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四章 治完收工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第一百九四章 治完收工

    原来是这样,昌洋说药田怎么突然就毁了,整个药田突然下陷,种了多年的药材就这么被埋了。原本他以为是地龙夺醒了,所以才会这样。但奇怪的却只有药田那一块是那样,村子中还有四周山林没有半点地动的痕迹,所以他才想不通。

    没想到,是因为村中有贪财,控空了河床。药田就在河边上,加上连日大雨导致水土流失,才发生了地陷。之前去抢救那些药材时,河水还未退去,自然就没有发现河中的蹊跷。

    他突然想到昨晚他出现在村中时,那些人的反应,看他们的眼神都带着些心虚和不自然。原本以为他们是羞耻那么多人对付一个小孩,如今看来是因为这事!

    “师父……”昌平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猜那发现金子的人,好像就是这个被他们称灾星的小孩。”

    昌洋顿时觉得怒火中烧,这些村民的心是有多黑,自己贫财引发了地陷,瞒下不跟他们说实话就算了,却能理直气壮的将罪名扣在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身上。

    他脸色一沉,觉得天凉了,医谷的药田可以少种几块了!

    ———————

    小孩第二天就醒了,他仍旧是那呆呆的样子,只是在云皎出现的时候,眼睛会亮了一些。他似是知道医谷的人在帮忙他。虽然仍旧下意识会缩到角落里,像一只受惊的小兽,但是弟子送去的医和吃食,他到是很乖巧的喝了。虽狼吞虎咽的样子,让人看得心酸。

    昌洋一个老头子,年纪一大就见不得小辈受苦,虽说顾忌他身上的魔气,但仍旧忍不住时时跑去瞅一瞅。想起对方那么宝贝的护着云皎给的糖果的样子,于是吩咐徒弟去集市买了大堆的糖果,堆在了对方的屋子里,一副想将那间临时收拾出来的小茅屋填满的趋势。

    昌洋明显就是照顾小孩上瘾了,动不动就来一句:“我记得集市有个糯米糕不错,现在时日擅早,昌平啊去买些回来吧!”

    一天跑了十几次集市的昌平:“……”

    嘴角抽了抽,却不得不抱拳回答,“是,师傅!”

    看着完完全全的一副心疼小辈的贴心爷爷形象的昌洋,云皎不由得想起了派中同样年纪,却还在做崽的人。深深的叹了口气,同样是老头,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咦?等等!

    祖师爷你上哪去?!

    Σ(°△°|||)︴

    别一听去集市就跟着人家走啊喂!

    云皎眼疾手快,连忙拉住了自家也想着去逛集市的祖师爷,一个两个的,没一个省心的。

    “云道友,你看这孩子……如何处理好?”昌洋有些担心看了身后的茅屋一眼,人是肯定不能送回离角村了,送回等于是送命,再说这小孩乖巧得让人心疼。

    不哭不闹,就算法符失效后,他时时要承受接骨之痛,他也生生忍了下来。就算疼得狠了,也只会缩在被子里,死死咬着被单,忍得冷汗直流,也不喊出来。似是怕被人厌弃一般,处处都秀着小心的。昌洋也是昨晚去看他时,无意间发现的,顿时那颗老年人的心,就酸得一塌糊涂。

    他其实是有心想将人继续养在医谷的,等病好了再养壮实一些,收来做个弟子也不错。只是他这谷中,没有这般大的小孩,实在是不懂怎么养,况且他身上的魔气也是个问题。不是他谦虚,他医谷个个医术非凡,可要是论玄术,他们敢称倒数第二,那绝对找不着倒数第一!

    -_-|||

    到时要魔气真的出了点什么问题,他……估计半点办法都没有。

    “不如……送去天师堂吧?”云皎也明白他的顾虑,她对吊车尾的实力,还是很不放心的!小孩这情况,交给官方专业人员才是正经的。

    昌洋点了点头,也是这个想法,叹了一声道,“也行,那就待他身子恢复一些,我便问问他的想法,若是愿意便送他去天师堂吧。”

    他又想到,那孩子好像还不会说话。他的嗓子到是没什么问题。也可以看得出,他以前是会说话的。可能是因为村民对他的态度,导致他太久没有跟人说话,所以忘了怎么跟人正常交流。要恢复可能还需要些时间。

    云皎没什么意见,医谷的事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虽然看不惯那些村民的所作所为,但离角村剩下的那几个染了魔气的人,最终还是帮他们驱除了魔气,只是医谷以后不会再委托他们种灵植了。

    云皎没有多停留,拉着蠢蠢欲动的自家祖师爷就告辞离开了,路上转弯去了一趟集市,顺便买回了晚餐的菜,和一些新奇的零食之类的,才回到清阳观。

    她正打算做晚饭呢,一朵祥云却突然从天空落了下来,半个月不见的元江突然出现。

    “弟子见过师尊!”元江直接朝着夜渊行了个礼。

    后者直接无视,只是一项项的清理着自己储物袋里,刚刚集市中的收获,眼神都没给蠢徒弟一个。

    元江好像已经习惯了,完全没有被无视自觉,反而转头看向旁边云皎,笑得一脸和善,“小师侄,近来可好啊!”

    “元师叔。”云皎打了声招呼,一边把由于储物袋装不下,非要塞她袋子里零食递给祖师爷,一边道,“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事情查清楚了?”

    元江脸色变了变,紧张的瞅了瞅她旁边的人,带些僵硬的点了点头,“算是吧……”

    “哦。”云皎也没有多问,直接抱起桌上的菜道,“那我先去做晚饭了,师叔先休息休息吧!”

    说完,直接转身就往外走去,刚出屋又想到了什么,加了一句道,“哦对了师叔,你们三班还剩两堂课,明天记得补上啊!”说完才朝着后殿厨房的方向而去。

    元江:“……”

    小师侄还真的是物尽其用啊!

    直到云皎身影走边,这边一直掏着零食的某人才停下了手,抬头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

    元江顿时就觉得冷汗直冒,有些犹豫自己该不该来这一趟了。

    “师……师尊……”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硬着头皮,抱拳道,“帝君他……想要前来拜见师尊!”

    “哦?”夜渊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没有看他,反而转了转手里一颗白色的颗果,半会才冷冷的道,“他想死吗?”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