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无限重生成神最新章节 > 第183章 斩跋锋寒 石青璇现

无限重生成神 第183章 斩跋锋寒 石青璇现

    第二日,张玄才迤迤然的上山,翟让已经带着一众当家拜见张玄。

    “属下翟让,见过圣君!”翟让虽然受伤颇重,但是却精神烁烁。

    这次死里逃生,他对张玄也颇为感激,不然众人以为自己被王世充击杀,而归心于李密,自己的女儿十之八九也是死于非命。

    “属下单雄信,魏征,程咬金,史大奈,侯君集见过圣君!”其余几位当家也是急忙见礼。

    张玄心道,翟让手下也有不少能人,为何连个李密都玩不过,实在是平庸之极。

    “好!”张玄笑道:“这次我入主瓦岗寨,暂时也没什么变化,你们照旧安心练兵即可!”张玄手下无人可用,只能先这么安排着。

    众人听了也是脸色一缓,翟让大摆筵席,酒席之间,张玄又听了瓦岗寨的现状。翟让道:

    “启禀圣君,属下膝下只有一女,虽然只是蒲柳之姿,但伺候圣君端茶递水洗衣叠被还是可以的!还请圣君不要推辞!”

    “也好!”张玄点头道:“不过不要做什么丫鬟了,做个妾氏吧!”

    翟让已经听闻张玄娶了宋家大小姐,故而才有此一说,听到张玄要娶他女儿,也是喜不自胜!

    古代的关系,除了同乡知交之外,只有亲戚最靠谱。皇帝只所谓能坐稳皇位,是因为他的亲戚多!看起来很荒诞,但是古代就是这样。

    例如汉武帝刘彻,娶了太后的外甥女阿娇,才有机会做皇帝,汉宣帝刘病已,不得已娶了霍光的女儿才能继承皇位,即使故剑情深,但他也是等到霍光死去数年才发难重新掌权的!

    众人听道此处,也是放下心来,这样他们才能算是自己人。以后张玄也不会暴起杀人了,只有宋玉致鼓起小嘴,一脸气苦。

    三日之后,张玄便娶了翟娇,寨中一片喜庆。之后张玄又将寨中事务做了调整,魏征统领内务,翟让统领兵事。侯君集作为一个军师,虽然侯君集此时不怎么样,但是矮子当中拔高个,将就着用吧,其余人等各有安排。

    寨中面貌焕然一息,剔除老幼之后得精兵五万,这比张玄预估的还要多一点,也算是意外之喜。

    “姐夫啊,山上好无聊啊!”宋玉致道:“我听说洛阳最近有个什么大家唱曲,不如我们去看看吧!”

    张玄这期间一直在瓦岗寨整顿杂务,这些土匪编制混乱,成员斑杂,又都是沾亲带故拖家带口的,进度不快。

    除了听到宇文家造反弑君之外,张玄已经命李靖进攻沈法兴,等着抽空去收服江都禁军,然后北上掠地。

    “无聊!”张玄对于这些事情没有半点兴趣,眼下他只想找一个可以坐镇瓦岗寨的人。

    “哼~”宋玉致娇哼一声道:“回头看我告诉姐姐!”

    “报!”正说着便有阴葵弟子来信,“启禀圣君,发现慈航静斋的人出现在洛阳!听闻在品评天下英豪!”

    “是吗?”张玄笑道:“他们终于忍不住了啊!品评天下英豪?我倒要看看,哪个敢在我面前自称英豪!”

    张玄大喜过望,几女见到张玄一身气势凛然,更是美目涟涟倾心不已。

    当下张玄便带着宋玉致跟翟娇两个下山前往洛阳。

    听闻张玄来到洛阳,魔门众人急忙来拜,“属下荣凤祥白清儿云楚秞见过圣君!”

    张玄道:“说说吧!”

    “启禀主人,近日来大儒王通做寿,请了天下闻名的石青璇献艺,石青璇乃是邪王石之轩跟碧秀心的女儿,一向和慈航静斋的人有牵连!”白清儿道。

    “是吗?”张玄笑道:“很好啊很好啊!那就等几天吧!”

    “是!”众人急忙称是,各自散去之后,白清儿则留在张玄身边。

    “嘻嘻,没想到啊没想到,翟姑娘竟然这么快就嫁给圣君了!”白清儿笑道。

    翟娇也是叹道:“我也没想到啊!不过夫君天纵奇才,将来必定是定鼎中原的!”

