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我有一个鼎最新章节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爆!

我有一个鼎 第一百四十四章 爆!

    秦百岁一拂脸颊,恢复原貌和身形,从杨斌储物袋里,拿出一件黑袍穿上。

    杨斌已死,她不好用他的长相,李前辈这个模样也不行,谁知道炼魂宗办事速度快不快,万一那张脸已经被通缉了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易容丹可保一个月容貌不变,但再次服用,也必须是一个月后。

    她只好用自己的脸了......

    杨斌很胖也不高,他的黑袍穿在他自己身上十分贴身,穿着秦百岁身上,却很飘逸。

    模仿杨斌记忆里的尸鬼宗修士,她把黑袍帽子一戴,遮住了她大半张脸。

    果真是帽子一戴,又酷又帅!

    她在心里小小调侃下自己,缓解有些沉重和紧张的心情。

    接下来,她就要夜探炼魂宗了!

    ......

    等到月上枝头,秦百岁从一旁树林走出,向着炼魂宗走去。

    炼魂宗没有弟子信物,进出都靠记阵法,秦百岁上次就凭着东方阵盘进来过一次,这次却不用东方阵盘,因为她见过杨斌的记忆。

    秦百岁进入后,专门走那些偏僻之处,一位元婴修士都没遇见。

    碰到低阶修为的弟子,他们基本不去看她黑袍袖口的印记是何模样,只要见到她头戴黑帽,都以为她是尸鬼宗的长老,便一个个低头,恭顺地向她打招呼。

    秦百岁一边走,一边把成捆的符箓,趁人不注意,扔到一些树上隐秘的位置,留下一道灵识作为引线。

    只要她不倒霉,应该不会有人无聊到上树玩,或者用灵识扫树枝玩。

    秦百岁走到一处转角口,看着前方一个大拱门。

    此大拱门后面的山,便是尸鬼宗!谁都不曾想到,尸鬼宗居然在炼魂宗外门内。

    上次她也来到过这里,但东方阵盘没有破阵之法,她就没有进去,现在她见过杨斌的记忆,只要他去过的地方,她能会进。

    顺天宗各位师祖千万要保佑你们的小弟子平安出来啊——秦百岁心里叨叨,双眼认真地瞧着大拱门,当四周没有人后,她才从暗处走出来,低着头,按照她从杨斌记忆里得知的进门法子,小心翼翼地穿过了大拱门。

    进入大拱门后,秦百岁拍拍胸脯,又按照杨斌的记忆,向一旁小路走去,此路是通往一处元婴修士的洞府,便是这位元婴修士要结丹修士的肉身,来给她的尸鬼进阶鬼将。

    元婴修士的洞府还真是一个洞、府!开在山壁的一个洞。

    秦百岁蹲在一旁半人高的草丛里,看着那泛着灰光的阵法结界,用自己达到元婴期的灵识,小心探过去。

    洞府里有人,还不止一位!

    袖口标记是炼魂宗的元婴修士,坐在一旁开口:“林师姐,寒星掌门师兄让你过去一趟。”

    被称为林师姐的元婴修女修,便是洞府主人,她抬了下眉,漫不经心道:“陈师弟,你们掌门找我何事?”

    “杨斌身死,他离宗前接了你的任务,掌门师兄让你过去说明一下。”

    “这有什么好说的,他死关我什么事。”林姓元婴女修不耐烦地说道。

    “除了这事还有一事。”

    “有事快说。”

    “就是您在重山阁的女儿,掌门师兄说,让你传信给她,让她争夺重山阁的继承人位置。”

    林姓元婴女修一拍桌子,指着他吼道:“你这是让我卖女儿?!”

    “林师姐先别动气,掌门师兄这不就是让你过去商量,现在只有重山阁还未完全被控制,只要你女儿立了这功,不仅宗门会奖励宝物,你在宗门内的积分也会上到甲字级。”

    “什么宝物?”

    见林姓元婴女修动摇,他笑着说:“掌门师兄这不就是找你去商量宝物的事。”

    “那还等什么,走吧。”林姓女子撇嘴不屑地站起来。

    两人从洞府里走出,虽然秦百岁有混元功法隐匿气息,但她依然连气都不敢呼,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在草丛地面上。

    等二人走出她灵识可探范围后,她才小心靠近林姓元婴女修的洞府,阵法不是很高深,用东方阵盘就可进入。

    秦百岁走进林姓元婴女修洞府,穿过大厅,沿着一条楼梯向下走,此处是之前林姓元婴女修带杨斌来过的地方,里面放了许多肉身,他就是在里面挑了一具筑基期肉身,打算给秦百岁夺舍用。

