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修真必须死最新章节 >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其实我是猪来着

修真必须死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其实我是猪来着

    丁乙和周煜说了一回儿闲话,周煜拿出了年底龙虎斗的比赛竞技名单。

    不是所有的修真者有竞技的天赋,比如新龙门的一个叫廖玉清的师弟,他是拥有透视眼神通的修真者,这货除了一个能透视的本领,其他一无所有。还有一个叫秦震的师弟,拥有精神威慑的神通,虽然霸气外漏,看起来拽的不行,其实也只是一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最终入选的名单有:灵级傀儡师丁乙,羽级高阶金、风、电三系修真者韩元龙,羽级高阶气灵师蒲笑,羽级高阶火灵师齐方远,羽级中阶地水双系燕自然,羽级中阶念力师施柏。

    说实话周煜手下的这些新人,除了丁乙和韩元龙,其他的四个师弟和刀把子的手下比起来,差距还是蛮大的。觉醒者比起他们这些要经过超凡祭遴选出来的修真者,本来基点就要高出老大一截。不论是灵力值还是天赋神通,更是胜过不止一筹。周煜可是把宝全压在丁乙的身上。

    不过丁乙现在已经制作出了傀儡武士,这对于新龙门来说已经有了足够的本钱,可以和幼虎营掰掰手腕了。

    韩元龙训练完毕,把队伍都带回洞府。周煜把参加比赛的六个人留了下来,其他的师弟全部放了羊。

    丁乙除了对韩元龙比较了解,齐方远和他有过交集,其他的师弟都没怎么接触,不过作为新龙门新人里面的二师兄,他还是需要一点时间,和这些师弟熟悉、熟悉。

    六月份的拉练,幼虎营完爆新龙门。这对新龙门的弟子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丁乙相信当时的幼虎营只是展露了他们一部分实力而已。不过即便如此,两只队伍的整体实力已经显现无疑,被幼虎营的那些师兄完虐,这的确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情。

    丁乙虽然和大家不怎么在一起,但是关于他的传说可是一直在营地里盛传。这些家伙们这些天被周煜操练得欲仙欲死,现在看到营地里鬼点子最多的丁乙回归,都有一点肝颤。一个个像鹌鹑一样,又安静又老实。

    看这些师弟都有些怕自己,丁乙不觉有些郁闷,现在这些师弟们的状态可不行,一个个都是那种严重的自信心不足。即便是张扬跋扈的韩元龙,丁乙也感觉到精气神有些萎靡。

    丁乙扭过头来对周煜道:“大师兄,你有事先去忙,我和这些师弟很久都没在一起了,让我们先聊聊。”

    看周煜没动静,丁乙直说道:“大师兄,师弟们都有些怕你,再说了,你既然把这些师弟交给我带,就要相信我,不然还是你自己带人训练好了。”

    丁乙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周煜留,周煜这几天看到这些师弟,一个个看起来很用功,但是进步不大,也是着急上火的不行。每天加量、超负荷的训练,省身壁前往往深夜还有人被罚面壁思过。他也是用尽了手段,可是效果不佳,进展缓慢,他也是暗自焦急。他想看看丁乙到底有什么法子,能够改变这一切,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连他这个大师兄都驱逐,一点面子都不给。

    反正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对丁乙他还是有一点放心的,这个古灵精怪的师弟,总是有一些层出不穷的鬼点子,也许他还真的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把这些扶不上墙的烂泥重新塑造成才。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哈哈,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拍屁股走人。

    丁乙没有让这些师弟各自表现他们的神通能力,只是挨个的询问了大家暑假的生活。

    其实这些师弟整个暑期的生活,倒也还真的没有放松,周煜大魔王可是在闭营前,对每一个师弟都下达了硬性的指标的,这些家伙也就是在回家的旅途中有好好休息过,基本上整个暑假,他们自己也都在苦苦的修炼。根本就不敢放肆的玩乐,周煜的体罚那可不是一般的重,这都已经成为了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一个个哪里还敢放松。

    看这些师弟说得这样悲催,看他们一个个的表情神色,应该也都不似作伪。丁乙想到自己这两个月的暑假生活,应该比这些师弟都要过得惬意得多。

    “看来师弟们这整个暑假都没有偷懒,都有在认真的修炼,这很好,不过要我说你们还真是一些猪脑袋,大师兄又不会跟你们回家,一个个这么听话干什么,这修真讲究道法自然,讲究劳逸结合,这暑期就是给你们玩的,每天抽出时间修炼几个个钟头就足够了,何必把自己整的这么辛苦呢?”

    “现在你们被大师兄委托给我训练,大家都放轻松一些,大师兄是恨铁不成钢,巴不得你们早日修炼有成,能够把幼虎营的那些师兄给干趴下,不过这正所谓欲速则不达,大师兄有些急了点,对你们的要求有点过于严苛。我带大家风格和大师兄有些不一样,没有师兄那么极端,所以师弟们尽管放心。只要你们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师兄的体罚就不会落到你们身上。”丁乙笑呵呵的说道。

    看这些师弟都一副规规矩矩小媳妇的模样,丁乙又问道“师弟们平时在营地都玩些什么?”

