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血幕鸣最新章节 > 万国辉煌 第六十八章 梦醒之时

血幕鸣 万国辉煌 第六十八章 梦醒之时

    就在灵枫亡命奔逃的时候,在玲珑药坊的楼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一身朴素的劲装衣服,长发束在头顶,一双眼睛宛如看穿一切,他只是站在那里把手背在身后,但好像整个天地都以他为中心般让人情不自禁的把目光汇聚在他英俊的脸庞。

    如果灵枫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因为凌若雨与这男子竟然有那么一点像,凌若雨坐在椅子上眼神淡漠的看着他。

    而宋煜以及霖儿则是与一个老人一起站在凌若雨身后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们可还记得灵枫正在被一个通玄五重的强者追杀,每一秒的时间都珍贵无比,但现在有什么办法,青君来了!哪个青君?天宇国君主凌天青!

    “在我面前也需得戴着面纱吗?”

    凌天青笑着说道,即便是褪去一身皇袍龙衣也丝毫未减他身上的帝威,带着磁性的声音好像直接传了霖儿他们的神魂中。

    “这是娘亲说的,只可以对如意郎君露出真颜。”

    凌若雨不咸不淡的说道,好像完全不把自己的父皇放在眼里,青君摇着头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放在眼前看了看“你倒是好享受。”

    “毕竟几年后就要嫁了,说不定就再也喝不到这样的花酿。”

    凌若雨看着自己的父亲,一位高高在上的君主,一位天王七重的大能!

    “你们退下吧,对了,徐老去照顾一下那小子,毕竟是我家丫头中意的人,我还想看看他能不能打上天宇国呢!”

    凌天青看着自己的女儿笑着说道,宋煜与霖儿齐齐松了一口气,恭敬的低头喊了声陛下后退出房间,而徐老则是从窗外一跃而出,化为一道残影飞快的冲出冒险的城,眼中也有焦急,那小子他很喜欢,有胆识,有能力,很期待他能站在天宇国大比上大闹一场。

    通玄五重的速度有多快他最能体会,因为凌天青的原因耽搁了一会,可徐老觉得,灵枫应该已经被贾应追到了。

    “被我耽误了一会,如果那小子真是那么厉害,就可以在通玄五重的手下撑几招等到徐老出现,也就能活下来,如果活下来了,他就是天宇国大比毋庸置疑的黑马,如果活不下来,你也不必在意他了。”

    凌天青看着自己的女儿,他这个三女儿与自己最为相似,无论是性格还是天赋,但只可惜是个女子身。

    凌若雨看着自己的父皇,袖袍下的玉手紧紧的抓在一起,别看她表面上没什么波动,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有多么的着急,因为,灵枫可能活不下去!但再着急她也没有办法,她没有那个实力去帮助灵枫。

    “不会如你愿的。”

    凌若雨低垂着眼帘说道,随后再也不去看自己的父皇,走到窗台外眺望着远处的城墙,那个少年,现在又怎么样了呢。

    凌天青看着自己女儿的背影,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一个国家的君主,他需要去稳固自己绝对的政权,那么拉拢年轻的天才就是最好的办法,让未来的天王给皇室效力,千年来,一直都是如此。

    ……

    “呃!”

    此刻的旧城区外,灵枫被贾应的手狠狠掐住了喉咙高高举起,贾应看着这个红发少年,他现在才发现,灵枫居然只有十六岁,而且已经是纳玄了,十六岁的纳玄!

    “可惜了,未来的天王要死在我手下了。”

    贾应笑道,灵枫双眼死盯着贾应,喉咙处的手掌有动作,显然是想直接把他的脖子扭断,但灵枫怀中突然有火焰出现,随后一声震天的兽吼,一头近百米高,全身烈焰包裹的巨虎突然出现一爪子拍飞贾应。

    “吼!”

    烈焰虎庞大的身躯站在灵枫身前,贾应仰头看着这头妖兽,眼里有惊讶出现:“妖王?呵呵,但也仅此而已,你逃不了。“

    贾应一步一步的向烈焰虎走来,地面上无数根荆棘出现交缠挥舞向烈焰虎,烈焰虎全身金火腾腾而起冲向贾应,地面在一下又一下的颤抖

    “铁木开花!”

    看着咆哮的烈焰虎,贾应一声冷喝,那些荆棘瞬间硬化,变的如同金铁般缠绕在烈焰虎四肢上,烈焰虎动作一僵,随后愤怒的挣扎着身体,但是那些荆棘无比强韧紧紧的把它给定在了原地同时向身体蔓延,荆棘上的利刺扎进了它的血肉中,金色的血液溅在地上化为腾腾火焰。

    贾应从烈焰虎身旁从容的走了过去,烈焰虎扭着头奋力挣扎,不顾荆棘勒进她的肉里面,全身火焰不要命的炙烤着荆棘,两颗硕大的虎目金光熠熠,用牙齿嘴巴撕咬着脚上到了利刺,荆棘把它的虎口中刮出一条又一条血淋淋的伤口,不顾疼痛她死命的挣扎着想要去保护灵枫。

    “你得死!”