    秦百岁踏在平地上,看着整个地窖下,放了十具泛着莹绿色光芒的棺材。

    她咽了咽口水,这场景在杨斌记忆里她已经见过,可现在轮到她自己,还是十分震撼,和心里发毛。

    秦百岁很想张口念那二十四字真言,但地窖实在是太安静了,她怕张口就把“人”吵醒。

    这些莹绿色的棺材,是用来保持这些肉身的鲜度和生机,从棺材缝里,散发出来的灵气越浓,代表里面躺着的肉身,修为越高。

    秦百岁抿了下双唇,不敢耽误太久时间,走到灵气散发最浓的三具棺材前,蹲下后推开。

    一男两女,模样年轻,她灵识一扫,居然都是元婴期,且骨龄不超过一百三十岁!

    百鬼。秦百岁看三具棺材板上,都刻有此二字。

    这是什么意思?

    秦百岁抬眼往其他棺材看去,有的刻有伏魔,有的刻有阴冥,还有的刻有禹水。

    她暗道:看来这二字是代表出处吧,炼魂宗和尸鬼宗,势力有这么大?!

    秦百岁摇摇头,这里不是她能思考人生的地方,她赶紧低头,认真看那一男两女的肉身。

    男的肯定不能给卢听雪夺舍用,两位女修嘛,一个是冰灵根,一个是水灵根。她记得卢听雪是水灵根,用水灵根的肉身重修,定会十分契合。

    秦百岁抬手把水灵根肉身的棺材板盖好,收进储物袋里,然后拿出两捆符箓,放进另外两具棺材里。

    对不起啊,想必您二位也不想留在这尸鬼宗成为别人夺舍的肉身吧。

    秦百岁站起身,也在其他棺材里留下符箓。

    她退回洞府大厅内,又在桌上留下一大捆符箓,才离开了洞府,往尸鬼宗的大拱门走去。

    一路上她低着头,无视遇到的尸鬼宗弟子向她招呼,快步走到了大拱门前,才回头望了一眼洞府方向。

    “爆!”

    灵识范围内,林姓元婴女修洞府里的那些符箓,在这一瞬间,统一爆开,整个大地都在晃动!

    秦百岁瞪大着眼,看着眼前这座大山,突然塌了一半!

    她没想到自己这一炸,居然炸毁了一半尸鬼宗......

    尸鬼宗的大山原本很高,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洞府,此时随着那声爆炸,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轰轰轰,塌了一个又一个。

    秦百岁不敢继续停留,按照出去的阵法路线,迅速离开了大拱门,离开了尸鬼宗。

    一路上,无数修士往尸鬼宗这边来,天上也有十来位元婴修士飞来飞去。

    秦百岁整个后牙槽,都在控制不住的疯狂打颤,她望着一棵树,眨眨眼暗道:干不干?

    她扫视周围不停向尸鬼宗方向跑去的修士。

    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嘴角勾起——

    怕他个球!

    越乱越好!

    爆!

    爆爆爆!

    都给本小爷炸上天!

    突然四周有无数符箓爆炸,没死没伤的两宗弟子们,全都一个个乱窜起来。

    这样一来,秦百岁一人往炼魂宗外走去,就没那么显眼。

    她抬手拉住帽檐,随着人流往炼魂宗外的方向跑。

    帽檐下,一张小嘴笑得十分张狂。

    “都不要跑!”

    “全部给本真君回来!”

    上空有元婴修士用灵力开口维持秩序,可符箓的爆炸声,一下又盖过了他的声音。

    秦百岁左走右走,跟着两宗弟子们,来到了炼魂宗山门前,还没等她踏出,山门阵法结界忽然从左向右亮起,无数弟子撞上结界,被弹了回来。

    秦百岁心一紧,不会这么倒霉吧——可她却感觉到一股大力推向了她,比面前这片大阵亮起的速度更快,把她推出了炼魂宗!

    秦百岁在半空中翻腾数圈落地,她回头看去,看到半空中,靠近大阵的位置有两个元婴修士。

    高的那个元婴修士,她不认识,可另一个瘦弱的元婴修士......就是叛出顺天宗的长卿真君!

    ——虽然加入了炼魂宗,长卿真君依旧不太受重视,每日除了炼丹,许多地方他都不能去,今日炼魂宗和尸鬼宗突然出事,别的元婴修士都去了尸鬼宗内,而他,和另一个不太受重视的元婴长老派来守山门。

    长卿真君看着炼魂宗阵法结界外的秦百岁,笑得十分云淡风轻。

    秦百岁一时心情很是复杂,她遥遥对他一拱手,便用疾风符逃跑。

    63_63271/524838959

    chaptererror();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我有一个鼎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