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仙界巨擘系统最新章节 > 第342章

仙界巨擘系统 第342章

    见眼前一头耀眼银发的母亲半是无奈半是不忍地解释道王室贵族都要去修行一番方可回国继承祖业,才有些气鼓鼓地道

    “好吧……”

    应下母亲后不过几日就起身去往稷下,路上旅途波折自是不必说,到了之后歇了一晚,第二天就前去试场。

    在一位青年人的接引下一直向前前进,走着走着身边的雾气越来越浓渐渐辨不清身旁人人的脸,到最后竟是只剩自己一个人,有些紧张地抓了抓衣角,继续向前走去。

    只见雾气中一个白衣男子走出来

    心下这般想到,只见随即他便说明了考试内容,正听得云里雾里,刚想开口时,却只见那男子的身形渐渐淡去。

    “等等!……”

    眼前再无他人。

    无奈地放下手,等着考核的开始,站着渐渐感觉周围的迷雾开始模糊起来,脑子中最后的响起了一个念头。

    再次睁开眼时,只见周围皆是不曾见过的样子,看陈设似乎是旅店,眼前的一名男子正看着自己,手上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这时剧本也慢慢浮现在自己脑海中

    这点酒意诗情已是意兴阑珊了,身着的一身红衣早已经被染上了浓浓的酒臭味,却依旧要半带着浅浅的笑意,缓缓起身,低头就用火红的面纱遮住自己脸上的表情,微微欠身。

    “小女子身体不适,就先行下去了。“

    这个春天有些不一样,心里残存着一点点难以置信,仿佛发现春蔓延到了长门,满眼春草葱茏的样子。墙头上那是红梅已经破了花骨朵急着开放,深深浅浅,并不均匀,好像此刻正在春光里,自己依旧独行。曾经自己的愿望只是想做个淡泊的女子,遵从自己的心性,但求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可如今啊,披上这一身看似华丽的红衣,又有几多愁呢?依旧饮酒作诗,缓解忧愁。

    朦胧酒意之间,好像做了一个恍恍惚惚的梦一杯温酒下肚,用玉手托起微微泛红的脸蛋。

    “上京一场大梦,我是这梦中之人。“

    姣好面庞忽然变得有些俊郎,原本娇小的身子也不知为何挺拔了几分。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三个字:白云间。

    待到酒意清醒,周围不再是是自己狭小的闺中,恍恍惚惚一段故事浮现。从花楼里出来时抬头看了眼明媚的蓝天,随后略为苦恼的摇摇晃晃的走着,不时有路过的小娘子偷瞟着自己,温文尔雅的转头看向那人微微颔首,便继续往自家府邸走去,自己昨儿个可是喝酒喝到麻木,不得不的说那小倌长得还真是俊俏,只不过太过娇气,到了最后在软榻上两人互灌酒时自己还是拒绝了意乱情迷的人,随后用折扇敲敲光洁的额头,看着不远处的朱门青瓦,叹了口气,转了个身子,朝酒楼去,一到那处便唤小厮安排好自己的住所。

    等到在木桶里泡着的时候,像只猫一样轻眯双眸,只闻一人轻咳,站起身来拿长袍一裹,看向那白冠白衣的男人,斜倚在一旁,听那人说这一切发生,等到还没反应过来便进入一地,此地白雾缭绕,愣了愣后,勾唇一笑,眸中是让人害怕的打量。

    “这可真是有趣呢~”等到再缓和过来时已经到了一处繁华之地,自己正斜靠在一个宝箱旁,转身便看到一铜镜,走近细细打量自己。

    三千青丝微卷,眉如黛山,眼含春色,鼻若悬胆,唇自朱红,肤如凝脂,腰不足盈盈一握。

    点点头,还是比较满意的,比自己原样可女人多了,对着镜子妩媚一笑,随后听见有人走进来的声音,循声望去,是这人的一个小丫鬟,那小丫鬟看着自己脸猛的一红,颤颤巍巍的丢了句话就走了:

    “蒋师,拍卖要开始了。”

    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一步三摇的按着脑子里的记忆走着,走到一道有红布掩着的通道,深吸一口气,便撩开那帘走了出去。