    从左看到右,又从右看到左,看这些苦逼的师弟脸上都是一副茫然的神色,丁乙知道这些家伙应该是被周煜整怕了,练疲乏了。估计这些家伙都没怎么敢私下里玩耍。

    丁乙从身上摸出一副斗神牌来,这是他在仙人洞里私藏的宝贝。得知铁中堂等人要离开,他就留了一个心眼,他本身也是灵级的傀儡师,阵法和机关术,也自修到了灵级初阶。私藏一点东西还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再说邱副校长本来搜查仙人洞就放了水,所以不论是给周煜准备的灵酒,还有一些自己觉得用的上的修真资源和小玩意儿,他都早就藏得妥妥的。

    “丁师兄,大师兄要是看到了可不好。”韩元龙提醒道。

    “没事,一切都有我顶着,大家尽管放心好了。”丁乙道。

    不理会众人的忐忑不安,丁乙把斗神牌分发了下去,一边发牌,一边交代了游戏规则。

    这斗神牌,本身每一张牌上都有巧妙的阵法,不仅牌面上的人物形象都是鲜活生动,栩栩如生,还是动态的。而且背面,也有阻碍灵觉窥视的阵法,要知道在座的可都是修真者,灵力值最差的丁乙都破了一千,要是人人都知道对手手里的牌,那还玩个球。

    不过即便如此,修真者的神通也让这作弊成为了一件十分简单的事,不要说修真者敏锐的观察力,大都可以从对手的眼睛里看清牌面的花色,这牌打过一遍之后,大多数人甚至可以记得住这牌的顺序。

    这是修真者和凡人的差别。

    不过这副牌能够出现在仙人洞,是铁中堂他们这些元级,玄级高阶都可以娱乐的修真道具,自然有它神奇的地方,这可是京都百乐门精制的斗神牌,自带幻阵功能,只要手指放在牌背面,对手永远也看不清牌正面的花色图形。

    不过这十赌九诈,丁乙当然不会老实的陪这些师弟,玩这斗神牌,他可是老早就在斗神牌的背面做了手脚,他是碎灵资质,他其实是在这副牌的后面,涂了一层灵石粉末调制的树脂。其他人感应不到,可是他却一清二楚。

    这既然是玩,当然也是要带点彩头的。以前和韩元龙整的那一套现在行不通了,再说丁乙是带新人,要提高他们的修真水平,而不是祸害他们。

    这些彩头很简单,不外乎是输的人跑到幼虎营跟幼虎营的师兄说一声自己是猪,又或者衣服脱光光,裸奔一圈回来,这一类的小小恶趣味惩罚。

    刀把子早就看到丁乙飞回来了,他对丁乙观感倒是没什么不好,上次找丁乙开后门未果,丁乙还是很灵醒的给他整了一本《冷锻法》,让他对这个小家伙印象还是相当不错。

    知道丁乙灵级傀儡师的身份后,他知道这是幼虎营未来唯一需要面对的变数,这些天他也有针对性的让几个师弟加强了演练。

    不过今天,他倒是有些被新龙门那边不时跑过来的小鬼们,搞得哭笑不得。

    “刘师兄你好,我告诉你,其实我是猪来着。”齐方远这都是第二次跑到幼虎营,说自己是猪了。

    齐方远知道丁乙厉害,他早就深深领教过丁乙的手段,可是没想到,这位丁师兄在斗神牌上面也这么有天赋,这可就奇了怪。这斗神牌一看就是百乐门的高级货色,自己也认真的检查了每一张牌,应该没有做手脚,可是他们这些师兄弟打了六七把就没有一次能够赢,这让他觉得很不甘心。

    刀把子叫住了齐方远,看着眼前新龙门的小师弟,刀把子冷着脸问道:“老实说吧,刺龙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齐方远苦着脸说道:“这不关大师兄的事,是我们几个师兄弟闹着玩,打个小赌,输的人要过来这边说自己是猪……”

    “那就是丁乙那个小混蛋搞得鬼啰?”刀把子眼神如刀,看得齐方远心里直发毛,他喏喏的不敢吭声。

    刀把子厉声喝道:“你们胡闹可以,但是不可以再跑到我的营区,否则就把你们扣起来,让你们大师兄亲自来取人,听到没有。”

    齐方远连忙应是,屈辱的跑回了洞府。

    周煜还是不放心,在外面逛了一大圈回到洞府,一进门就看到除了丁乙身上还齐整,其他几个都清洁溜溜,赤身裸体的呆在洞府里面,几人当中还有一副斗神牌。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正待发火,齐方远跑了进来,一路跑还一路嚷嚷“谁再输了就去裸奔。呃……”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修真必须死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