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与鬼谋宅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里没底

与鬼谋宅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里没底

    在完全的黑暗中,人的想象力会被强化,心中的感受也会被放大。但若是带上那么一点点不太给力的灯光,这些想象与感受就可能会发生一定程度的扭曲。

    比如你在无法看见的情况下摸到了墙壁上的石头。你可能会通过那石头的手感猜测它的材质与功能,以及为什么会在这里,但不会根据它的形状认为那是个别的什么。因为你手上的质感已经告诉了你,那是块石头。

    可是在微弱又晃动的灯光照射下,在你摸到它之前,它的影子可能就已经进入了你的视线。那么第一眼看到它的你,或许就会认为它是某种动物的头部。而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视线里出现除了自己人以外任何动物的头部,都不会是件好事。

    “那是什么!”不知谁叫了一声,随即就有手机灯光打在前方通道上的某一处。

    灯光的照明距离太短,只能勉强将那物体的影子照射出来。所以呈现在几人面前的,便是一个类似于脑袋的形状。

    “是头!是什么东西的头!”一个女声喊了出来,那疯狂的叫声一听就是邵璐璐。

    “快跑!”有人叫着。

    这叫声在四人当中造成了混乱,他们尖叫着向后退去,口中呜哩哇啦不知道在说什么,听起来都是些因恐惧而产生的毫无意义的声音。

    “吵什么吵?”正在仔细倾听前方动静的牢画被几人的声音干扰了,烦不胜烦的回头一看,却见到四人惊恐万分的对着一块墙壁上的石砌灯座尖叫。

    牢画折回头走到那灯座前,上上下下瞧了一通。那石砌的灯座是一个圆球形的设计,上面凸凹不平,看上去确实像个脑袋。

    “喂,你们很吵哎!这不过是个灯座,用来放灯的,不是什么怪物的头。看清楚点再判断好么?”牢画忍不住教训他们。

    郑执闻言上前了几步,将手机的灯光对准灯座,终于看清楚了灯座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回头对着几人说道:“真的只是个灯座,别害怕,继续吧。”

    另外三人这才走上前,才走了几步,五人都觉得不对劲起来。

    首先是邵璐璐四人。他们是靠着郑执手机凑近了才稍稍看出那灯座的形状的。可是牢画呢?她一直摸黑走在前面,畅通无阻不说,一回头就能认出那是个灯座,这种视力,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

    若是说刚刚那些恶鬼对牢画有所忌惮,还有可能是因为牢画身上带着某种东西,但是现在呢?

    牢画,一定不是正常人。

    联想到那日他们想故意为难牢画,安排她单独一人进森林的事情,几人皆是觉得蠢透了。尤其是对牢画使过坏的美佳,更是心下骇然。

    人家鬼都不怕,还能怕小树林里的小动物?

    而牢画则是觉得这个灯座十分的奇怪。这个通道位于墓穴尾部,对于整个墓穴来说是属于下水道排风口一样的设计,是参照古时候的建筑为了维持墓穴完整性而做的,就算是当时进入墓穴送葬的人,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方来。而这个地方,却偏偏

    单独的设计了一个灯座。灯座上,却连一根蜡烛也没有。

    这是用来放灯的,上面却没有灯。

    那就是说,是为了给进来的人放灯的地方。

    谁会进来这里呢?

    想到这,牢画忽然觉得毛骨悚然。她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条路,是给从那个石门进来的人走的,灯座也是给他们留的。房居安在设置自己墓穴的时候,就知道有朝一日会有人从那个门进来,顺着这条通道走进他的墓穴。

    那守在石门外面的五人,恐怕就是附在保安的身上,按照房居安的命令将石门打开了,然后逃之夭夭。

    按照计划,石门开启,百鬼尽出,在牺牲的基础上,一定会有人从石门里闯进去一探究竟。而这也都在房居安的计划之中。

    房居安,到底想干什么?

    她想起之前用透视符看到的房居安的状态,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房居安用暗夜明珠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肉身不毁,放出有百鬼守墓的消息,然后又在这个不可能走人的通道里放上供人放灯的灯座。他在设计墓穴的时候表面上像是在做一个正经的墓穴,实际上却并不是以防止入侵为准则,而是暗暗以一种引导的方式来对待从外面进来的人。

    他想把他们带到哪里去?