    自己要过一道玉桥才可到达那处,所处的就是一个硕大的圆盘,圆盘两端各有一条栩栩如生的龙雕,自己并不需要太大声讲话全场的人也可听到,朝着那中心的上好紫檀木桌走去。

    场上当自己一出场便是寂静如声,走到那处抬眸一看,随后勾唇笑的灿烂勾人,轻启朱唇:

    “感谢各位公子小姐们的到临,今晚我是这场拍卖的拍卖师——蒋由。规矩还是老规矩,价高者为主,望各位挑到自己心仪的贵品呢。”

    一场拍卖下来做的还不错,拍卖场的收益也不错,略有些疲惫的想走向自己的房间,却被拦了下来,面前人开口道:

    “”蒋师,有人找您。”

    点了点头,知道那人在哪里等着自己时有些无奈的朝那处去。[日光和煦,十里春风,一副灿烂好光景站在渡口,扯住那人的衣角,心里明知道答案,却还是不死心非要再问一遍]姐姐,你当真要走么?

    [那人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一次经历分别,心下万分不舍三天前,飞鹰送信,她看完后愁眉不展,说什么都要离开当然,她自是妥善的安排好了一切事物,其中包括要送自己去稷下学宫]

    [几日车马颠簸,终是到了前路茫茫尽是未知,自己无依无靠的,只能小心谨慎走一步是一步姐姐,一定会回来的吧]

    [待到第二日,有人前来引路,说是前去考核至一间小屋,他递上一盏茶,含笑不语心下虽是奇怪,但也一饮而尽眼前越发朦胧,周身腾起白雾四处缭绕,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莫不是考核从此刻起就开始了?]“桃源”二字细细于他的齿间研磨成了一声低喟,而后坠溅开了几分施施然的悠绵。身量尚小的少年抬腕轻拈过那袅娜的雾色,却又拢袖一任白茫于指间溃散。

    一并溃散的,还有那故作老成的慨叹。

    “大梦几千秋唷。”

    今夕,是何年。

    虽说是幻境,这开局就和别人共处一室未免也太过凶险了吧,好在自己年岁还小――束发尚且还能糊弄过去,若是加冠就确实是不好办了。

    ――华青青,华青青,倒是有几分意思。

    他打量了下周遭陈设,自纱屏后迈步而出时心里便已有了成算。万般思绪不过是眼底那潭沉湖被拂开的些许漪纹,须臾间便又归入深而不透的静默。本就稚嫩的音线被不动声色调得轻软了几分,待到瞧见那少年时眉目间亦隐隐淌出了些许女儿家的欣然。于对面落座后,曲肘抵着金丝楠木桌稍稍倾身,一任几缕未束起的长发自鬓旁随性散下。

    疏冷如雪,亦有春水温绵。

    “表哥,我这一身可还好?――你既要去市坊,那我大概还是男装方便些。”“此剑赠君,别后莫相见。”

    头晕目眩之际下意识攥紧腰间佩剑,五指收紧咬牙一向镇静的面容多了几分狰狞苦涩。

    那人背影似又在眼前浮现,渐行渐远消失于迷雾之间。

    “上京一场大梦,我是这梦中之人。”

    ……可恨。

    凝神勉强稳住心神,恍惚间脑中幕幕人生戏段,阖目握住剑柄长息一气,理清了头脑中纷纷杂绪才缓缓睁眼。迅速敛好眸中异色,抬眼四周熟悉场景了然于心。

    旦见她自屏风后款款而出,一身男装竟比女装贴合顺眼。放下茶盏压下心中疑虑,不太熟练地回以一个笑。

    少年变声期偏低嗓音沉沉,想不出什么哄女孩子招数因而只是低低嗯了一声算作应答。

    挽剑起身打前头出门,继而顿下脚步回头看她:“走吧。”这会儿刚有一缕晨光照耀在屋檐上,顺着琉璃瓦透进了屋内。穿过窗照耀到他。他摩挲着手指上的绷带。倚着窗沿坐下,听着窗外吵吵闹闹的声音,无奈地轻笑几声。

