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 正文 第2806章 未遂不是无罪!

最强狂兵 正文 第2806章 未遂不是无罪!

    女孩子,要自爱。

    这句话真的太重了。

    这就像是有的学生被在校园里被霸凌了,或者是有的女生被其他男生欺负了,去找老师或者家长告状,老师和家长可能不仅不会为他们出头,反而会说一句:“怎么他们不去欺负别人,反而来欺负你?你自身肯定有问题!”

    校园霸凌一直是个没法解决的问题,有太多被欺负的人留下了毕生的心理阴影,当他们鼓足勇气对家长、对老师说出自己被欺负的事实之时,所换来的竟然是冷嘲热讽,这会成为很多人这辈子的阴影,甚至可能永远都走不出来。

    同样的,这也会更加助涨那些辱人者的嚣张气焰。

    甚至,有些家长还会说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之类的话来,这句话在某些时候有一些道理,但是在很多时候却会给别人造成巨大的伤害。

    或许家长和老师也可能是随口责备一句,但是被责备的少年少女们却会永远记住这句话——就像是现在的军师一样。

    没有谁可以想象当初军师在摸到那把锯子之前,到底多么的慌乱,到底多么的恐惧,在那个蒙面男人离开之后,她想必也是又惊又吓的哭了整整一夜。

    那时还是少女的她,多么希望自己的师父能够替主持公道,惩罚那个蒙面男人,那个家伙没有成功,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做,“未遂”代表着并不是“无罪”!

    可是呢,张不凡不仅轻描淡写的没有理会,反而还看似“关心”的“叮嘱”了一句——“女孩子,要自爱”。

    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也许张不凡以为自己是在以长辈的口吻教育晚辈,可是,他从来也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军师着想,更不会想到,自己这弟子当初是多么的恐慌和无助。

    这一句“要自爱”,很显然是责备的意味更多一些,甚至可以引申为——如果你平时不是穿的这么漂亮,别人何至于会盯上你?

    那个时候的张不凡是高高在上的,在他看来,师命大过天,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如果有什么话对弟子造成了所谓的心理伤害,那么这必然是弟子的心理素质太过脆弱了。

    嗯,自己都是为了他们好。

    真的是这样吗?

    从那以后,军师绝口不提这件事情,和师父的关系也降至冰点。

    这件事情开了头,师徒之间后续又产生了很多的不愉快,那时候的张不凡刚愎自用,固执到了极点,所以,两个人的关系根本不可能缓和。

    可笑的是,张不凡还在等着军师低头认错,可是,到底谁做错了,他到现在都没能搞清楚。

    军师后来一去不回,走的是那么的果决。

    天知道那个蒙面男子让军师做了多少年的噩梦。

    有很多少年少女遭遇到了这种情况,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最后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并不是他们矫情,没有经历过那种心理阴影的人,想必永远也无法想象这样的事情会给他们造成怎样的伤害。

    当年,在张不凡看来,他对军师的评价就是——不知好歹。

    这么点事情,值得冷战这么多年?

    然而,张不凡也永远不会想到,当时的军师对他这个师父有多么的失望。

    此事从军师的口中说出来,让场间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苏锐把无尘刀搭在张不凡的脖子上,他真是被这老头给气的直哆嗦。

    杨重楼冷笑了几声,笑声之中也带着浓浓的嘲讽:“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机会目睹一场师徒阋墙的好戏,真是精彩。”

    “张不凡,你配做一个师父吗?”苏锐的牙齿咬得咯咯响。

    而那些翠松山弟子们听了这话,一个个都神情复杂,他们只是知道红颜师姐和师父的关系很冷淡,但是却无论如何都猜不到是这么一回事。他们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这事件的主角是他们的话……想必也是会寒心的吧。

    张不凡深深的叹了口气。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苏锐恨声说道:“张不凡,你这个老糊涂,到这种时候,你还不道歉!”

    很显然,在张不凡的心中,并没有师父给徒弟道歉的概念。

    苏锐真是气得想要动手了。

    如果他的女儿受到了别人如此侮辱,他杀人的心都有了,怎么可能还轻描淡写的说一句“要自爱”?

    张不凡这重男轻女的家伙!

    不过,后来的事情,对张不凡来说也是个极大的讽刺,他的男弟子们最终的成就都很一般,未来的掌门之位也极有可能交给夜莺这姑娘。

    “算了,苏锐,你把刀放下。”军师的声音淡淡,“如我师父所说,此事都已经过去了。”

    不过,军师虽然嘴上这样讲,但是在她的心里面,这件事情真的能过得去吗?

