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阴阳尸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七章 欲言又止藏隐情

阴阳尸 第四十七章 欲言又止藏隐情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当已经远离了陈明堂的院子,张小洛才站住身,转头看向那一直低头不语的张钰。

    “没什么事!张哥,我……”

    张钰抬头瞅了张小洛一眼,又低下头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昨夜的电话是怎么回事?”

    张小洛看着张钰,轻声问道。

    “电话?哦,那是跟其他的姐妹闹着玩,她们欺负我,我一着急就给你打电话了。”

    “跟谁闹着玩?王琪?还是其他护士?”

    “张哥,女孩子之间闹着玩,你就别问了……”

    张小洛并没有提及冥乐的事。如果真是闹着玩,或者张钰自己不愿说,自己提了反倒增加了她的心理负担。

    “张钰,如果你真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记得告诉我!”

    张小洛心想既然张钰说自己没事,那就先这样吧。反正自己来了一时半会也不打算回去,早晚会搞清楚的。如果真有谁想打张钰的主意,不管是人是鬼,张小洛不介意给自己找点事做。

    就算是给赵庭那老小子帮个忙吧!他吃葡萄,让小爷给他捡葡萄皮,回去得好好敲打敲打他。

    张钰见张小洛不再说话,便转身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却又忽然站住了。

    “张哥,你说……你说这世上真有鬼吗?”

    张钰并未回头,轻声地问了张小洛一句。

    “信则有,就算是鬼也不用怕,如果有鬼魂缠着你,我绝对让它魂飞魄散!”

    张小洛微眯着双眼,看向张钰的背影,那修长玉立的身影竟有几分萧瑟。

    张钰的双肩轻轻颤抖了一下,却又很快恢复了平静。她忽然转头,朝着张小洛露出一丝笑意。

    “你是因为我昨天的一个电话,连夜赶过来的?”

    “嗯!你是我的朋友,你若有事,我不会坐视不理!所以,张钰……”

    “张哥,你真好!”

    张钰打断了张小洛的话,快步走了回去。

    张小洛仍站在原地,他望着张钰的背影消失,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张钰身上没有鬼气,可她明显有话没有说出来,这不是她的性格!难道她在顾忌什么?或者有人威胁她?陈明堂吗?

    对于陈明堂这个巧夺自己族人妻子的村长,张小洛并没有好感。张大官人也好色,但万事皆有度,超过了一定的限度,就不能算是好色了,而是罪,色是原罪!

    张小洛忽然瞅见了一个熟人,陈得水。

    陈德水正在张小洛所站位置不远的一个院子里,身子微弯不停地上下按着压井。一股股清澈的地下水被压出,喷进压井前一个破旧的铁桶里。

    陈德水家很穷,院子没有院墙,只用半人高的棉花枝勉强圈出了院子的界限,门口是几根细木棍钉成的栅栏门。

    “陈大哥!”

    张小洛站在陈德水的栅栏门外朝着陈德水高声喊了一句。

    陈德水正在弯着腰费力地压水,听见有人喊他,抬起头正看见一脸微笑的张小洛站在自家门外。

    “张医生,您……您怎么到我这来了?陈明堂让你来的?”

    陈德水打开木栅栏,让张小洛进来,一脸疑惑地望着这个刚从市里来的医生。

    “是这样的,陈大哥,村长家里住的都是女孩子,我一个大老爷们再住在那里有点……我可以住您家吧?陈大哥,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我给您房费!”

    张小洛一边笑着,一边暗暗嘀咕,自己的婆娘给别人暖了八年被窝,我就不信他心里没有怨念!

    “那个……房费什么的倒无所谓!你自己进来看看吧,如果你愿意住在我家,随你!”

    陈德水犹豫了一下,便转身领着张小洛朝自己的堂屋走去,推开那破旧的木门,走进了屋内。

    陈德水家是三间堂屋,中间没有隔墙,整个一大通透。正中一间的地上放着一捆捆的高粱杆,后墙之上靠墙立着几捆纸,有黄纸,白纸,甚至还有紫色和绿色的纸卷。一张低矮的木桌摆在正中,木桌桌面已裂开了几道足可以塞进手掌的缝隙。一个边缘凹凸不齐的铝盆放在桌上,盆里有着半盆浆糊。

    张小洛依稀记得,早上刚来的时候,陈德水似乎跟他提起过,自己会在不忙的时候扎些纸人以填饱肚皮。

    农村谁家都会有碰上白事的时候,为了祭奠逝者,便会扎些纸人,纸马,纸楼之类的物件,焚给那些亡故之人,以便逝者在阴间享用。

    中间这屋明显是没办法住人的,而且张大官人也不会住在中间这间屋内。

    迎门而卧,乃风水大忌。

    靠着东墙放了一张木床,木床之上的被子,褥子黑乎乎的一片,已分不清本来的颜色。木床的床下还凌乱地放着几双旧布鞋,一只黑色的长嘴粗口塑料壶斜倒在布鞋之上。

    张小洛还没有跟陈德水同床共枕的雅兴。所以,他撇了撇嘴,将目光转向了西边的一间。

    西边靠墙摆放着一个个形状各异的纸人,或男或女,甚至还有一匹纸马,一架纸轿,一座纸楼。

    当张小洛看到那座纸轿的时候,双眼不由眯了起来。

    “陈大哥,这是村里哪家要白事用的吗?瞧这纸人扎的,真漂亮!这纸楼,还是小别墅啊!还有这纸轿……”

    “还不是陈明堂那老东西,非要给他那死了多年的儿子补什么礼,喊我做的!给的价钱也不低!”

    民间白事,以扎童男童女居多,殷富一些的人家会多扎些纸马,纸楼之类的大件,甚至还有扎汽车,冰箱,电视的。但纸轿……

    “陈大哥,我看这西间还有些空隙,将这些扎好的喜物稍微规整一下,足够我放张席子了!我就住在西屋吧!到时候村长用这些喜物的时候,我还能给你搭把手!对了,我先把房费给你!”

    张小洛不容陈德水开口,已从怀中掏出一摞鲜红的大钞,递给了陈德水。

    陈德水还想再说什么,可看见眼前那足够自己花半年的大钞,喉咙蠕动了一下,伸手接了过去。

    张小洛跟陈德水说定后,还想再跟陈德水聊上几句,可忽然听到院子外传来王琪的呼唤之声,便只能作罢,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阴阳尸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