    想必是宫里的兄长弟妹们快要到早课之时,才会如此热闹。但这些和他都没什么关系,只是是他学不学都没人会注意到的。

    该启程去稷下了,比起在房里把自己给憋死,倒不如离开这儿去修行。也罢,就算是一无所获也全当是出去散心。

    不知名的鸟儿在屋檐上叽叽喳喳叫着,有些好奇地探头望向下面的人。但过了一会儿或许是觉得无趣便飞走了。

    他没什么意外的翻墙离开了皇宫,雇了辆马车就走。他坐在马车里,时不时的掀开帘子看看窗外,感觉身边的景象就像是在消失。怕拖累到了车夫就下车自己往前走了。最终也是走到了一片白茫茫的地方,朦朦胧胧的,他可以看到模糊的光影。

    “欢迎来到上京桃源,我是这里的阵灵,也是你们的主考官。”

    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感觉身边的景象就变了。在他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了那个光影在自己耳边喃喃。

    “上京一场大梦,我是这梦中之人。”

    再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些恍惚。感觉记忆里多了些什么。还有些不适应。现在在出去走走吧。

    看样子,明天,需要去龙家为苏姑娘退婚。

    他直起腰,眸子望向远处巍峨的山峰上,霎时峭壁生辉;转眼间,脚下山林云消雾散,满山苍翠,掩映着雕檐玲珑的古代建筑群,巍峨且壮观。但现在这样,实在没这心情欣赏着好风景。

    “还好吗?”

    他不熟悉这里的环境,走着走着就偏离了大道,附近有条小河。远处看是有个人在那儿坐着歇息,走近了才发现那人是晕倒的。他忙走过去,将他从水里拖了出来,轻轻晃了晃。“叩开仙门尚需资质,若是无缘就回家来吧。”

    听此一言就晓得终于是求得了兄长的同意,如愿以偿的弯弯唇角,喃喃上一声哥哥最好了一类的乖巧话,眼底一闪暗芒。

    斜靠在榻上瞅着丫鬟们把零落四处的瓷片尽数收拾干净,又搬来几盆幽兰妆点上,才套了靴蹦下床兴致勃勃的收拾行李。思来想去也不过带了一小行囊,两套精致里衣,多得是盘缠,俗话是道只要有钱哪儿都能活。暗器身上藏,破魂腰间扣,一折纸扇飘摇,独领了个贴身丫鬟离家去。

    能好好享受又何必奔波劳顿,一处府门就转在闹市重金雇了辆改良马车,毫不颠簸内设也勉算精致,拉起车帘,抱了蚕丝锦被往那小榻上滚。一路吃吃喝喝,观景吟诗不像求学稷下更似郊游。掐算着时日不紧不慢的也到了那一片所记载的,白雾茫茫,让小丫鬟在后方林子等着,独自翻下马车头也不回的踏入迷境。

    四周都被白色飘渺包围,辨不清方向就也不急着走了,就地坐了讨了块糕点往嘴里塞。恍然间一到光影乍现又朦胧了,一副金光画卷浮现,细细读过尽数了然。

    “原是仙人抚我顶,大梦上京,破境叩仙门。”

    一入幻境就陷入昏迷,察觉有人轻摇晃自己,意识回笼头痛欲裂,颇为秀气的眉紧紧皱起,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睁开眼的力气。全身湿透了,凉风又吹冻得打了个颤,本能往温暖处靠近,蜷成一团窝好后又再度晕厥。[待眼前恢复清明时,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虚空之中潮水般的记忆蓦地汹涌冲入脑海,信息量之大,除了让自己一时无法接受以外,还有些脑壳疼]

    [就地静心打坐了片刻,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后,便起身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除了虚无还是虚无,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这里果真只有自己一个]

    [在这个虚无中兜兜转转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要赶快找到破除封印的办法才是正苦思冥想着,忽见远处一抹光亮,在这虚空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走近一看,原是一道细微的裂缝心下一喜,若是能撕开这道裂缝,便能和这个奇怪的地方说再见了手刚触碰到那条裂缝,便感觉被人狠狠踢了一脚]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仙界巨擘系统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