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血幕鸣最新章节 > 万国辉煌 第六十九章 分,离

血幕鸣 万国辉煌 第六十九章 分,离

    “呵呵,真是个漂亮的小女孩,我都要舍不得下手了呢。”

    贾应看着雪冰儿,两支木矛出现在他手中,雪冰儿猛的回过头来,脸上还带着两条泪痕,但却是面目表情的张嘴说道:“只要你能杀了他,我就答应你说的!”语气冷的好像一月里的风霜。

    “哦?”

    贾应闻言一愣,但随后嘴角翘起,可还未等他讥讽出声,他就呆在了原地,抬起头僵硬的望向天空,只见天空上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个身影,脚踩虚空,一席雪裙冰衣,天地间一瞬间由夏转冬,点点风霜落下,洒在众人的头顶。

    “天王?!!”

    贾应惊骇,此处怎么会有天王,而且好像还是这女孩的帮手,不管是还是不是,他都深知自己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抬起脚就想跑,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不知道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他的双脚,低头看去居然有冰晶悄无声息把他的脚腕给冻住了,他拿起两支木矛不断刺向冰晶,同时玄气鼓动。

    “铿!铿!铿!”

    一声声脆响,地面疯狂颤抖,冰晶完好无损,反倒是他脚下的地面猛的凹陷,那女人踩着无形的阶梯在贾应恐慌的目光下一步一步的从空中走下,轻轻抱起雪冰儿娇小的身体,眼中绽放着母性的光芒,她额头有一个浑然天成的雪花印在淡淡的亮着。

    “决定了吗?”

    她的声音是那么那么的柔和,好像唯恐惊到了怀中的小人儿,雪冰儿在女人怀里点了点脑袋,随后正在疯狂破坏着冰晶的贾应就感觉到脚下一股寒气蔓延全身,灵宫瞬间沉寂下去根本无法摧动。

    贾应双瞳急剧收缩变成两个小点,看着远出的女人刚开嘴巴好像想说什么,但是冰晶快速的从他脚下直至包裹住他的全身。

    一个通玄五重的强者,在他们的眼前变成了一个宛如艺术品般的冰雕,能看清每一条发丝,僵硬的表情,手中还握着的两根木矛,所有的一切都被定格住了。

    “他呢?”

    雪冷心看着单膝跪在血泊中的灵枫说道,同时因为贾应的死去那些勒在烈焰虎肉骨中的荆棘瞬间变的脆弱不堪,烈焰虎轻松崩开,随后虎躯跳跃一声巨响下挡在了灵枫身前。

    她身上的火焰已经散去,庞大的身体上全都是条条狰狞的伤痕,深入筋骨,金色的血液不断流出来洒在地面上,这次不再有火焰出现,漂亮的一身金毛也被血液浸透,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身体上。

    “吼!”

    烈焰虎眼中有凶光,向雪冷心愤怒的咆哮,嘴中的血液溢出流了一地,场面凄惨无比,而在他身后的灵枫身下早已变成了一个血泊,全身破破碎碎好像下一秒就会散掉。

    “你害死了爷爷。”

    雪冰儿望着这一幕平淡的说道,目光透过烈焰虎看向灵枫,眼中只剩冰凉,再无以前的神采,随后雪冷心飞到空中,带着雪冰儿以及雪青的尸体向北方飞去,几息之间就消失在了天际。

    烈焰虎向两人离开的方向龇了龇牙,转过身后低头看着灵枫,虎目有两颗硕大的泪珠出现砸落在血泊中溅起一堆水花,她用自己的脑袋轻轻碰了一下灵枫,灵枫没有一点反应。

    “唔!”

    它低鸣一声,用柔软的尾巴轻轻卷起灵枫放在自己背上,随后向远处的山林跑去,血液在它奔跑的时候洒落在地上,烈焰虎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它知道这里不安全,对于妖兽来说,山岭,才是最安全的。

    那天,那晚,他和她的相识。

    寒冬,秋月,稚嫩的女孩儿。

    浅笑,回眸,一句细声低语。

    记忆,流年,终有梦醒之时。

    ……

    此处发生的一切让围观者都懵了,他们根本来不急去理清自己的大脑,什么通玄,妖王,天王,以前遥不可及的人物都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大战了一场,没人敢说话,只是怔怔的望着前方,好像失了魂。

    “呼!”

    一道狂风在众人眼前挂过,一个老人站在此处,手持银色长枪,皱着眉头看向变成冰雕的贾应,又看了看狼藉的四周,最后他走到那血泊旁叹息一声。

    想来灵枫生还的几率不怎么高,即便活下来了也肯定不怎么好过,可又是谁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能让一个通玄五重的强者毫无反抗之力的死掉。

    看了一眼血泊,徐老突然咦了一声,弯下腰从血泊中的泥土中拔出一根被浸在血液中的金簪,只是看一眼他就知道,这是凌若雨送给灵枫的那一支。

    “是谁杀了他,那少年还活着吗?”