    张玄在白清儿跟翟娇两个之间,大享齐人之福,几日后,张玄便用荣凤祥的请帖进了王通的府邸。

    不多时,便见到王通,欧阳希夷跟王世充三人登场,期间还有不少江湖中人,寇仲跟徐子陵两个也是堂而皇之的坐在其中。

    他们两个击杀了任少明,掌持着铁骑会,也算是一号人物了。正当众人喧哗之时,突然入门处有个人影凌空仰跌进来。

    “哎呦!”那人痛的大叫一声。

    张玄一看,还是自己的手下香玉山,顿觉不喜。香玉山好歹是自己的手下,不知道什么人敢如此放肆。

    “是香玉山!”白清儿道,在场几女只有白清儿认识香玉山,宋玉致也听说过张玄收服了巴陵帮,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个见面方式。

    那些客人急忙散开,门口空出大片空间,心道不知何人敢来此撒野。

    “什么人敢来此动手!”欧阳希夷怒道,他乃王通好友,自然见不得有人在王通寿宴上闹事。

    此时门口才进来一个男子,此人身材高大,面孔狭长,眉目深邃,头戴红巾,腰间一刀一剑,显得十分威武。

    “阁下无端伤人,王某虽然不好舞刀弄棍,但也不会被人欺上门都不管,你是何人?”王通盯着那人道。

    “在下跋锋寒!”那男子道。众人见这两人站立不动,但是气势极高,好似两山对峙,一派渊渟岳立。

    “你知道香玉山是我的人吗?”

    忽然张玄的声音冷冷飘来,王通跟跋锋寒的气势顿时被破。

    “圣君!”香玉山听了也是脸色大喜,环顾四周,却见到张玄正在饮酒,急忙连滚带爬的过去。

    “圣君,这狗贼自持武功,丝毫不畏惧圣君威名,折辱于我,我虽然极力与之争斗,依然奈何不得他!”香玉山道。

    这香玉山一副女人打扮,看来已经是接受自己是个太监的事实了。

    “圣君?那就是圣君张玄?”众人皆是大惊。

    “不错!”跋锋寒傲立道:“他虽然说是圣君帐下,以为我会有所顾忌!但是我是要杀毕玄的人,岂可受人威胁!”

    “呵呵,你逃到中原,还敢说杀毕玄这个大宗师?”张玄嗤笑一声:“不把我放在眼里?清儿,取下他的人头来!”

    “是!”白清儿应道,说着足尖一点便飘到场中,双掌舞动,好似仙女散花一般,掌影笼罩住了跋锋寒。

    众人只见白清儿衣袂飘飘,掌影如花,虽然招招指向跋锋寒的要害,但是却又姿态妙曼恍若神仙一般。

    跋锋寒早已经凝神戒备,见到白清儿攻来,也是急忙挥拳相抗,白清儿只觉得跋锋寒一身真气炙热无比,但是手中拳法却几不入流。

    跋锋寒心中一沉,他出来中原,一连击败了不少成名高手,不妨今日遇到一个女子就落入下风。接连被白清儿击中几掌,跋锋寒心头一冷。

    “你这是炎热真气,莫不是模仿毕玄的炎阳奇功吗?”张玄笑道,“你的拳法,不过二流,不用武器,待会可就要死了啊!”

    “锋寒七式!”

    听到此处,跋锋寒也是拔出宝刀向白清儿攻去,众人只见这刀法壮阔悲烈,极具气势,让人仿佛置身于灼热沙暴之中。

    “看我擒拿法!”白清儿化掌为爪,使出天山折梅手的擒拿法,跋锋寒的锋寒七式当即便施展不开。

    众人皆是吃惊于白清儿的武功,心道白清儿刚刚还未尽全功。

    “偷天剑法!”跋锋寒突然使出左手剑,左手剑惯来凶险诡异。

    白清儿也是一时间被跋锋寒刀剑并用打得落入下风,众人皆是心道这娇滴滴的女子要丧命于此,王通欧阳希夷正准备救人,不妨白清儿突然一笑,好似海棠盛开:

    “就这样?那你可以去死啦!”

    说着白清儿突入跋锋寒刀剑之中,众人只见一道黑光一闪而过,跋锋寒的双手跟人头便被斩落。

    及至人头落地,那鲜血才飚射而出,白清儿急忙后退这才避开。

    “险些污了奴家的衣衫!”白清儿笑道。

    等跋锋寒尸体倒地,白清儿这才把跋锋寒的人头踢给香玉山,“给你拿着吧!”白清儿道。

    “谢圣君!谢清儿姑娘!”香玉山拿着跋锋寒的人头看了又看,实在是欢喜非常。众人皆是震惊不已。

    这跋锋寒的实力已经是半步宗师,众人可是看得清楚,而白清儿却能在跋锋寒手段尽出之后,仍旧能斩杀他,看来白清儿的实力应该在宗师之上。

    王世充更是脸色一冷,他乃洛阳太守,自然知道张玄已经把持了瓦岗寨,而且张玄南方用兵,若是连成一片,天下小半便落入他手。

    “不知圣君来此,王通倒是失礼了!”王通笑道。“王先生不嫌在下厚颜来访,已是礼遇了。”张玄道。

    王通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是他一向教授寒门学子,着书立传,倒是值得拉拢一番。说话间众人便听到一阵萧声传来。

    这萧声奇妙之际,顿挫无常,就像是午后醒来胡乱哼唱的即兴之作。萧声忽而高昂,忽而悠远,其音律造诣,显然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几女也是心中一动,暗道这萧声已经不下于张玄的笛曲了。

    众人皆被这萧声勾动情绪,好似经历过天地间喃喃独行之后,那种可歌可叹的唏嘘。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无限重生成神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