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一剑朝天最新章节 > 北境风光 第五十八章 各种麻烦

一剑朝天 北境风光 第五十八章 各种麻烦

    “难道不是吗?堂堂匠城大宗师的弟子,第一次独自出远门就差点被人干掉?”吕安反问道。

    顾言嘟囔道:“白师又不是宗师,我可是一个正经的读书人。”

    “你的意思是另外三人拖累了你?”吕安望着顾言身后的三人笑着问道。

    顾言咳了两声,“不是我说,李清倒还好,实力已经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了,但是另外两个,就有点一般了,尤其是那个谁。”

    “那个谁是谁呀?”宇文川突然凑到了顾言的耳朵边上恶狠狠的说道。

    顾言直接被吓得跳了起来,望着身后突然出现的三人,捂着胸口说道:“你们三个是鬼呀,这么突然冒出来,吕师,你这是故意在给我下套呀。”

    四人哈哈大笑了起来,唯独剩下一脸懊恼悔恨捶胸顿足的顾言。

    一阵嬉闹之后,李清皱着眉头看着吕安,一脸心疼的问道:“你,没事了吧?”

    吕安点了点头,抬了抬手,回道:“就是绑的太紧了,搞点有点像绑票。”

    此话一出,李清立马喜笑颜开。

    三人顿时被李清这个笑容给笑懵,还别说,李清一身红衣,头上一个束马尾,大伤初愈之后,原本红润的脸颊此刻变得一丝的白皙,本就是面容姣好,但是之前一直绷着脸,很是严肃,让人看到的都是冷峻的一面,此刻这一笑,宛如春风袭来,草长莺飞,顿时让三人都心跳加速起来了,原来这冷面红衣也有如此活泼的一面,三人都看呆了。

    吕安望着三人木愣的表情,不是很理解,不由出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顾言第一个回过神来,“铁树开花,百年一见,乐哉乐哉。”

    话刚说完,李清就是一个拳头打了过去,好在顾言早有准备,早已离远了一步,“嘿嘿,早有准备。”

    另外两人此刻也是回过神来,宇文川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李清,而石林则是嘿嘿的在一旁傻笑,结果扯到了伤口,嘴巴都咧弯了。

    几人被石林这一幕折腾的又笑了起来,几人的心情顿时都大好。

    经过了这一次被打劫之后,这另外四人也算是对吕安服帖了。

    宇文川已经被吕安救了好几次了,救命之恩加起来都够他这辈子好好还的了,此刻也早已不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样咄咄逼人了,也不像后面被吕安教训之后的害怕,而是表露出了一种另类的信任感。

    石林一直信奉的就是强者为尊,这一次吕安的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带他们走出那片树林的能力,也是让他有着一丝的敬佩。

    而李清,虽然在最开始和吕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有点不以为然,或者说有点不服气,有点故意放着宇文川去挑衅吕安,但之后吕安所表露出来的实力,能力,魄力,以及蛮力,还是让她有点惊讶的,尤其是那一扛,李清甚至觉得自己有种别样的情愫在里面了。

    最后的顾言一直都是尊师命,唯吕为师。

    吕安高兴的看着这笑的格外欢腾的四个人,也算是这一路来最大的收获了,果然年轻人的世界最简单,有架一起打,有乐一起笑。

    吕安看折腾的差不多了,随即开口问道:“师叔什么时候回来?现在我们既然到了沛城了,接下来呢?该干啥了?”

    这话直接打断了四人的打闹,不由的都安静了下来,脸色都有点难看,没有说话。

    吕安看着这一幕安静的有点奇怪,一阵纳闷,又看了看四人的表情有点不对,直接问道:“咋了?这是又出什么事了吗?”

    顾言突然看到另外三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还站在了最前面,一脸的尴尬,咳了两声,装模作样的摇了摇扇子,又理了理发簪,整了整衣服。

    吕安看着三人突然后退,然后顾言又折腾个没完,眉头皱紧起来,直接对着李清问道:“李清,你来说,到底咋了?”

    顾言微微松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然后用手一扯,直接把李清拉倒了最前面。

    李清恼火的瞪了一眼顾言。

    吕安看着几人的动作,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到底出了什么事?”吕安喉咙大了一个度。

    李清凤眉一挺,怒道:“喊什么喊?”

    这一声顿时镇住了所有人,吕安整个人都抖了抖,惊了一惊,小声的回道:“那是出什么事了吗?”

    “没出什么事,就是师傅也受伤了而已,然后前几天又有人来找麻烦了。”李清大声说道。

    吕安嘀咕了一边,“受伤?找麻烦?”