    如果她猜的没错,这个灯座所处的位置,如果能够放上一盏灯,一定可以照亮他们即将进入的领域。

    “把手机放在这上头。”牢画对着站在灯座旁边的郑执说道。

    郑执相对于其他人对牢画的敌意与防范都少些。听到牢画这么说,他下意识的就将开着手电筒的手机直接放在了灯座上。

    但是相对于真正的灯或者蜡烛来说,手机里手电筒的光线太过微弱,着实照不到多大的范围。

    四人心里皆是对于牢画的这个要求觉得莫名其妙。这墓里看到一个灯座,难不成放个灯上去就会发生什么事情嘛?盗墓电影看多了吧?

    随即,他们就惊悚的看见牢画凭空抽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对着符纸轻轻吹了一口气,那张符纸上面的金色符号在黑暗中明显的变亮了,发出金色的光芒。紧接着,整张符纸就这么消失了。

    消失了,就如同它出现的时候那样,那么突然,那么神奇,不带走一片云彩。

    就在那符纸消失四人还没来得及惊讶于这个诡异的现象之时,郑执放在灯座上的手机忽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如同白炽灯一样,一下子将周围的环境照得通亮,刺的几人都闭上了眼。

    所以,牢画刚刚,那是在给他的手机加了把火?

    四人惊得脸色发白,正想着要和牢画保持距离,眼睛就适应了光明。前方的环境令他们目瞪口呆。

    那里出现了一条河。

    再次回头,他们已经看不到来时的路。不知道他们现在距离地面有多远。但无论是接近地面还是在地底下,这条河都出现的极其诡异。

    因为这些河水是潺潺流动着的,就和那些aa

    aaa级景区里面的林中小河一样欢悦,充满了生命力。

    但是没有任何声音。

    有一些常识的人都知道,墓中是不会有活水的。因为活水必然会通向外界,而水中又含有氧气。大量的氧气与湿气都会腐蚀墓穴,破坏陪葬品与尸身的品相。

    可是这里就偏偏存在。而且在高亮的灯光照射下,他们能够清晰的看清楚,那是透明的水,并不是墓穴中有时会使用的水银。

    在他们的面前,有一个窄窄的吊桥,通往对面。而桥的尽头竖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几个字。

    来者是客。

    这可不是守墓的姿态。

    “这是要我们过去呢。”牢画喃喃自语道。在灯光被放大前,她其实也看到了桥,但是对这桥底下的水和石碑上的自却有些没底。

    现在看清楚了,她心里却更没底了。

    另外四人皆是后退了一步,看着那窄窄的吊桥,心生抗拒。

    “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吧!”美佳建议道。

    袁柳却说道:“可是我们不进去,还能到哪去呢?”

    几人都沉默了。想起那堵在门口的黑色风暴,四人皆是头皮发麻。

    “我们可以试着从别的门出去。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总不能留在这儿等死。”郑执这次没有顺着美佳的话往下说。

    邵璐璐却趁着牢画没注意,朝着牢画努了努嘴。

    几人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他们并不觉得这样可行。

    袁柳冲着邵璐璐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打别的主意。邵璐璐却不依,冲着牢画说道:“喂,牢画。”

    牢画怀里的乌骓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有些狂躁,正在龇牙咧嘴的滋着毛,牢画正摸着它的毛安抚,懒得搭理邵璐璐。

    邵璐璐见牢画不理她,虽然心中恼怒,但是想到牢画的手段与自己的目的,邵璐璐还是忍下了心中的不满:“牢画,你是跟着我们来的,怎么说我们也算是一个集体。要是我们几个都出事了,警方恐怕也会找你问话的吧?到时候你可不好交待。”

    牢画猜到邵璐璐想说什么,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冷冷道:“这里荒郊野岭的,你们私自打开墓穴企图破坏文物,我是得跟警察叔叔好好说说。”

    “你!”邵璐璐见牢画根本不吃这一套,又想换个办法。

    “牢画,你充其量不过是售楼部里面的一个普通员工。你要是救了我们,我们的父母可以想办法让你进集团。”

    进江陵集团可以说是很多大学刚毕业的人的梦想了。虽然牢画有个什么男人做倚仗,那也没有自己是集团员工靠得住啊!邵璐璐自以为自己这个提议对牢画有不小的吸引力了,可牢画还是不咸不淡的说道:“不去。”

    “我们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牢画,现在人命关天,你怎么就这么小家子气,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呢?我不过说了些你不爱听的话,你就要置我们于死地吗?”邵璐璐一脸愤慨的说着,就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与鬼谋宅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