    灵枫双眼中血丝纠缠,两颗眼睛变的血红,有血液从眼睛流下,同时裸露的胸膛上从心脏位置开始有无数血丝密密麻麻的向四周扩散,直到脖子上,脸上全都是血丝。

    “轰!”

    暴怒状态的灵枫双手握住一把等身长的红色长剑脚下泥土凹陷整个人冲向贾应在半空划过一道红色半月狠狠斩向贾应的头顶,贾应眼中有异彩出现,这威势已经隐隐有纳玄五重的攻击力。

    虽然如此,但还是不行,风浪不断拍击在贾应脸上,看着头顶的长剑,他嘴角勾起“你不行!”

    “哗!”

    灵枫双眼血液流下,周遭风暴滚滚,泥土石块被强大的波动给震飞,让灵枫绝望的一幕出现了,贾应竟然只用一只手就握住了红芒的剑刃,整个人都陷进了泥土中,绿色与红色的玄气相互抗衡,绿色强势的把红色给狠狠冲散。

    “好剑。”

    贾应看着手中的剑刃,以他的实力居然连这剑的剑刃都捏不碎,可以想象这材料是有多么逆天。

    他抬手就是一掌打向灵枫的脸,灵枫根本躲避不开直接被轰飞了出去,头顶的金簪掉落扎进了泥土中,灵枫满头红发在空中飞舞,随后整个人砸在了地面上犁出一条长长的沟渠,脸上全都是血液,鼻梁凹陷了下去。

    “再...来!”

    灵枫拄着红芒艰难的站起身来,眼睛肿胀的眯在一起,继续走向贾应,贾应看着这浑身没有一块地方是完好的少年,表情慢慢严肃了起来喃喃道:“可惜啊,你不是我宗的人。”一根尖锐的木矛出现在他手中爆射而出。

    “噗!”

    血液喷洒,灵枫的右胸被木矛贯穿,灵枫用尽全身力气把红芒插进地里,强大的余力还是把他给带出了一段路,染血的木茅从后背穿透而出,灵枫披头散发的半跪在地上,鼻间的血液一点点的滴落。

    他杀不了,他打不过,他挡不住,他逃不了,他不行!

    烈焰虎疯狂了,兽吼整天,纯粹的金色火焰把荆棘一点又一点的融化灼烧,同时四肢用尽力气向灵枫走来,荆棘勒进了她的肉里面,卡在了骨头上,拽着荆棘一步又一步的奋力走向灵枫。

    此处的动静太大了,吸引无数人来此,当瞧见那如此悲恸的一幕心灵震惊,但他们不敢前去,只知道那头妖兽和那少年,要死了。

    但人群中又有一个白发老人,看着跪在地上的灵枫,他奋力挤出人群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冲向灵枫。

    贾应走到灵枫十米外,看着这个膝盖的血肉都磨到只剩下骨肉却还在坚持的少年,又回头望了眼那拽着荆棘向这边走来的烈焰虎,他摇头叹息了一下:“安心去吧,留你不得!”

    一根木矛瞬间出现射向灵枫的脑袋,灵枫仰起头,血肉模糊的脸对着这根马上要夺走他生命的木矛,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可就在一瞬间,一个老人一闪而过,毅然决然的挡在了灵枫身前,木矛扎进了他的头颅中竟然没有贯穿出去而是稳稳的卡住了,血液从额头上流下,流满了他布满皱纹的苍老脸颊,无喜无悲,眼睛黯淡。

    “爷爷!”

    一个女孩儿悲楚的声音响彻天地,她一身小白裙,赤着脚丫向这边跑来,冰蓝色的头发在她脑后飞洒,精致的脸上挂着两条水流,泪水不住的流下。

    她不顾贾应就在背后,一把抱住了雪青干瘦的身躯,两只白皙的小手捧住他苍老粗糙的脸,血液染在了她的手上。

    雪冰儿看着手上滚烫的血液,一双冰蓝色的瞳孔美丽急剧收缩,他不敢抬头,害怕看到爷爷的此刻的模样,她狠狠扑进雪青怀中,哭的喉咙都发不出声音,只有脸上的泪水在诉说着她的悲伤。

    雪冰儿看着那面目全非跪在地上的灵枫,幼稚单纯从不知道厌恶是什么感觉的她此刻怨恨的对灵枫咆哮道:“是你!是你害死了爷爷!呜唔!”

    灵枫肿胀的眼睛只能看到一点,看到了那个一直叫自己大哥哥的女孩正怨怒的咆哮着,他说不出话,流不出泪,只有心脏还在一下又一下缓慢的跳动。

    小女孩抱着雪青把头埋入雪青怀中呜咽起来,血液从雪青的下巴落下滴落在雪冰儿漂亮的冰蓝色头发上。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血幕鸣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