    徐老把金簪收好后指着贾应向众人问道,有人迟疑了一下还是站出来:“是一位天王,冰玄天王,她杀了那人后就带着一个女孩走了,至于那少年,应该,应该是死了吧,可被一头妖王带走了。”

    那人说道,徐老点了点头,眉头使劲皱着,又是天王又是妖王,怎么一个纳玄小子可以扯出这么多事,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那小子,徐老是风玄,对气息最为敏感,跟着残存的妖兽血液气息一路跟随而上。

    速度快的惊人,就像是一道真正的狂风闯入青玄山脉中,可徐老即便是把青玄山脉给扫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灵枫的痕迹,至于妖兽的气息进入山脉中的时候就诡异的不见了。

    “古怪!”

    徐老站在一处山崖上,风浪吹起他的衣袍,再找一次,如果不能再找不到就不找了,他根本不在乎灵枫的死活,他在意的是灵枫的价值。

    又是三个小时后,徐老站在青玄山脉外呼出一口浊气,原本干净整洁的衣服上也沾有血渍,这是在找灵枫的时候碰上妖兽留下的。

    “不找了,听天由命吧,有妖王在身边守着估计也没什么危险,这小子,藏的真好。”

    徐老自言自语道,他没有找到灵枫以及路人说的妖王,那就代表妖王找了一个地方藏起来了,灵枫运气也真好,有妖王跟随。

    他只是看了一眼战场就知道灵枫绝对残了,妖兽可以救他却不可以治他,一个半路夭折的天才,不值得他花费太大的精力去寻找。

    “先回去告诉公主。”

    徐老嘀咕一声,灵宫中玄气呼啸,他整个人就好像与空气融合了般化为一道狂风冲入冒险城中跃入玲珑药坊马上单膝跪下。

    “他怎么样了,有受伤吗,还活着吗?”

    凌若雨一直在房间徘徊走动,额头有汗珠出现,瞧见徐老离开焦急的连声问道,她心里有不详的预感,但即便她再怎么不愿意去知道,当看到徐老自己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明白了。

    “老臣,只找到公主的金簪,至于灵枫,生死不知。”

    徐老双手上放着金簪,上面还带有干涸的血渍,凌若雨双眼一黑,整个人在徐老慌乱的目光中差点倒了下去,最后还是扶着桌子才能勉强站稳,玉手颤抖着拿过徐老手中的金簪:“上面的血,是谁的?”

    “应该,应该就是灵枫的。”

    徐老脑海中又出现了那一汪血泊,这是全身的血液都流尽才能凝聚的吧!这人还能完好无损的活着的话那简直就是奇迹!

    凌若雨仰起头不让泪水流下,挥手道:“你下去吧。”徐老迟疑的应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可能低估了凌若雨对灵枫可能不仅仅是看重他的天赋,而可能是...他不敢去乱想,这是得杀头的,徐老恭敬的退出房间同时关上房门。

    “你一定还活着,如果死了...”

    凌若雨双眼中的泪水终究还是流了下来,把那沾染了灵枫血液的金簪洗都不洗直接扎在了自己的秀发中,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她觉得是自己不够决绝才会造成这一切。

    “我相信你还活着。”

    她缓缓闭上自己眼睛,泪水从眼角流下浸湿了她的面纱贴在她的脸颊上,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一点,霖儿鬼鬼祟祟的往里面瞅了几眼,随后震惊的发现凌若雨居然哭了。

    “那混蛋不会真死了吧。”

    霖儿心想道,想进去问问,可又不敢打扰凌若雨,只好偷偷的掩上房门,刚一转身,宋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背后,吓的她差点就叫出了声,瞪了宋煜一眼后赶紧离开。

    宋煜跟在她背后问道:“那个,灵公子怎么样了,还好吗?”

    “我哪知道,你去问公主啊。”霖儿没有好气的说道,宋煜脸上有些不自然:“这...”他哪敢去问啊,只好叹息一声走下楼去,他也得准备回帝城了,至于灵枫,就看他会不会在天宇国大比的时候出现吧。

    凌若雨无声的流着泪水,好像要把这一生的泪都给流干,凌天青突然出现在房中看着他的女儿:“你又何苦呢,你想做的不就是让自己变的强大,强大到无人再可以干预你,然后取代我,登上皇位,这不就是你的愿望吗,我也在用自己的方法帮你达成这个愿望,可你又觉得那少年真的能做到吗?如果那少年做不到,你们又该怎么办?让他看着你出嫁?”

    “你的方法是错误的,靠打压一个人来激发他的决心,是病态的。”

    凌若雨毫不胆怯的望着自己的父皇说道,凌天青冷哼一声甩袖飞出房外,凌若雨看着凌天君离去,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伸手拿下金簪,她的美眸中突然有亮光闪过。

    一席紫纹黑袍的衣服突然出现在她手上,她拿开自己的面纱,把自己绝美如天仙的脸颊埋入衣服中,感受着熟悉的气息,在回忆里疲倦的睡去。

    在朦朦胧胧的梦乡中,她好像又回到了少年的怀抱,那么温暖,那么安详……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血幕鸣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