    “军师,在这件事情上,我尊重你的意见。”苏锐眯了眯眼睛,随后转向了张不凡。

    在几年前,苏锐就和对方在首都激战,当时他就知道此人是多么的固执,没想到,这种固执竟然深深的伤害到了军师,这是苏锐绝对不能原谅的。

    “老家伙,你现在还有一个弥补自己过错的机会。”苏锐冷冷的说道。

    张不凡闻言,转向了杨重楼。

    “这件事情,给我一个交代。”张不凡出声了。

    这句话,显然表达了他现如今的态度。

    杨重楼微笑着,他丝毫没有慌乱的意思:“张不凡掌门,且不说这件事情和我峨眉没有半点关系,可就算是有关系,你十一年前没管,十一年后就能管的了吗?”

    这句话里面真是充满了嚣张的气焰。

    似乎主动权已经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了。

    张不凡听了,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的身形猛然动了起来,足尖在地上疾点,朝着杨重楼迅猛掠去!

    “保护掌门!”一个长老忽然吼了一声,迅速跳出来,挡在了张不凡的前路上。

    对此,张不凡没有躲避的意思,直接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硬是把这个长老给打的从半空跌落在地,捂着胸口大口吐血!

    军师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多说什么。

    苏锐站在了军师的旁边,他低声说道:“军师,很抱歉,我并不知道你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他的话语里面充满了自责,而事实上,他并不需要这样,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十一年前,和他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苏锐还是很难受,他觉得自己知道的实在太晚了,要是早知道,他早就在几年前扫平峨眉了!

    无论如何,这一口气,今天必须要出!

    那个隐藏了十一年的真凶,一定要揪出来!

    “咱们之间就不用说这些了。”军师笑了起来。

    这一展颜,真的极美。

    只是苏锐却觉得,此时军师这样美丽的笑容,却给人带来了一种很心酸的感觉。

    他很后怕,还好十一年前的那天晚上,军师摸到了那把锯子,否则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苏锐再次抬起头来,看向了杨重楼,他的眼神之中已经满是冰霜。

    他对军师是无条件信任的,既然他说杨重楼是凶手,那么此人便一定是了!

    表面上看起来是那样的剑眉星目,却没想到骨子里却是道貌岸然!

    “还有一个人没有除掉呢。”军师说道,“那个家伙也是心腹大患。”

    苏锐点了点头:“他已经受了重伤。”

    “还不够。”军师看了看苏锐:“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即便在这种时候,她的思虑还能如此的周全,让人不得不动容。

    这是个坚强坚韧的让人心疼的姑娘。

    此时,那些杀门弟子基本都已经失去战斗力了,当然,在他们凶狠的进攻之下,太阳神殿的战士们也负了一些伤,不过还好,制高点全部守住了,局势也稳定了下来。

    所以,杨重楼的自信到底来自于哪里,其他人真的有点捉摸不清,但是这对苏锐来说,完全不重要。

    他的决心才重要。

    “他死定了。”苏锐盯着杨重楼,冷冷的说道。

    此时,张不凡已经打飞了两名拦路的长老,和杨重楼交上手了。

    这两大高手战斗,旁人已经是插不进手了,那些弟子和长老们纷纷后退,在场地中央让出了一个大圈子。

    一个翠松山掌门,一个峨眉派掌门,两人地位相当,但是,杨重楼大概要比张不凡年轻十来岁,所以,谁的实力更高,目前还说不好。

    “在这里等我。”

    苏锐说了这句话之后,往前走了两步,他今天注定要把杨重楼那伪善的面具撕下来。

    哪怕对方有后手,那又怎样?因为……他也有。

    …………

    就在峰顶的局面到了最剑拔弩张的时候,一辆商务车正拉着胡天福朝着山下疯狂驶去。

    这驾驶者的技术看起来也是极为的高超,很多弯路都是直接漂移过去,如果时间拖得久了,那么胡长老可能就没救了。

    此时的胡天福正在后座上疼的死去活来呢,他不停的喊着:“苏锐,该死的苏锐,我要杀了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这声音歇斯底里,充满了恨意。

    就在这个时候,那驾驶员忽然猛踩刹车!

    由于刹的太猛,断了一只手一只脚的胡天福竟是直接被从座位上甩了下去,狠狠的磕到了前排!

    “怎么回事?你想让我死吗?”胡天福愤怒的大喊!这一次摔倒,碰到了他的伤口,让他疼的几乎晕厥了!

    ——————

    PS:抱歉,这一章写的慢了,刚刚才好。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最强狂兵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