    顾言点了点头,“宇文师叔前天是回来了,但是受着伤回来,而且好像伤的有点重,最近这几天也在养伤。”

    “那找麻烦的呢?找谁的麻烦?师叔的?还是我们几个的?”吕安继续问道。

    顾言摇头回道:“找你的。”

    “找我的?”吕安顿时一脸的莫名其妙的重复了一遍。

    另外四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顾言继续说道:“而且我们几个都是不是对手,那人一开始就指名点姓的来找你的,也不说找你干嘛,为此我们几个人都上了一遍,结果都输了,那人实力很强很强,然后这件事情就被传开了,外界传,匠城年轻一辈没有一个能打的,竟然被人一串三,或者是一串四,所以师叔最近这几天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但是也不能出手,毕竟这是属于同辈之间的较量,他这个老一辈出手也不合适。”

    李清也是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那人真的很强。”

    吕安还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找我?那人是谁?”

    顾言回道:“那人叫林苍月,南疆人,理由没说,但我估计是你出名的原因。”

    “林苍月?”吕安嘟囔了一声,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自己也从来没有和南疆人有过接触,更不会有所谓的仇怨之说,那这个堵门是不是也有点太过霸道了点了?

    “出名?出什么名?”吕安突然意识到了这个词。

    “你也不想想,你一个四品武夫,居然干掉了两个五境修士,这怎么算都是一件稀罕事,师叔早就把这件事情传的满城都知晓了,而且把你夸得神乎其神,说你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掉了。”顾言回道。

    吕安顿时一个白眼翻了又翻,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好,这牛逼是不是也吹得太过了。

    “你在背后说我坏话?”宇文渊突然莫名出现在了顾言的身后,然后一个脑蹦就打了下来。

    众人皆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宇文渊就这么突然凭空出现在了房间内。

    顾言已经抱着脑袋,流着眼泪,抽泣着,蹲在了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吕安有点心疼的看着蹲在地上的顾言,小声的说了句:“师叔,你没事了吗?”

    宇文渊摇了摇头,回道:“比你好一点,也不是什么大碍,不过还要几天才能痊愈,你呢?什么时候可以动呀,外面有个人逼得有点紧,堵门都堵了好几天了,什么时候出去会会他,不然匠城的脸都要丢完了。”

    吕安听到这话,顿时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下去了,抬起全身都是绷带的手给宇文渊看了看。

    宇文渊叹了一口气,“这点小伤,也要养这么久吗?都是皮外伤而已,别人都打上门了。”

    “还不是师傅你嘴巴大,一回来就到处乱说,搞的别人不服气,来找麻烦。”李清哼了一声,嘟囔了起来。

    宇文渊斜了一眼,“臭丫头,怎么说话的,本事这么点大,这一次要不是吕安,你们几个第一次出远门就全部栽在那片林子里了。”

    李清哼了一声,就不回答了。

    宇文川不服气的说道:“师姐也出了不少力呢。”

    听到宇文川的声音,宇文渊顿时眉毛就竖了起来,破口大骂道:“你还好意思说,最不成器的就是你,本事吗没有,脾气倒是很大,我刚走,你就惹事,要不是吕安救你,你早就死了,这一路上,吕安救了你几次,你欠了他几条命了?”

    宇文川顿时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宇文渊转头又看向了一旁的石林,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还有你,小石头,成天闷声不响,简直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动不动就想和别人拼命,要不是那一叠惊雷符,你觉得你还活着吗?”

    石林听到这话,愣了愣,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最后转向了地上的顾言,直接伸手拎了起来,指着顾言的鼻子说道:“都是你惹出来的,果然白宇说的没错,这次出门,第二惹事就是你,差点就把所有人都弄栽。”

    吕安听着宇文渊一个个噼里啪啦的骂过去,心里一乐,还挺爽的,不过在听到第二惹事的时候,嘴里小声的问道:“那第一惹事呢?”

    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指向了吕安。

    吕安懵了,一脸不信的说道:“真的假的?师伯这么说的?”

    宇文渊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也问了,他确实是这么说的。”

    吕安挠了挠头,有点不明所以。

    顾言捂着脑袋说道:“吕师不必在意,师傅说了,越能惹事,说明未来的成就越大。”

    这话一出,李清又是眉头一缩,朝着顾言的屁股就是一脚,然后一脸不悦的说道:“我不信。”

    顾言一个踉跄,眼泪汪汪的说道:“师傅说的,我没骗你。”

    “你师傅倒是把你们两个人都夸了一遍了呀?”宇文渊冷哼了一声,“丫头别听他们说的,这种说法压根就不靠谱。”

    顾言刚想反驳一句,但是看着几人的脸色,直接把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一剑朝天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