树皮愤愤的出声,意思是让树皮继续到前面引路。

    树皮闻言赶紧再次走到最前面,一边挖往前走,一边来回的左右打量。

    将看到的这些跟记忆中的景物相互印证。

    看着周围的一切,总觉得曾经在那里看到过,很是熟悉,但仔细去想的时候,又会觉得不曾见过。

    树皮这会儿已经彻底的晕了,但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领着人继续往前面走。

    日光渐渐西斜,有鸟雀从天空飞过投入树林。

    “#¥%!”

    树皮激动的大喊了起来,手指着右前方。

    此时没有一丝的风,右前方那里有着烟柱升起……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我是一个原始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